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緬甸軍方停止清剿 羅興亞穆斯林仍不願返鄉

  • 美國之音

2016年5月3日,在緬甸西部實兌附近的諾開邦,大火摧毀了流離失所的羅欣亞穆斯林的臨時住所,一群男童正在燒毀的住房廢墟中尋找有用物品。

緬甸當局上星期宣佈,緬甸軍隊在若開邦北部地區為期四個月的反叛亂行動結束。緬軍被指控在若開邦侵犯人權,包括殺害和強姦羅興亞穆斯林。政府軍打擊叛亂行動期間,羅興亞少數族裔社區的成員逃到孟加拉避難,現在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成員不願意返回家鄉。

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辦公室上星期在一份聲明中引述國家安全顧問東吞的話說,若開邦北部的局勢得到穩定,軍方的清剿行動結束。

不過許多羅興亞人表示,軍事行動是結束了,但是緬甸的形勢仍然對他們不利。

30歲的羅興亞難民迪爾莫哈默德在他居住的科克斯巴扎爾地區簡陋的聚居區對美國之音說,“軍事行動也許是結束了,但是緬甸羅興亞人受到的壓制沒有結束。羅興亞人在緬甸仍然不能毫無拘束的從事捕撈、農耕以及撿拾木柴等跟日常生活相關的活動。”

他說,“如果發現羅興亞人從事了上述活動,警察就會拘捕他們。對緬甸的全體羅興亞人來說,生活繼續充滿艱辛。”迪爾接著說,“在這種形式下,我不會回到緬甸。我認為孟加拉的新難民中多達96%或者97%的人都不願返回緬甸。”

羅興亞人族群領袖努爾伊斯拉姆說,在最近這次軍方鎮壓行動中逃離緬甸的羅興亞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親眼目睹了殺戮和酷刑,他們感到驚恐萬分,不敢回到若開邦的家中。

努爾伊斯蘭是設在英國的阿拉干羅興亞民族組織的主席,目前人在科克斯巴扎爾。他說,“過去幾個星期,若開邦的暴力稍微平息,一些羅興亞人便開始從孟加拉返回家園。他們中絕大多數為了躲避暴力倉皇出逃,把家人留在若開邦。他們回到緬甸主要是為了把他們維持生計的營生做一個總結,然後帶著家人回到孟加拉。”

伊斯蘭說,“軍方的鎮壓或許結束了,但是對緬甸羅興亞人的鎮壓以許多其它的方式正在繼續著。所有的羅興亞難民都清楚他們在緬甸將面臨的危險和艱辛。所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基本都不願意返回緬甸。”

虐待指控

去年十月九日,九名警察在若開邦遭遇武裝襲擊被打死,接著緬甸軍方在當地發動的“清剿行動”,清查反叛份子。緬甸當局認為武裝襲擊是羅興亞反政府人員做的。

清剿行動開始不久,羅興亞人便開始逃離,他們指責軍人、警察和當地的佛教組織對他們進行虐待,包括強姦、屠殺以及縱火等。佛教組織配合了軍方的圍捕行動。

羅興亞族群領袖估計,多達10萬羅興亞人越境進入孟加拉。

本月較早時候,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表示,緬甸安全部隊在若開邦北部的行動極有可能“犯下反人類罪”。

此後一星期,在羅興亞難民營工作的聯合國兩位高級官員說,緬甸軍隊在若開邦北部四個月的行動中,至少1000名羅興亞人被打死。

然而,緬甸總統發言人佐泰上星期引用軍方報告說,行動中有不到100人被打死。緬甸政府一再否認這次軍事行動中對羅興亞人普遍虐待的指控。

身份問題

根據緬甸1982年一項有爭議的法律,羅興亞人不具公民資格。緬甸2014年的人口普查將羅興亞社區排除在外,政府拒絕認定他們羅興亞人的身份,而他們也拒絕被歸類為“孟加拉人”。

若開邦的羅興亞權利活動人士昂昂說,羅興亞人被迫接受當局的國民驗證卡,最近的一些案例中,拒絕接受國民驗證卡的羅興亞人被捕。

權利活動人士昂昂對美國之音說,“持有國民驗證卡的羅興亞人實際上意味著,他不是緬甸的公民,而是被承認的孟加拉移民。因此絕大多數羅興亞人不願意接受國民驗證卡。最近幾個星期,在許多村莊,緬甸安全部隊不准許羅興亞人遷出他們的村莊,除非他們能夠出示自己的國民驗證卡。受到這項限制搬遷新規的約束,羅興亞人無法在若開邦從事與生計相關的活動,從而陷入新的悲慘境況。”

昂昂說,“在這種形勢下,我們擔心今後將有更多的阿拉干(或稱若開)羅興亞人離開緬甸。因此不難理解,儘管軍方幾個星期之前停止了安全行動,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卻不急於返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