無障礙鏈接

慕容雪村:多名異議人士被揭'前世今生'似幕後有人

  • 陸揚

慕容雪村9月8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在有關他的“前世今生”文章之前,網絡上還有其他異議人士的“前世今生”抹黑文章。這些描述政治異議人士“前世今生”的文章,其語氣、編排方式都大致相同,慕容雪村認為,即使這些“前世今生”不是出自同一個團隊,至少也有一個共同的核心人物在幕後策劃或提供資金支持。

慕容雪村是中國知名作家和中國執政黨的批評者。慕容雪村本名叫郝群,山東平度人,1996年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 2002年開始文學創作,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等。慕容雪村2009年臥底江西傳銷集團,寫出《中國,少了一味藥》。他也因此獲頒2010年人民文學獎的“特別行動獎”。

慕容雪村對媒體表示,這部系列文章中除了他的出生日期、中小學名字是準確的,其它描述都像是蹩腳的幻想小說。有權利保留公民個人資料的只有政府。慕容說,推特流傳的這部系列文章,從近的原因看是針對他今年五月參加紀念“八九六四”討論會的抹黑行動。事實上,從他的新浪微博被銷號之前的三年時間裡,慕容髮表了20多萬字的微博文章,其中大部分文章都是對現行製度的評論。慕容雪村認為,這一次的大規模抹黑行動,應該是他近年來在微博發表大量評論時事政治的文章引發有關方面不滿而累積的結果。

記者:我看了報導您覺得這是因為您參加了(今年)五月的家庭研討會,關於六四的。
慕容:如果講最近發生的事情,那麼就是這個事情,包括我後來發表的“我的投案自首”,可能是最大的事情。他們因為這些要對我採取動作。
記者:其實自從有了公共平台之後,您發表的關於對時事看法的累積的結果。
慕容:對,差不多也是這樣。我在微博帳號被註銷之前,大概在三年多一點的時間裡,我發表了將近20萬字的微博文字。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屬於對中國的政治制度、對時事的評論。後來我這個帳號被註銷了。
慕容對記者說,單從一條微博可能看不出實質的內容,可是要把20萬字的微博連貫起來,可以看出他表達的非常明確的立場。

此前,網絡評論人士溫雲超、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和加拿大的盛雪等人都被披露過“前世今生”,慕容說,這些人的“前世今生”都是被重點揭露他們糜爛的性生活、貪圖錢財等。而文章又非常一致地對異議人士的政治立場進行攻擊。這些抹黑文章選擇的傳播途徑無一例外的是在海外網站發表,經過推特平台轉發。慕容分析,這些人在中國的防火牆裡被禁止發聲,推特是他們的主要發聲平台。因此文章炮製者在推特大量轉發“前世今生”,可以起到敗壞異議人士名聲,減弱他們號召力的作用。

“不管是胡佳、溫雲超、我還有盛雪,都是在防火牆之內發不出任何聲音的。所以他們大概認為沒有必要在牆內抹黑,反而讓中國人知道了有這樣一些人。這些人主要的發言平台都是在牆外,在推特上。所以這部分抹黑的文章幾乎都是在推特上廣泛傳播的。”

《紐約時報》9月8日報導,這部抹黑慕容雪村的十集系列文章被至少100個推特賬戶轉發了一千多次。獨立專欄作家項小凱指出,這篇系列文章的鏈接被同一個推特帳號轉發了至少5遍,說明這是一次針對慕容雪村有組織的抹黑行動。

項小凱近期在東方報業集團網站《東網》發表文章認為,這些消息在推特上的傳播很不尋常,似乎“是一次針對推特中文社區的某種預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