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自發性公民組織 引起當局恐懼

  • 陸揚

胡佳 (資料圖片)

胡佳 (資料圖片)

中國一種新的自發性的公民組織形式愈來愈引起當局的恐懼。這種公民活動的方式之一是“公民同城飯醉”活動。參加者相聚在一起,共同關心國家的民主、法制、自由和人權。警方以各種理由阻止這類聚會。

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是中國網民自發組織的同城公民圈的聚會日。12月29日,上海和深圳等地舉行“公民同城飯醉”活動。不過,這個飯醉和司法無關,飯是吃飯的飯,醉是酒醉的醉。上海網民的這次活動遭遇到警方的阻撓。上海網絡作家李化平(網名挪威森林)、知名民運人士汪建華、楊勤恒、胡可師等人,或被警方傳喚到派出所,或被警方堵在家中,無法參加當天的聚餐。

其中李化平在派出所留了13個小時,30日零點才回到家。據維權網報道,“汪建華被阻攔去聚餐,乾脆到普陀區分局要求歸還電腦,直到晚上11點被強行送回家。”

“同城公民圈”的設想是李化平今年4月在網絡上發起的,儘管此前也有志趣相同的網友從線上走到線下,聚在一起為國家的前途出謀策劃。

李化平12月30日對美國之音說,他在今年2月開始構架同城公民圈的設想,4月正式對外發布。這項行動得到了全方位的響應。根據他的了解,“同城公民圈”在中國一、二線城市已經全部啟動,現在一部分的三線城市的網民也加入到了公民圈的行動。

李化平說﹕“得到了全方位的響應。從普通的網友到有一些有獨立思考的公民,無論哪個階層的,他們都看懂了這種形式在中共統治下的可操作性。”

李化平說,同城公民圈的原則是“公開、低調、合法”,公民圈借用了兒時玩過的“找朋友”的遊戲,把相信自由、公義和愛的好朋友聚在一起,守望相助,互相鼓勵。

李化平說,除了聚餐活動,同城公民圈的參加者還以爬山、喝茶等形式將同城的網友聯繫在一起。李化平本人把普及同城公民圈做為他自己公益活動的一個項目,每到一個城市他都跟當地的網友宣傳同城公民圈的概念。他說,同城公民圈是公開合法的行動,當局要想阻止他們的聚會也只能找藉口,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

北京的知名社會活動人士胡佳既是北京同城公民圈的參加者,有時也是組織者。他說,在專制社會公民的權利可以被當局肆意踐踏,個人的力量非常淡薄。

胡佳說﹕“在專制社會,他就希望把公民割裂成原子化的個體。當一個人面對整個體制的時候,你是非常非常脆弱的。你的權益會在瞬間化為烏有。”

胡佳說,同城公民圈讓公民有機會坐在一起吃頓便飯,小敘,然後就會形成討論交流的局面,這才是同城公民圈所謂一起“飯醉”的根本目的。

胡佳說,他在參加飯醉時大家曾一起討論過廢除勞教,如何抗擊強制拆遷等問題。同城公民圈的形式有助於打破個體公民在遇到問題時的無助感和孤獨感。

李化平說,2013年同城公民圈的計劃是“百千萬新公民同城圈子公開飯醉”,擁抱自由、公義、愛,體制內外各階層共同戰勝對社會轉型的恐懼。他說,爭取三線城市吸收一百人,二線城市一千人,一線城市一萬人,希望達到現實中百萬公民守護相助,網路上千萬公民實名公開表達看法和訴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