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民眾“一人一照”促釋放遭酷刑人權律師

  • 海彥

中國公民發起“一人一照”的“反對酷刑關注謝陽”公民行動

中國709大抓捕案在押湖南律師謝陽受酷刑的消息近日傳出後,引發海內外關注。大批民眾自發從1月22日下午發起網上“一人一照”的“反對酷刑關注謝陽”的公民行動。

據維權網等媒體報導,許多中國公民通過“一人一照”的形式,在微信、微博、推特等海內外社交媒體上,發出“反對酷刑關注謝陽”的吶喊,關注在押期間受酷刑的709案的維權律師謝陽。

此前,謝陽的代理律師陳建剛1月19日在網上公佈本月兩次會見謝陽的談話記錄,共約一萬七千字,詳細記錄了謝陽披露的自從2015年7月11日起被拘捕後受到的待遇和酷刑,外界所傳對709案羈押人員的十幾種酷刑手段也被證實。

據謝陽口述記錄,謝陽在開始的被監視居住,也就是外人毫無任何有關他信息的被秘密關押的半年中,被長沙市多名國保毆打、剝 奪睡眠致精神崩潰、辱罵、威脅,曾每天20多個小時被迫坐“吊吊椅”,導致雙腿麻木、腫脹,他的傷腿幾乎殘廢,重病下被毆打昏迷,被引誘誣陷同行,被威脅 妻子孩子的生命安全。在看守所一年裡,他被精神上孤立隔離,不允用錢,長期上廁所沒有手紙,缺乏牙膏等基本日用品,被管教和死刑犯數次毆打,檢察官以提審為由阻止律師會見、勸謝陽認罪,公安局和檢察院聯合逼迫謝陽否認刑訊逼供並認罪。

此外,謝陽的律師還公佈一份謝陽親筆信,指控長沙市檢察院的兩位檢察官在明知謝陽在指定監視居住期間所做筆錄是酷刑後無奈下的口供,不屬實,且在謝陽明確提出偵查人員對他實施了刑訊逼供後,拒不履行法律監督職責,依舊批准逮捕,已構成刑事犯罪。

謝陽妻子陳桂秋1月19日網上公開徵集控告團律師,準備追究謝陽遭受刑訊逼供的酷刑,呼籲外界關注謝陽境況。一天后,有70多位律師響應加入。謝 陽辯護律師之一的劉正清,1月20日便代表謝陽發出“709謝陽律師遭殘暴酷刑的刑事控告狀”,控告湖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一名以及長沙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 9名警察,以剝奪睡眠、暴力毆打、坐吊吊椅、煙熏眼睛、有病不醫、不給水喝、威脅家人生命、阻絕律師會見等刑訊方式,強迫謝陽自證其罪的刑事責任,導致謝 陽幾次想自殺以求解脫。

謝陽專案組會同陳桂秋所在的湖南大學領導,1月20日上午開始約談陳桂秋,期間毫無信息。在近7個小時後的下午5點多,陳桂秋才網上對外通報平安。陳桂秋曾多次就接到匿名人傳信說謝陽在押期間遭受酷刑,以及有關當局刁難和阻止律師依法會見謝陽或閱卷等情況,向有關部門發出控告。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一幾次致電長沙市公安局,電話都無人接聽。長沙市檢察院辦公室一位女士在聽完記者陳述後,要求記者聯繫宣傳處,但宣傳處電話無人接聽。

謝陽的律師陳建剛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謝陽遭受的酷刑令人髮指,他有道德和法律責任,讓外界了解謝陽遭受酷刑的真相。

記者:“消息說可能約談你,有約談嗎最近,找您了嗎?”

陳建剛:“還沒有,但是我已經得到消息是要找我的,但現在還沒有發生。”

記者:“以前有傳出來,陳桂秋說謝陽這個遭受酷刑,現在是這麼詳細、充實的證據,您怎麼看?”

陳建剛:“在中國,如果權力沒有任何制衡、監督、制約的話,這種狀態是'正常'的現象。實際上的情況是,確確實實都在發生這種狀況,就是這種悲劇每天都在發生。如果我了解這個真相之後,我選擇沉默,選擇掩蓋這個真相,那麼我就和官方指派的律師沒有兩樣。”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中國部研究員王松蓮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謝陽律師在押期間遭受的刑訊逼供令人不安,要求中國政府嚴懲施以酷刑的人員,立即釋放謝陽及其他仍然被關押的709案人員。

她說:“謝陽所描述的他受到酷刑的那些情況,跟我們人權觀察之前紀錄的那些酷刑的情況是非常相近的。這些酷刑當然違反了國際法,也違反了國內有關的法律。我們呼籲對施以酷刑的那些政府官員進行追究,必須要立即釋放這些人權律師,因為他們沒有犯到任何的罪行。”

上海幾十位維權人士近日上街舉牌,強烈要求當局立即釋放謝陽,停止迫害並立即釋放709案所有的在押律師和其他公民,依法追究犯有刑訊逼供、濫用職權和破壞法律的犯罪嫌疑人。

同時,709案被抓捕律師李和平和王全璋,18個月來仍然得不到律師會見,兩人的家人擔心李和平、王全璋是否或者受到什麼樣的酷刑。而李和平律師的弟弟、2015年8月1日被秘密抓捕後一直無法會見律師的李春富律師,1月12日突然被警方取保候審,但是人骨瘦如柴,疑似精神病,後確診已經患上精神分裂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