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民主黨主席特赦和解論 道歉收回

  • 海彥

香港民主黨主席特赦和解論 道歉收回

香港溫和泛民政黨民主黨的主席胡志偉日前提出謀求社會大和解的特赦佔領運動人士以及毆打示威者被判刑七警的建議,尤其引發泛民陣營的強烈反彈,被批評缺乏政治智慧。胡志偉一天內緊急滅火,收回建議並對未經深思熟慮便拋出論點“深切道歉”。

近年不斷受到本土派和激進泛民批評的民主黨的主席胡志偉,星期二在接受明報專訪時,為回應候選特首林鄭月娥修補社會撕裂的承諾,提出“大和解方案”,建議特首運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特赦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佔領運動的所有參與者,同時赦免因在佔領期間毆打示威者而被判刑兩年的七名警員以及另一位面臨起訴的退休警司。

胡志偉表示,香港的社會矛盾源於政治制度,修補社會撕裂肯定是政治行為,一定要通過政治手段才能解決。胡志偉的觀點得到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的認同,認為這是可以反映政府最大誠意的行動。

反彈強烈

胡志偉令外界感到驚訝的建議一經報導,立即觸發爭議和反彈。建制派不僅不領情,反而趁機攻擊。泛民內部不同黨派,包括民主黨內部也都明確反對。屬於民主黨內激進少壯派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峰早上便發表聲明,強調社會撕裂的源頭並非佔領運動本身,而是港府非由民主普選產生,市民並不信任政府。許智峰質疑,特赦只能短暫舒緩社會對立,但長遠不會為民主運動帶來任何好處,反而減低當權者推行進一步民主化的壓力,呼籲民主派要三思。

工黨發表聲明,強調和解必須建基於制度上改變。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議員質疑,在社會沒有政制改革及民主前就要求和解,提出與政權“休戰”是不負責任,認為貿然特赦“七警”等人,反會激起社會新一輪的不解及仇恨,撕裂更難癒合。

已被當局起訴的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教授表示,特赦論是出於泛民一些人希望促進和解的善意,但真正的和解必須是當權者有誠意和民間對話,並且建立一個平等的選舉制度。

面對巨大反彈,胡志偉星期二中午先澄清是個人意見,而到傍晚民主黨召開緊急黨團會議,隨後,胡志偉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陪同下,正式收回特赦言論,並對提出建議前沒有經過深思熟慮“深切道歉”。

制度不公

胡志偉重申,佔領運動根源在於人大限制特首候選人的8/31篩選決議,要解決社會撕裂和尋求和解,必須撤回8/31,重啟政改,解決制度不公的問題。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週二中午便緊急澄清,稱認同胡志偉言論屬於個人意見,未經公民黨內部討論,承認初步回應草率,令公眾誤解公民黨,他會“反省和檢討”。

瞭解民主黨內情的香港東亞民情研究社副社長彭凱星期三表示,胡志偉的建議確實有欠考慮,泛民各政黨和團體,包括民主黨都普遍反彈,對民主黨與其他泛民政黨的關係會造成短期的衝擊。

他說:“其他政黨和社會人士對民主黨的批評也是鋪天蓋地了,影響了民主黨跟特別是泛民裡頭其他政黨的關係。所以,現在就是一個教訓是,在任何一個泛民政黨裡,如果要出一個比較大的政策或者思路,必須要經過黨內或是泛民內的協調,足夠地諮詢,這樣才不會出錯。這個一出錯,給這個泛民是丟分。長遠來講對民主黨應該不會有很大影響,只是短期內會有一些失分。”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民主黨主席的胡志偉沒有在黨內或泛民內部討論便拋出特赦論,非常草率,因為,真正的和解應當是來自有公權力的政府,而不是堅持公義和民主原則的民間。

他說:“說實在的,大家不滿意的還是這個大和解的前提是甚麼。大和解當然是應該由掌握權力的中共或者是特區政府提出來的,拒絕給我們一個民主制度的也是中共和特區政府。要解決目前這個政治僵局呢,還得由北京出手。”

無需辭職

鄭宇碩教授表示,儘管胡志偉表現出缺乏政治智慧,但是不至於到需要辭職負責的程度,因為更重要的是,民主派,尤其是民主黨如何守住政治底線,尤其是在政改問題上,才是關鍵。

他說:“我倒是覺得他沒有辭職的必要,因為這個錯誤他自己也已經收回了。而且,大家也得承認,目前民主黨呢要找另外一位負責人出任黨主席,也比較困難。的確呢,在整個民主運動裡,對民主黨是有一點點懷疑的,就是民主黨急於跟政府恢復協商、對話。這樣的立場有沒有緊緊地守住我們民主運動的底線,這反而呢是最重要的問題。”

此外,已因參與佔中被起訴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個人臉書回應稱,早知參加和平抗爭有可能被起訴,也做好承擔法律後果的準備,認為新政府向港人展示修補撕裂、重建互信的最大誠意是實現真普選。

同時,屬於激進泛民的社民連和人民力量、民主自決派的香港眾志以及幾位獨立議員星期二晚宣佈,在下星期日林鄭月娥當選特首一個月的前夕,舉行反對小圈子選舉、撤銷人大8/31決議,以及落實真普選的示威,從銅鑼灣遊行到候任特首辦抗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