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水資源開發過度

  • 張楠

面對工業化﹑城鎮化的快速推進﹐水資源嚴重短缺的中國將採取嚴格的管控措施﹐以確保水資源的高效利用和有效保護。為此﹐中國國務院提出了各地不得逾越的三條“紅線”。

水利部提供的數字凸顯了中國水資源面臨的嚴峻形勢。水利部說﹐中國人均水資源量只有2100立方米﹐僅為世界人均水平的28%﹐有三分之二的城市缺水。

此外﹐水資源利用方式比較粗放﹐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只有0.5﹐與世界先進水平0.7到0.8有較大差距。

水利部副部長胡四一星期四對記者說﹐不少地方水資源開發過度﹐引發了一系列生態環境問題。

在水體污染方面﹐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僅為46%。2010年﹐超過38%的河床劣於三類水﹐三分之二的湖泊富營養化。

鑒于這種形勢﹐中國國務院上個月發佈了《關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提出了以三條“紅線”為底線的硬性約束指標。

第一條紅線是﹐到2030年全國用水總量控制在7000億立方米以內。

第二條紅線是﹐到2030年用水效率達到或接近世界先進水平﹐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降低到40立方米以下﹐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係數提高到0.6以上。

第三條紅線是﹐到2030年主要污染物入河湖總量控制在水功能區納污能力範圍之內﹐水質達標率提高到95%以上。

胡四一說﹐“只有守住這三條紅線﹐實行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才能夠壓縮和限制現有的水資源荷載﹐騰出一定的水資源承載能力﹐滿足經濟社會快速發展。”

綠色和平組織公共事務主任雍容認為﹐在中國﹐實行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是當務之急。

雍容說﹐“我們覺得這實際上是對每個行業水資源消耗持續增長的用水大戶套上了一個緊箍咒﹐也是為中國劃上了一道生命的守護線。”

雍容強調﹐重要的是落實。她說﹐要從根本上改變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究,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問題。

雍容說﹕“地方政府的政績考核還是以GDP發展的數字為核心,而在環保方面的表現是作為一個參考條件。所以只有真正的把官員的考核制度中納入環保考核的表現,環保有一票否決制,才能起到關鍵的作用。”

水污染事件在中國時有發生﹐最近就出現了云南曲靖的鉻礦污染﹑廣西柳州的鎘污染和江蘇鎮江的自來水污染事件。

在鎮江﹐由於對政府處理方法不滿﹐一些民眾還曾“集體散步”﹐以示抗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鎮江居民對美國之音說﹕“老百姓氣的是什麼呢?你為什麼不說﹐然後你還告訴老百姓這些水是好的﹐市政府的人反而去買礦泉水﹐自己去喝礦泉水。生氣就是你沒有及時公告。你把老百姓生命都放在什麼地方﹖為什麼都兩三天了你才開新聞發佈會﹖”

他說﹐從二月初事發到現在﹐已經過去10多天了﹐一些居民仍然不敢飲用自來水。

鎮江自來水污染是民眾從水中聞到異味後發現的﹐而不是檢測部門首先發現的。胡四一說﹐中國的水質監測能力嚴重不足﹐監測站網比較稀疏﹐沒有做到全覆蓋﹐在有些地方﹐一個月才巡測一次。

目前﹐中國正在建設一個全國水資源信息管理系統﹐重點加強監控能力。這個耗資18億元的系統將在三年內初步建成。

那麼﹐保護水資源是否會妨礙經濟社會建設呢﹖中國試圖在二者之間取得平衡。措施是﹐逐步淘汰一些高耗水工業﹐同時對一些用水大戶進行技術改造﹐並大力提倡節約用水。

水利部總規劃師周學文說﹐農業的節水潛力非常大。

周學文說:“2010年全國的用水量是6022億立方米﹐其中農業佔61%。所以我們要通過農業的節水改造﹐把農業節下來的水用於一些新的工業生產建設項目。”

此外﹐他說﹐中國還將加大再生水的利用和海水等非常規水源的利用。

去年﹐中國的水利投資為3452億元﹐其中中央投資1141億元﹐比上年有較大幅度增加。估計﹐今年中央投資可望超過1400億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