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昂山素姬東京宣稱 願與中日同樣友好


緬甸民主鬥士昂山素姬(資料圖)

緬甸民主鬥士昂山素姬(資料圖)


作為日本家喻戶曉的民主鬥士,昂山素姬今年3月就任後首次外訪選擇中國還是日本,曾備受競爭東盟影響力的中日兩國關注。不過昂山素姬選擇首訪老撾,之後因為還是先登中國國門,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政權致力通過昂山素姬這次訪日,加強日本對緬甸的影響力。11月2日安倍與昂山素姬在東京會談時說:"日本作為緬甸的友人,官民一同支援新政權,希望藉(昂山素姬)這次訪問契機,飛躍地發展兩國關係。"昂山素姬也回應說:"我相信日本作為能繼續信賴的伙伴,與我們共同邁進。"

會談中,安倍表明未來5年日本官民將向緬甸提供8000億日元(約78億美元)的綜合援助,雙方並達成促進日本企業投資環境的合作和每年實施1000人規模的青年交流協議。昂山素姬稱,緬甸新政府目前最優先的課題是構築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和平關係,為此安倍再表明日本將向緬甸少數民族地區提供400億日元(約3.9億美元)的綜合性援助。

關係安定

日本二戰期間的軍事擴張也遍及緬甸,但1954年日緬兩國締結《和平友好條約》和《賠償協定》以來,兩國關係良好,尤其是1962年奪權的緬甸前總統吳奈溫的親日政策下,日緬政治關係躍進,那一時期日本經濟援助緬甸也被說成是高峰期。到2014年為止,日本經濟援助緬甸約1.07萬億日元(約104億美元),是緬甸最大的經濟援助國。

日本外務省對1988年以後緬甸軍政府統治下的日緬關係稱:"緬甸軍政府時期,日本原則上停止了經濟合作,雖然1995年 在民生方面恢復部分經濟合作,但2003年昂山素姬被軟禁後,日本再停止大規模經濟支援。2011年(前總統吳登盛)新政權表現出走向民主化的意向 後,2012年日本再恢復經濟援助,2015年昂山素季率領的全國民主聯盟取得大選勝利,日本的方針是繼續支援緬甸開發,包括提升緬甸國民生活水準援助少 數民族和貧困層、農業開發、地區開發;包括提升經濟和社會人材能力,以及建立推進民主化的製度;包括維持持續性經濟成長所需的基礎設施和製度等。"

感情疑慮

不過因為日本與緬甸軍政權事實上也維持過良好關係,昂山素姬就任以後,日本官民都疑慮她對日本原有的特殊感情複雜化。

昂山素姬的父親昂山將軍作為領導緬甸獨立的領袖遭遇英國殖民政府追捕時曾流亡日本,二戰期間與日軍聯合抗英,1942年驅逐英軍後,1943年獲日本旭日勳章。但1945年昂山將軍也率領緬甸政府軍對抗日軍侵略,二戰結束時,昂山將軍同意緬甸軍隸屬聯軍指揮。

昂山素姬留學英國期間開始學日語,1985年10月起她到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任訪問學者9個月,探索父親流亡史。

不過昂山素姬就任後至今,並沒表達過不滿日本的情緒,倒是感謝過日本在她被軟禁期間給予的支持。這次訪日期間,她也稱日本是"真正的朋友",到訪京都期間她還說了兩句日語,展示與日本的淵源。

昂山素姬2015年6月10日抵達北京國際機場

中國關係

但昂山將軍同樣與中國也有淵源,而且緬甸在2011年吳登盛政權開始接受民主化、接近西方民主國家前,與中國關係匪淺,至今社會受中國影響依然很深。不過,日本堅信昂山素姬作為民主鬥士,其政治見解、價值觀都更接近日本。

雖然昂山素姬也與其它不少東盟國一樣,走著同時積極與中國、與日本交往的程序,並儘量維持與中日同等距離,但日本民間輿論對昂山素姬抱以崇敬和善意,令安倍政權厚待昂山素姬較少政權風險。

今年3月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執政以來,緬甸經濟至今乏善可陳,日本廣泛相信,昂山素姬目前最大目標是促進緬甸經濟發展,因為她曾說:"經濟不能發展民主就不能生根"。日本輿論也廣泛指出,緬甸經濟低迷的主要原因,是軍政府政權完全罔顧民生,沒建設基礎設施導致,以至於現在緬甸的電力不足、交通不便等阻嚇著外國投資。

投資熱點

但對日本經濟界來說,落後的緬甸也是"東盟最後的處女地",經濟界早有預測,對日友好的緬甸民主化以後,日本政府勢必積極援助,包括日本擅長的基礎設施建設在內,都會成為日本大手筆援助緬甸的項目。

而吳登盛政權疏遠中國、接近日本時,恰好也是日資2012年以後撤離中國或者分散在中國投資,趨之若鶩地轉移到東盟的時期,緬甸人老實、勤勞,治安相對好等傳說,加上廉價勞力等吸引力,2011年以後到今年5月為止,緬甸的日企從53家增加到310家。目前日本大和證券還在主導仰光新興的金融市場等,日資的湧入令走向民主化的緬甸社會出現了日本熱,日語教室、日本拉麵點等應運而生。英國《金融時報》今年7月還特別報導過緬甸"脫中國化的日本熱"。

日本搶灘

出生緬甸、曾居住緬甸的日本自由撰稿人內村浩介說:"緬甸人本來對日本有好感,許多人出租房子只租日本人,他們認為'白人傲慢,中國人和印度人愛撒謊'。近年緬甸停止中國主導的水壩建設等,的確存在脫離中國影響力的一面,至少可說緬甸把視線投向中國以外,是日本與緬甸關係躍進的背景。"

內村說,伴隨這個動向,日本政府2014年起就積極地援助緬甸建設基礎設施,2014年的援助比2013年增加近兩倍,達到983億日元,主要用於修復仰光下水道、建設氣象觀察雷達等。此外日本三菱、丸紅、住友等大貿易公司也在積極開發仰光東南工業地區等,已經完成了許多設施的建設。

不安潛伏

不過,內村也說日本曾與緬甸軍政權接近的記錄,在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執政後,確有負面形象。此外日本在緬甸的開發計劃,也有一些項目對周邊居民說明不充分而引起糾紛。這種情況下,中國、韓國公司就會利用當地居民不滿來宣傳二戰期間日軍在緬甸的殘酷行為等歷史認識,促使部分緬甸年青人反日。

日本《鑽石》網絡雜誌也分析過投資緬甸的日商與當地存在文化、規模、成本、意識的代溝問題,指出緬甸因為長期社會主義制度,造成了一些意識與日企格格不入,以至於投資緬甸成功的案例並不多。

三大危機

但中國與緬甸的關係也存在不安因素。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副教授中西嘉宏指出,未來中國與緬甸的關係有三大危機:"第一是緬甸社會有很深的反華情緒,這是因為他們認為中國掠奪了緬甸的能源、木材、寶石等;第二是緬甸可能進一步民主化,這就拉大了與 中國的體制距離;第三是邊境不安,緬甸少數民族武裝勢力事實上統治著部分中緬邊境,他們與緬甸政府的關係、與中國的關係都可能因某些糾紛演變成複雜的問 題。"

在昂山素姬目前致力於經濟的目標下,中日爭奪對緬甸影響力的較勁也類似中日在東盟其他一些國家的狀況,但對日本來說,昂山素姬所受的西方教育和她堅持的民主主張顯然更具共同價值基礎,在政治上和經濟開發潛力上可能更值得構築長遠親密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