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川普會重劃亞太地緣政治版圖?

  • 莉雅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

美國選民11月8日做出的選擇所帶來的衝擊波遠遠跨越了美國的邊界。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尤其是亞太地區,川普的當選預示著一個全新的地緣政治環境。分析人士認為,如果川普兌現他的競選諾言的話,自二戰以來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將會終結,亞洲的地緣政治版圖也可能會被重劃。但是最初的跡象顯示,情況未必一定如此。

川普當選帶來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

對於亞洲地區的很多國家來說,美國房地產大亨、電視真人秀明星川普在這次的總統選舉中的驚人勝出給它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和忐忑不安。人們擔心,美國長期以來對亞太地區所做出的安全承諾以及隨之而來的和平與繁榮的時代是否會走向終結。

幾十年來,美國的大戰略一直建立在三大支柱上,即開放的貿易以及由此帶來的繁榮、強勁的正式與非正式同盟關係以及民主價值觀的推廣。而從川普的競選言論看來,他對這三大支柱中的任何一個都不看重。

舊秩序的終結?

位於墨爾本的拉籌伯大學國際關係問題專家比斯利(Nick Bisley)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表示:“人們覺得這是一個大的劃時代的改變,是舊秩序的終結,而我們不清楚即將來臨的是什麼。”

這位專家認為,在亞洲,情況尤其如此,因為在這裡,你看到美國的影響力在政治和經濟上明顯的受到一個崛起的中國的挑戰。

在他看來,川普並沒有興趣維護美國在亞洲的主導地位以及承擔最大份額的負擔來保持該地區的戰略平衡。

美國亞太同盟關係開始瓦解?

專注於亞太事務的國際在線雜誌《外交官》的副編輯潘達(Ankit Panda)認為,在東亞,我們可以預見的一個主要的發展是美國同盟關係的瓦解以及奧巴馬向亞太再平衡政策帶來的勢頭的逆轉。

在競選期間,川普一再批評美國與日本和南韓的同盟關係不對等,在費用和軍事責任的承擔上對美國不公平。他曾經對《紐約時報》表示,如果日本和南韓不增加支付用來維持美國駐軍的費用,他將從日本和南韓撤軍。川普還表示,他會同意讓日本和南韓擁有自己的核武器。

基辛格:讓日韓擁有核武器後果嚴重

被看作是美國外交教父的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日前與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席歐倫斯(Stephen Orlins)進行對話時表示,川普的這個立場會加劇該地區的動盪。

他說:“日本和南韓獲得核武器將會帶來巨大的後果,尤其是鑑於中國與日本的關係。它將真的增加緊張的程度。它會導致某種形 式的軍事競爭。它將是一個我們急於避免的結果。我們當然不應當通過從我們現有的安排中撤出並告訴這些國家他們得靠自己的技術來造成這種結構,尤其是在他們 擁有可以製造核武器的技術。”

川普要削弱甚至取消美國對亞洲盟友的安全保障和核保護傘的立場使日本和南韓深感憂慮,尤其是在東京好不容易從華盛頓那裡得到瞭如果中國用武力獲得釣魚島美國將協防日本的保證之後。對於首爾來說,它正面臨日益擴大的來自北韓的導彈與核武器的威脅。與此同時,南韓還擔心川普會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直接打交道,達成某種協議。川普曾經表達了與金正恩會面的意願。

這兩個國家的領導人目前都在急於從川普那裡尋求更加清晰的說法。

川普會導致北韓鋌而走險?

川普減少對日韓兩國的安全承諾並允許它們自行發展核武器的說法本身也可能促使北韓做出不可預測的反應。一些分析人士擔心,鑑於北韓周邊環境存在的核擴散風險,朝鮮可能選擇進行一次大氣層的核試驗來宣示它的核國家地位,從而大幅增加朝鮮半島以及該地區的風險。

《日經亞洲綜述》援引百年亞洲顧問公司負責人的話說,在出現一位質疑持續了幾十年的美、日、韓同盟關係、對中國大加撻伐而 且向俄羅斯的普京發出他可以與他們達成交易的信號的新總統的情況下,包括北韓在內的美國的敵人就會很想挑戰極限,來看他們在與美國的較量中究竟可以走多遠。

1994年朝核危機美方首席談判代表羅伯特•加盧奇(Robert Gallucci)大使認為,美國新政府必須做好北韓做出某種挑釁行為來迎接它的準備。他說,北韓一直希望成為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日程上最突出的議題,而且也希望顯示他們有能力阻止美國的任何行為,因為他們擁有核武器。

川普的政策會給中國提供機遇?

在外交事務分析人士潘達看來,東北亞可能出現的這些情景,儘管很嚴峻,但還只是觸及到亞太地區可能發生的局面的表層。

他說,作為美國在亞太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中國會利用美國減少在亞太的存在所留下的權力真空來實現它的戰略目標。例如,鑑於海峽兩岸已經惡化的關係,北京通過強製手段來實現與台灣的統一這樣的前景並不是不可想像的。

日本上智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中野浩一(Koichi Nakano)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表示,最糟糕的情景是美國撤出該地區,而這會鼓勵中國的擴張野心,從而迫使東京加強自己的軍力。

在分析人士看來,即使川普把精力專注於美國自身的建設而減少在亞太的參與也許會給中國帶來一些戰略機遇,但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因為美國減少在亞太的參與也會導致該地區的國家加強自身的防衛並建立新的同盟,從而對北京不利。

事實上,在奧巴馬任內,日本和韓國都已經加強了他們在這個安全關係中的作用。一年前,日本通過了一項有爭議的法律,在二戰以來首次允許日本自衛隊在海外衝突中行使集體自衛權或是協防盟國。與此同時,韓國同意在自己領土上部署美國的薩德反導系統,即末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應對朝鮮的導彈威脅。

川普的孤立主義政策一定對中國有利嗎?

