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強調磨刀亮劍保政權批憲政引關注

  • 海彥

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蘋果日報圖片)

繼中共政法委主任孟建柱1月13日強調,2017年是“黨和國家歷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義的一年”,要把維護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之後,最高法院長周強14日表示,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亮劍。中共高層近日強硬表態引發外界廣泛關注。有分析表示,在目前國內國際都出現重大危機隱患之際,為確保十九大的召開,當局進一步收緊控制,打壓異見。

據報導,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星期五在政法工作會議上傳達習近平指示,強調政法系統要強化憂患意識,提高對各種矛盾問題預測預警預防能力,為十九大召開營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把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

多維網說,中共政法工作重心今年是“矛頭向外”。報導援引與會的北京西城法院副院長劉建勳的話說,此次政法會議有別以往,旗幟鮮明提出“維護政權和製度安全就要防止國際敵對勢力製造顏色革命;反對抹黑黨和軍隊歷史,並藉此否定執政地位;警惕個別公眾知識分子與境外反華勢力勾結”。報導說,習近平的重要指示顯示不但不會“封刀”,還更磨刀霍霍。

最高法院長周強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表示,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 旗幟鮮明,敢於亮劍,堅決同否定中共領導、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決不能落入西方錯誤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堅定 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周強講話一經報導,立即引發包括一些法學家在內的外界的強烈反響。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當晚在微博回應稱“不可理喻”。一向敢言的賀衛方表示,無論怎樣的國度,司法如果沒有獨立性,那就意味著它會常態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預,無法嚴格地依照法律規則裁判案件和糾紛,也就難以讓國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發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國,包拯故事也代表著人們對司法獨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獨立說成是西方觀念,必欲除之而後快,是真正的禍國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

北大法學院張千帆表示,憲政民主怎麼成西方的了?憲政就是實施憲法。中國現實是有一部憲法,而憲法當中規定了民主。憲政民主就是要實施中國憲法,落實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否定憲政民主,就是否定中國憲法;否定憲法,也就是否定了憲法規定的所有國家機構的合法性,各級人大、政府和法院都成了不合法的存在。不知這是出於對憲法的無知呢,還是無底線自黑?

中國近代史學者、時政評論人士章立凡星期天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在十九大召開前國際國內壓力很大,非常缺乏安全感,除了內部可能還存在反對派,因為畢竟4年來的反腐把各個派係都得罪遍了,而打壓言論,知識分子和知識、財經及權力的精英也不滿,這種情形非常危險。

他說:“總體來看,我覺得非常沒有安全感,特別是川普上台以後再撬動中國經濟這個槓桿,會加大這種危機,尤其是到十九大前是非常的焦慮,非常的沒有安全感。這種狀況才出現了這種應激反應。”

章立凡表示,這種危機感還體現在,4年來除了在權力鬥爭節節勝利外,治國政績似乎不多,經濟越來越差,導致外界對這屆領導層執政能力普遍有疑問。章立凡舉例說,雷洋案的處理尤其令社會產生的普遍失望情緒在蔓延。他表示,公眾原本對司法公正還有點期盼,至少希望產生像慈禧太后處理楊乃武、小白菜冤案的主持公正,但結果還不如慈禧太后,徹底將依法治國的牌子砸掉。

章立凡說:“越是採取這種強硬的做法,就越是給自己樹敵。有很多事情的處理導致不滿,總是以為有敵對勢力要顛覆他們,但是其實就是你自己的所作所為,導致越來越多的人被推到了反對的一面。”

章立凡表示,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有關向“司法獨立”等西方錯誤思潮亮劍的講話,是在孟建柱講話上的延伸,完全將司法體系視為執政黨的附屬品。

他說:“周強這個講話等於說法律就是為了執政黨服務了。你既然不要司法獨立,那麼大家對於法律的這種安全感就沒有了。很愚蠢,很愚蠢。”

大批網友在網上發起呼籲,要求同為78級西南政法學院學友的賀衛方和周強就憲政民主展開公開辯論。異見人士杜導斌在網上撰文表示,希望周強大法官今後向國人、向世界“亮理”,而不是“亮劍”。首席大法官頭腦中只應該有理,不應該有劍,法官不“亮理”反亮劍,這是有法理水平、有憲法意識,還是無知和墮落?

此外,據報導,中央政法委下屬微信公號“長安劍”發文稱,近年國際形勢空前複雜,國內矛盾疊加,不穩定因素增多。妄圖顛覆中國政權的圖謀也開始“變臉”把戲,試圖通過社會活動、社交媒體乃至“維權”幌子侵蝕執政之基。政法系統鐵腕化解了“軟威脅”,包括查辦周世鋒等律師顛覆國家政權案、侵犯狼牙山五壯士、邱少雲等革命先烈名譽權案,“反滲透、反分裂、反間諜、反邪教、反恐怖”五路並進,抵禦“推牆”企圖,為中國守住了政治底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