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斯大林死60年 陰魂不散

  • 白樺 莫斯科

新版斯大林大清洗中遭處決人名單。(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新版斯大林大清洗中遭處決人名單。(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3月5日是前蘇共獨裁者斯大林去世60週年。以專門研究斯大林和共產黨政治迫害歷史聞名的紀念碑人權組織推出了一份新版本的遭處決人的名單。這份由俄羅斯國家社會和政治歷史檔案館,總統檔案館,以及民主派政黨“亞博盧集團”協助編輯推出的名單以光碟的形式出版,其中包含了大約4千5百名在斯大林大清洗中遭處決的人的姓名,一些人的生平簡歷和相關照片。

*斯大林簽字 最後一刻宣讀判決*

紀念碑人權組織領導人羅津斯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紀念碑人權組織領導人羅津斯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紀念碑人權組織領導人羅津斯基說,在斯大林大清洗時代遭到處決的70萬人中,多數人都是在缺席的情況下被審判,秘密警察僅在處決那一刻才向他們宣讀死刑判決。整個死刑判決的過程僅持續5到10分鐘。

羅津斯基說:“人民內務委員會準備了名單。名單分成兩類,第一類是判死刑的人的名單。第二類是判10年到15年徒刑的人的名單。這些名單都非常簡單,從上到下僅是人們的姓名和他們的工作單位,僅此而已。這些名單然後送交給斯大林本人,莫洛托夫,還有其他幾名政治局委員通過簽字,斯大林偶爾會對名單進行更改。然後這些名單被提交給法院,所以法院的判決僅是形式。”

*拿出利潤收入 賠償受害者*

曾多次參加總統競選的俄羅斯著名政治人物,亞博盧集團前領袖和創建人亞夫林斯基呼籲對當年紅色恐怖受害者和他們的家屬提供賠償。

俄羅斯著名政治人物亞夫林斯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著名政治人物亞夫林斯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亞夫林斯基說,接近北冰洋的諾里爾斯克鎳業集團是世界知名大企業。但同其他許多企業一樣,這家企業也是由斯大林古拉格勞改集中營的囚犯建成。蘇聯解體後,這些企業都被私有化,被財閥控制,而且每年利潤收入豐厚。亞夫林斯基說,俄羅斯工商界,議會應該考慮成立相應的基金會,或是立法,把利潤收入的一部分拿出來賠償政治迫害的受害者。

*不清污 俄羅斯不能前進*

亞夫林斯基說,俄羅斯應該完全去斯大林化,對共產黨統治的犯罪行為做出評價。

亞夫林斯基說:“有關賠償的問題應該通過一系列法律,涉及蘇聯的各個時期,不僅僅涉及斯大林大清洗這個時期,這個時期僅是政治迫害達到了最高潮。這對俄羅斯克服歷史認知方面存在的危機必不可少。不走這個過程,俄羅斯就無法前進。”

*對食人惡魔有好感 病態心理?*

克里姆林宮牆外的斯大林墓。(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克里姆林宮牆外的斯大林墓。(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雖然許多俄羅斯人把斯大林稱為“暴君”和“食人惡魔”,但全俄民意調查中心透露,目前仍然有三分之一的人對斯大林擁有好感,而且對斯大林反感的人的數量在減少,對斯大林的評價不好也不壞的人的數量在增多。

一名俄羅斯政治分析人士說,希特勒不會在德國受到歡迎,相應的民調結果顯示了俄羅斯社會的病態心理。

*普京執政風格象斯大林?*

莫斯科卡內基中心發表的報告說,許多俄羅斯人仍然熱衷斯大林,一個主要原因是普京的執政風格同斯大林相似,而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社會的去斯大林行動僅進行了一半。

*俄共呼籲學習斯大林 普京應向暴君鞠躬*

俄羅斯共產黨集會上的斯大林支持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共產黨集會上的斯大林支持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共產黨繼續稱贊斯大林。俄共領袖久加諾夫率領其他俄共黨員星期二向莫斯科紅場克里姆林宮牆外的斯大林墓獻花,有大約1千人參加了這個儀式。久加諾夫呼籲普京政權應該向斯大林學習。

久加諾夫說:“俄羅斯人民不僅沒有忘記斯大林,而且對這位偉大人物充滿了欽佩和崇敬。斯大林能在5年內建設了100所高等學府,這使蘇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從一個半文盲國家變成了沒有文盲的國家。所以當今的俄國領導人今天應該第一個到斯大林墓獻花,並向斯大林鞠躬。”

*無價值觀念和前進方向 了解歷史真相是治病藥方*

檔案館館長索羅金。(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檔案館館長索羅金。(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參與遭處決人名單編輯的俄羅斯國家社會和政治歷史檔案館館長索羅金說,公佈歷史檔案,讓人們了解歷史真相,這將有助於消除在對斯大林評價上存在的分歧。

索羅金說:“我們現在面臨的是俄羅斯歷史認知危機。我們沒能雀定我們的價值觀念,我們沒有確定我們社會的發展目標,這就造成在歷史認知上民意和精英階層的搖擺。我認為,治療這個疾病的藥方就是全面向社會開放歷史檔案。”

*檔案仍未全部公開*

遭處決人名單由斯大林,莫洛托夫,卡岡諾維奇等蘇共領導人簽字。(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遭處決人名單由斯大林,莫洛托夫,卡岡諾維奇等蘇共領導人簽字。(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索羅金說,斯大林基金會的全部檔案都已解密,目前保存在他領導的檔案館內,而且這些檔案資料很快將會放在互聯網上,讓更多的人更方便地接觸。

俄羅斯人權組織認為,雖然斯大林基金會的檔案全部解密,但俄羅斯還有眾多的所謂部門檔案館的資料仍然不對外開放。比如過去克格勃,還有其他相關部門的檔案,外界仍然很難接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