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709案家屬致函美歐政界促關注酷刑

  • 海彥

王峭嶺(左起)、李文足、程海律師、余文生律師2月27日再赴天津被拒會見(網絡圖片)

據最新消息,由709大抓捕案家屬就家人遭遇酷刑問題近期寫給一些主要國家領導人和議員的信函已全部送達。知情人士表示,709家屬原本不想公開此信,但在中國官媒3月1、2日鋪天蓋地報導失踪維權律師江天勇在“採訪”中“承認”“憑空捏造”另一在押律師謝陽受酷刑後,星期四將公開信曝光。

據悉,這封由709案仍在押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等發出的呼籲信,已經送達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兩位主席、參議員魯比奧和眾議員史密斯,國會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眾議員霍格仁和眾議員麥戈文、德國總理默克 爾、總統施泰因邁爾和外長加布里爾,法國總統奧朗德和總理卡澤納夫等。

歸類酷刑

呼籲信表示,中國從2015年7月開始的共抓捕、拘留、約談數百人的709大案,以大批律師被強迫失踪開始,以剝奪被逮捕律師和公民合法辯護權和被逼自證其罪為特點,至今仍有謝陽、江天勇、王全璋和李和平四位律師以及公民吳淦被關押。近期更是爆出這五位在押人士受酷刑的消息。

該信表示,王峭嶺和李文足從2016年9月起,先後見過四位709案被釋放人士,能夠證明709案被抓人員,都有前期6個月在秘密地點的監視居住,所受酷刑大都是此期間發生的。

該信歸納出四類酷刑,包括不管身體是否健康強迫服藥,最常見的說是降壓藥、鎮定劑,還有治療精神分裂的藥;疲勞審訊和整日整夜不讓睡覺;毆打、槓子刑和水牢,有人被整個身體泡在污水里7天,四處亂竄的老鼠咬鼻子耳朵,以及以家人生命和自由相威脅。

該信附上湖南律師謝陽所遭受的酷刑紀錄,希望各國政府能對中國酷刑對待這些律師的行為做出譴責,並要求中國政府追究實施酷刑的人員的責任。

受逼無奈

美國首都華盛頓人權活動人士、英文網刊“改變中國”(ChinaChange.org)的創辦人和主編曹雅學,協助將該信翻譯成英文送至國會。曹雅學星期四晚對美國之音表示,709案至今,王峭嶺和李文足及其委託律師多次前往天津,但仍然無法見到李和平和王全璋,且作為家屬被逼遷、孩子被阻上學、被跟踪、限制自由等等,實在是被逼無奈。

她說:“她們也是一步一步被逼的,就到最後真的沒有辦法,所以給外國領導人寫信。這個信全部送到了,早就送到了。她們根本 就沒有想公開,突然把這個信公開,是因為中國國家媒體出來攻擊謝陽酷刑筆錄。現在已經有一些人放出來了嘛。我們了解到的酷刑,那比謝陽受到的還要可怕。謝 陽酷刑的長篇披露,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扭轉了709案,有那麼多的外媒報。”

曹雅學表示,她們網站目前在全力翻譯謝陽的律師陳建剛3月2日晚發出的針對環球時報對江天勇“認罪”採訪的詳盡回應。隨後,她們將會有進一步的跟進行動,希望引起國際上最廣泛的關注。陳建剛講述會見筆錄所記載酷刑的經過,明確表明與江天勇沒有任何關係。

她說:“我們網站正在加班加點,今天一天,翻譯陳建剛的這個萬字反駁。那是最重要的一塊。這個出來以後呢,我們就會繼續把材料壓縮整理,因為你不能給國會一萬字,你應該給他一個鏈接。”

應付UN

曹雅學分析表示,中國有關當局這次急迫地推出江天勇充滿自相矛盾和不符合邏輯的“認罪”,是為了要應對下星期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

她說:“中國這次急著跳出來,最主要的刺激點在哪呢?下個禮拜,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要開會,已經有數位專家向中國政府提出這 個問題,要求他們回答這一系列問題。中國需要就這些事情有一個調查,給聯合國在這個問題上有一個交待。所以它這樣才編造出,才來造謠(江天勇認罪),到時 候他們就會去說,你看看,這是誰誰誰,他在電視上都承認了。”

此外,“謝陽刑訊逼供案控告後援團”的百位律師,3月2日就環時江天勇“認罪”採訪發表聲明,逐條詳細地加以反駁,認為謝陽遭受酷刑和虐待的事實,是經幾位辯護律師和親友獨立獲得,消息來源渠道多元,相互印證,可靠性強。而環時的採訪存在諸多疑點,需要進一步調查確定謝陽是否遭受酷刑和虐待

聲明呼籲當局公開召開關於謝陽是否遭受酷刑調查聽證會,允許各方人士和國內外媒體記者參與旁聽,公開網絡或電視直播聽證會,並允許國內外媒體自由發稿報導。

依法會見

此外,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3月2日公開致函長沙市公安局,要求申請會見一直無法見到的江天勇。

申請信表示,2017年3月1日和3月2日,包括環球時報、鳳凰衛視在內的多家媒體記者聲稱採訪到了江天勇並作出報導,既然安排記者採訪,申請人有充分的理由認為,江天勇案“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的情形已經消失,因此再次申請會見江天勇。

申請信強調,公安部有份參與發布的《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第9條規定,“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的情形消失後,應當許可會見,並及時通知看守所和辯護律師”。

江天勇是知名人權律師,曾因代理多起人權案件2009年被註銷律師執業證。雖然不斷遭到騷擾、關押及毆打,但一直堅持人權工作。江天勇去年11月21日晚突然“失聯”。中國媒體12月16日報導,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連,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受到公安機關的扣押。

江天勇的父親去年12月23日收到長沙市公安局的通知書,稱江天勇以涉嫌“煽顛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江天勇的代理律師幾次申請會見,都以案件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被拒絕。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