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斯大林劊子手名冊出版 相關組織陷困境

  • 白樺 莫斯科

“紀念碑”組織2013年10月29日在莫斯科的聯邦安全局大樓前廣場舉行活動,紀念斯大林政治迫害中的受難者。

“紀念碑”組織2013年10月29日在莫斯科的聯邦安全局大樓前廣場舉行活動,紀念斯大林政治迫害中的受難者。

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首次公佈了“斯大林劊子手名冊”。這份秘密警察名單對研究蘇共政治迫害歷史有重要意義。與此同時,隨著普京政府對社會控制和非政府組織打壓日益加緊,專門研究斯大林政治迫害的“紀念碑”組織在俄羅斯的活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受難者和劊子手

在研究共產黨政治迫害歷史時,許多學者和受害者家屬經常提出的問題是,如果有受難者,肯定會有劊子手。那些當年曾經幫助暴君獨裁者實際參與,組織實施政治迫害的劊子手究竟是誰?他們又是些什麼樣的人?

長期從事斯大林政治迫害研究的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試圖給出答案,最近首次發布了1935-1939年期間,蘇聯人民內務委員會的秘密警察名單。

耗時15年

這份名單由莫斯科大學畢業的歷史學家安德烈-茹科夫耗時15年編寫,主要資料來自秘密警察當時的軍銜職務任命狀,批准秘密警察辭職的文件,以及“紀念碑”組織保存的受害者案件檔案。

人權活動人士說,作為克格勃前身的蘇聯人民內務委員會機構十分龐大,工作人員眾多,這份斯大林劊子手名冊包含了將近4萬名人民內務委員會總局,也就是當年秘密警察最核心部門成員的名單。除了姓名之外,還有這些人的簡歷。斯大林大清洗時期,實際參與逮捕、審訊、判決和處決行動的90%以上的秘密警察姓名都包括在內。這使蘇共政治迫害歷史的研究工作又大大前進了一步。

難找責任人

“紀念碑”組織說,這是俄文版研究蘇共政治迫害的維基百科。受害人家屬在查閱當年的捲宗檔案時,能從參與逮捕和審訊行動的簽名者中知道這些秘密警察的身份。但由於俄羅斯安全機構的歷史檔案今天仍然保密,目前仍然無法知道每起案件的主要責任人。

有關斯大林大清洗的許多檔案資料目前在俄羅斯都已解密公開。但很多重要檔案至今被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內務部等安全機構列為機密。 “紀念碑”人權組織有幸能在上個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前後那段時期接觸到克格勃和內務部包括軍銜任命狀在內的一些檔案。但由於俄羅斯安全部門保存的當年每一名秘密警察的人事檔案不對外公開,因此剛剛被公佈的秘密警察個人簡歷信息也非常有限。

劊子手成受害人

活動人士說,斯大林大清洗中許多秘密警察既是劊子手迫害別人,但後來也成為受害人。比如,當年領導大清洗的秘密警察負責人雅戈達和葉若夫都被逮捕處決。但在秘密警察系統中,受害者的人數很有限。這部分人的簡歷資料信息要比其他人多一些。

“紀念碑”組織主要成員拉欽斯基說,這份秘密警察名單目前被製成光盤免費發行。到今年年底時,按照姓名的俄文字母、軍銜、地名排序等不同方式可從互聯網上公開查閱。

領先東歐國家

研究蘇聯秘密警察的歷史學家彼得羅夫說,雖然其他前東歐共產黨國家都在從事共產黨政治迫害的研究,但發行秘密警察名冊,俄羅斯是頭一家。

彼得羅夫:“在前社會主義陣營國家中,迄今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針對目前已經解散了的前秘密警察機構出版過相關的百科全書式的資訊手冊。無論是針對東德,還是波蘭,或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秘密警察機構,都沒有任何相關資料。但俄羅斯卻是例外。在俄羅斯出版相關手冊並非由於國家政策,或是官方下令。俄羅斯當局對有關行動並不知道,他們也不感興趣。在俄羅斯發行有關手冊完全憑藉著一些人士的熱情。”

列入黑名單 活動癱瘓

1989年成立的"紀念碑"人權組織在俄羅斯國內和國際上有廣泛影響,甚至也受到一些普京政府高級官員的尊重。但即使如此,這家組織活動在俄羅斯正陷入困境。

俄羅斯司法部星期二宣布,由於接受境外資助和從事政治活動,根據有關法律已把這家組織列入“外國代理人”的黑名單中。另一家著名的“列瓦達”民意調查中心最近也同樣被列入相關黑名單中。

“外國代理人”有在俄羅斯為外國情報機構工作的含義。外國代理人法是普京當局最近幾年為加強對社會和非政府組織控制推出的一系列法律中的一個。這項法律實施後,許多過去在俄羅斯很活躍的非政府組織的工作陷入癱瘓。

未來不樂觀

“紀念碑”組織說,將會上訴,但工作將繼續。活動人士拉欽斯基說,他們今天已不像過去那樣對未來感到樂觀,但仍然還抱著一線希望。

拉欽斯基:“我們只是希望國際社會不對在俄羅斯所發生的這些事情不聞不問。這一線希望使我們仍能有些樂觀。但不要指望俄羅斯國內目前的這種狀況能很快改變,還將持續多年。”

向中國傳授經驗

“紀念碑”組織每年10月底都要在前秘密警察克格勃,目前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大樓前的廣場上舉行活動,悼念蘇共政治迫害中的受難者。活動人士期望今年的活動能正常舉行。

“紀念碑”組織的另一名活動人士,同時是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加努甚金娜說,在俄羅斯司法體系完全服務官方的背景下,她對上訴成功打贏官司絕望,除非當局能修改打壓非政府組織的法律。俄羅斯把打壓非政府組織的立法和其他許多經驗傳授給了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