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當局六四期間加緊控制

  • 張楠

人權組織說﹐北京當局在“六四”22週年紀念日到來之際﹐加緊了對批評人士的控制。記者發現﹐儘管北京人不願公開談論“六四”﹐但是當年那慘烈的一幕卻是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忘記的。

星期六是又一個“六四”週年紀念日。表面上看﹐北京是平靜的。在22年前解放軍向民眾開槍的重要地點木樨地﹐車輛稀少﹑行人寥寥﹐但是三五成群的治安志願者卻隨處可見。

不遠處就是復興醫院。目擊者說﹐89年6月4號上午﹐該院太平間擺滿了遇難者遺體﹐總數接近50具﹐前來尋找親人者絡繹不絕﹐時而傳來抽泣聲和捶胸頓足的嚎咷聲。醫生說﹐當晚復興醫院收治了200多位傷員。

天安門廣場是1989年學生和市民舉行示威的聚集地。今天這裡熙熙攘攘﹑遊人如織。當局似乎並沒有部署超出往常的警力﹐只是進入廣場的安檢更加嚴格了。

對於那場反腐敗﹑求改革的天安門民主運動以及當局動用軍隊鎮壓示威者的暴行﹐北京人大都不願在公開場合談論。一位北京市民說﹐“我這年歲的人經歷過這事兒。不過﹐有些事兒﹐為了確保平安﹐咱也不方便說。”不過﹐親歷者私下里表示﹐那慘烈的一幕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忘記的。他們堅持認為﹐平反“六四”﹐只是早晚的事。

22年來﹐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國力大幅提昇﹐財富急劇增加﹐但是政治體制改革卻相對滯後。經濟改革沒有帶來公平正義﹐反而導致貧富差距加大﹐社會矛盾激化﹐群體事件頻發。中國政府以維護社會穩定為由﹐拒絕重新評價“六四”事件。

天安門母親之一丁子霖對中國的前途感到擔憂。丁子霖說﹕“我覺得﹐現在整個世界潮流﹐你看﹐卡扎菲問題﹑聯合國國際法庭等等﹐都是非常健康地發展。可是我們這個國家怎麼越來越想要回到毛澤東時代了﹐越來越歸毛化了﹐左傾﹑殭化。所以我很憂慮。”

西亞﹑北非的社會變革和“茉莉花革命”的蔓延﹐令北京當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越發加緊了對異議分子和維權人士的壓制。

美聯社援引海外人權團體的報告說﹐前中共領導人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在“六四”之前被警方帶走﹐去向不明。同時﹐自由知識分子陳子明等多人遭到軟禁。

丁子霖說﹐去年“六四”時﹐當局還允許她前往她兒子當年中彈的地點進行祭奠﹐今年則事先通知她不許再去。

不過﹐當年參與絕食的天安門廣場“四君子”之一周舵還是看到了積極跡象。他說﹐跡象之一是﹐“四君子”中的另外一位﹑台灣歌手侯德健﹐最近首次在北京音樂會中登臺演出﹔跡象之二是﹐北京公安首次跟“六四”難屬中的個別人接觸﹐表示願意給予經濟補償。

周舵說﹕“那當然是積極的。這也符合我一向所主張的漸進改良、漸進民主。我是不太贊成是非黑白分明的,要麼是零,要麼是一;要麼沒有,要麼百分之百的正義。”

周舵表示體諒天安門母親的心情和想法﹐但是認為﹐有一點改進就比沒有好。他說﹐可以通過個案的積累和長期的努力﹐逐步達到問題完全解決的目標。

跟往年一樣﹐今年“六四”當天﹐周舵再次絕食一天﹐以示紀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