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約領導人討論俄羅斯及中東問題

  • 裴新

美國總統奧瑪巴(左3)英國首相卡梅倫(左4)和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 (右3)9月4日在北約峰會第一天會議上(路透社)

美國總統奧瑪巴(左3)英國首相卡梅倫(左4)和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 (右3)9月4日在北約峰會第一天會議上(路透社)

北約28個成員國的領導人周四在英國西部的威爾士開始兩年來的首次會議。這次峰會的議題與上次大有不同。

當北約各國領導人上一次於芝加哥會面的時候,阿富汗是他們的首要議題,而俄羅斯則被認為是在解決恐怖主義和核武器擴散等問題上的合作伙伴。今年,如何回應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吞併及其對烏克蘭東部的入侵將成為會議的首要議題。

用北約秘書長安德斯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的話說,北約聯盟面對的是一個“改變了的世界”。

拉斯穆森說﹕“我們面臨的現實是俄羅斯將我們當成了對手,而我們將適應這樣的局面。”

這意味著北約將加大在俄羅斯附近的成員國的軍事存在,就像這些駐立陶宛的部隊,還會足見一支新的軍事力量,目的是在任何成員國遭到襲擊的情況下做出快速反應。但是北約也明確表示,不會為了保護烏克蘭這樣的非成員國而與俄羅斯交戰。倫敦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澤妮婭維克特(Xenia Wickett)認為,這是劃了一道可能適得其反的“紅線”。

澤妮婭維克特說“不僅在峰會上而且在更廣泛的意義上都值得觀察的一件事是,北約未來是否真的會試圖把自己的紅線劃得更模糊一點,這樣做會給它帶來更多一點的行動自由,但是也讓潛在的對手增加了一點緊張,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甚麼時候會引發一場強烈的回應。”

北約領導人也將討論如何反擊佔領了伊拉克和敘利亞部分地區並將使民眾和外國人陷入恐怖之中的“伊斯蘭國”組織。美國已經對該組織實施了轟炸,美國和北約成員國也已經在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由於塔利班武裝變得愈來愈張狂,阿富汗也將繼續成為議題。北約在阿富汗的作戰使命將在12月結束,北約官員們需要阿富汗最後批准一項今後由北約部隊擔任顧問和教官的協議。

就在幾個月之前,還有人質疑,在後冷戰時代,北約是否還有存在價值。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主任、同時擔任北約一個顧問組主席的羅賓尼布勒特(Robin Niblett)說,這類議論已經知趣地停止了。

他說:“在這次峰會上,所有北約成員國和他們的合作伙伴們都需要正視局勢,開始對內部、外部并對公眾溝通:這是一個危險的世界,北約聯盟有存在的意義。”

專家們和北約領導人希望像這種來自烏克蘭的新聞畫面能夠說服聯盟成員國的民眾支持投入更多國防經費,以便為建立快速反應能力、應對歐洲和北美新威脅提供資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