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亞洲問題專家建議川普 守住底線但要強硬


美國亞洲協會在紐約舉行的“向川普總統建言亞洲政策”討論會(亞洲協會圖片,2016年11月10日)

美國亞洲協會在紐約舉行的“向川普總統建言亞洲政策”討論會(亞洲協會圖片,2016年11月10日)

美國的亞洲外交政策專家向當選總統川普建言:二戰以來建立起來的世界秩序底線不能突破,美國必須向其亞洲盟國重申承諾;全 球化成果未能在美國得到平等分配,但不要潑髒水把孩子一起潑掉;在對中國政策上,美國應在中國不顧美國核心利益時威脅制裁,必要時將南中國海航行自由設為 常規。

星期四晚上,在紐約亞洲協會舉行的“向川普總統建言亞洲政策”研討會上,前美國副國務卿、現任哈佛大學政府學院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說:川普當選總統必須首先向亞洲的美國盟國重申美國對他們的安全和防衛承諾。伯恩斯曾先後在克林頓和布殊兩屆政府中出任高級官員。

哈佛大學政府學院教授伯恩斯大使在美國亞洲協會在紐約舉行的“向川普總統建言亞洲政策”討論會上(亞洲協會圖片,2016年11月10日)

向亞洲盟國重申安全防衛承諾

“這是美國與中國這兩個大國之間的極大不同:中國在世界上沒有可靠的朋友,而美國在71年裡建立了這些盟友關係。”伯恩斯說,川普在競選中說讓日本和韓國自己發展核武器,這是個“最大的錯誤”,已經對美國聲譽造成傷害,“這絕不能成為川普政府的政策。”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阿什利·特里斯說,當選總統川普應該作出戰略性選擇,“究竟是想讓自己的日子過得容易些 還是更艱難些?”“歸根結底是美國是否準備作必要投資以保護二戰以來建立起來的世界秩序?” 特里斯說:“我希望他理解保護這一秩序對美國國家利益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如果他重視這一點,他的日子就會過得容易些。”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特利斯在美國亞洲協會在紐約舉行的“向川普總統建言亞洲政策”討論會上(亞洲協會圖片,2016年11月10日)

想讓中國主導 那就扼殺TPP

川普在競選中有許多反對自由貿易的言論, 比如他說準備對所有美國的貿易協議重開談判,拋棄美歐自由貿易協議和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等。伯恩斯指出, TPP的戰略意義遠超過我們預期的增加GDP一到二個百分點,它佔全球40%的GDP,12個國家參與。日本首相安倍在日本努力推動,並將於下周訪問華盛頓。

伯恩斯說,“如果你想讓中國主導亞洲、制定貿易規則,那麼你就扼殺TPP!如果你想讓自由市場經濟來為未來30年制定規 則,那你就得推進TPP。”伯恩斯認為,奧巴馬總統的TPP版本已死,“現在看能不能在12個國內重啟談判。這是川普犯下的極大錯誤,但我相信他會貫徹這 一錯誤。”

別把孩子當髒水一起潑出去

特里斯認為,美國是過去40年全球化的受益者,但美國沒有讓全球化的好處得到平等分配,“這是需要面對的挑戰。根據川普' 美國第一'的說法,應對挑戰之道不是潑髒水連孩子一起潑出去,而是應審視全球化的後果究竟在哪些地方帶來了不足,然後製定有針對性的應對策略,解決這些不 足。”“如果毀掉現有的國際貿易體系,結果是川普的選民可能會更苦。”

特里斯說,如果“讓美國重新偉大”不僅是個口號,那麼川普就必須認真注意更新美國國內的基礎:“平衡公共財政、建立有能力應對全球化挑戰的勞動大軍、改善美國的創新能力。 ”

北京喜歡川普

華盛頓智庫史汀森中心東南亞項目高級研究員孫云說,北京對川普其實有很正面的看法,“他們認為當選總統川普是個可以合作的人。他是個生意人,會比較現實、務實,會談判,並願意就很多中國希望跟美國談判的議題進行談判。”

孫云認為,關鍵是川普是不是認為美國仍應追求當自由世界的領袖?是否還追求成為亞洲的一部分?“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北京當然非常高興。因為它會認為這是個完美機會來填補這一美國可能留下的真空,這對亞洲其它國家來說不是很好的未來。”

孫云說,川普在他總統任上的頭100天裡,對中國,最重要的是“美國應確立正確的基調和正確的邊際:向中國展示這不是北京可以試探的機會,別把美國的亞洲戰略當作軟弱的表現,當作中國可以擴展的空間。”

史汀森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高級研究員孫雲在美國亞洲協會在紐約舉行的“向川普總統建言亞洲政策”討論會上(亞洲協會圖片,2016年11月10日)

歐洲、亞洲盟國,然後習近平

伯恩斯說,美國需要平衡與中國既是夥伴又是競爭對手的關係。“未來20-30年裡,美國在面對世界一系列重大議題時,中國因其分量而成為美國最重要的伙伴。”

他認為,“川普應該跟習近平進行'陽光之鄉'式的會晤。但你應先跟日本和韓國領導人見面。” “作為美國的國策,必須保持美國在亞洲的軍事主導權。”

伯恩斯給出的優先順序是,川普“別先去亞洲,先去歐洲!歐洲是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最大的投資者,我們最大的集體盟友。歐洲現在面臨非常緊急的短期危機。”

中國必須制止朝鮮擁有可威脅美國的核能力

伯恩斯認為,2017年川普面臨世界兩大難題:敘利亞和 北韓 。在亞洲,川普應該把解決北韓核武器和導彈項目“當作國家緊急優先事項處理” 。

10年後,朝鮮將擁有能射到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導彈。伯恩斯說:“這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如果 中國不採取措施制止朝鮮,美國必須對中國進行制裁。”他說:“我在2006年朝鮮進行核試驗後去中國、日本和南韓,我可以告訴你,讓中國人站在我們這一 邊,我從來沒有失敗過。使用槓桿,推動朝鮮退讓,所以我們要求中國帶頭。如果中國做不到,我們必須威脅中國對它實施制裁。因為這涉及美國的核心利益。”

南中國海航行自由應成常規

特里斯說,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川普必須堅持幾個原則,第一,堅持南中國海仲裁庭的裁決,否認中國的九段線主張;第二,如果中國繼續填海造島,尤其是採取軍事化措施,美國應該考慮對參與建設的公司實施制裁。第三,在所有美中參與的機制中提出中國在南中國海行為的問題;最後,有關航行自由,“我要使它不是例外,而是常規;我要鼓勵我們的盟友,也進行它們自己的航行自由行動,在允許的範圍內,進行盟國聯合巡航行動。尼克松說過,善於管理風險的才是優秀的政治家。”

伯恩斯認為,川普善於把談判的起點設得很高,給自己留有充分餘地,比如說給中國進口稅加45%,讓日本和韓國發展核武器。

川普的性格決定其不確定性

“川普有很多主意、想法,但未見他有任何治理能力,比如,如何保護自由秩序?如何投射美國力量?如何應對難以對付的國家朝鮮或中國。”

“什麼人會在白宮橢圓辦公室的背後?誰是他的國務卿、國防部長、財政部長、國家安全顧問?如果他任命立場偏中、極具智慧和高超能力的人,他是否會聽他們的?他可是說過他比將軍更聰明。所有這些要到幾個月後我們看到他怎麼做才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