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劉亞偉認為,從總體上來講,如果川普真的採取孤立主義政策的話,這其實並不符合中國的戰略利益。

他說:“奧巴馬說中國是一個搭便車者,中國經濟、整個起飛是因為有一個國際警察在這。如果美國不做國際警察,可能會更混亂。中國顯然不能走出來承擔國際警察的角色,那是一個更加混亂更加撲朔迷離的世界。那中國的戰略機遇期就不復了。”

中國人民大學的國際關係問題專家時殷弘教授也認為,一個受到削弱的、毫無章法的西方會使中國在戰略方面更加不審慎,而這會帶來危險,儘管他認為這樣一個混亂的世界也會給中國提供一些戰略機遇。

川普一定會採取孤立主義政策嗎?

事實上,儘管川普的競選口號是“美國優先”,但他也主張加強美國的軍力建設,並保持強有力的軍事存在,給中國、亞洲和世界其他國家發出明確的信號,美國將再次在全球佔據領導地位。

川普在競選期間並沒有談到他的亞太政策以及他是否會繼續奧巴馬政府向亞太再平衡的戰略,但在競選網站上,川普誓言要加強美國的軍力並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進行適當的部署,以遏制威脅到美國在亞洲利益的中國冒險主義行為。

增加海軍部署,對付中國

川普的高級顧問格雷(Alexander Gray)和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個星期在《外交政策》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中把川普的亞太戰略描述為與里根總統的“以實力獲得和平”的策略是一致的。他們表示,川普會尋求通過擴大海軍來重建美國軍方,把美國海軍船艦的數量從目前的274艘增加到350艘。美國海軍船隻的規模目前是一戰以來最小的。

這兩位高級顧問還表示,毫無疑問,川普致力於美國的亞洲同盟是該地區穩定的基石的承諾。

川普對向亞太再平衡戰略的態度

川普另外兩位國防事務顧問,來自阿拉巴馬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成員塞申斯(Jeff Sessions)和來自弗吉尼亞的共和黨眾議員、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海上力量和部隊投放小組委員會的主席福布斯(Randy Forbes)對《國防新聞》表示,川普的亞洲政策將仍然涉及某種形式的“轉向太平洋”,但美國不能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即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 亞太地區。

普遍認為會被川普延攬為國防部長的塞申斯透露,川普要增加六萬兵力並建造包括巡洋艦、驅逐艦和潛艇在內的更多先進的戰艦。

福布斯說,為了使這個安全計劃更加可行,川普與他的國防顧問將需要一個受到五角大樓而不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來驅動的國際防禦戰略。他說,這意味著,川普的國防政策將比奧巴馬更加強硬。

華盛頓智庫卡托研究所國防與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卡蓬特(Ted Carpenter)認為,川普不會全盤否定奧巴馬的轉向亞太戰略,也不太可能擁抱它,更不會突出這一政策。他認為,川普不會採取孤立主義的政策,而是採取一個更為克制和更有民族主義傾向的政策。

推翻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對中國有利

在經濟方面,川普在競選期間多次表達了他對奧巴馬力推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的反對。這個包括亞太12個國家在內的貿易協議是美國重新施加它在亞洲的影響力的核心,也是奧巴馬向亞太再平衡戰略的經濟支柱。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這對於中國來說也許是一個利好的消息。該協議把中國排除在外,因為美國不希望中國來製定貿易規則。與此同時,中國正在亞洲力推由它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

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會導緻美中掀起貿易戰

但是川普在競選期間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進行了強烈的抨擊。他指控中國操縱貨幣、掏空美國的製造業、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等等,揚言在上任的第一天就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並說要對來自中國的產品徵收45%的關稅等等。

如果川普兌現他在競選期間所說的這些話,經濟學家的一個共識是,中國也會採取相應的反制措施,結果就是美中之間爆發一場導致兩敗俱傷的貿易戰。

分析人士認為,在中國經濟正在進行艱難轉型並出現放緩的困難時刻,川普強悍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會使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認為,美中經濟關係的調子將會從合作與相互依存轉向競爭與衝突。

除了損害美中兩國的經濟以外,這兩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也會對全球經濟與貿易帶來巨大的衝擊。

東南亞國家無所適從

在東南亞,在不清楚川普是否會放棄向亞太再平衡戰略的情況下,這些國家的政府不知道他們是否應該仍然把美國當作抗衡北京的力量。儘管奧巴馬在任內強化了美國與其亞洲盟友的關係,但在他快要卸任之際,美國的條約盟國菲律賓和馬來西亞都紛紛轉向北京。

川普的政策可能導致南亞力量對比失衡

在南亞,由川普領導的美國也可能該這個地區帶來劇烈的變化。例如,川普很可能把巴基斯坦推到一邊不管。美國對阿富汗還在進行的打擊塔利班的行動的支持也可能會很快終止。對於印度,儘管川普在競選集會上為了贏得印度裔選民的支持而把印度稱為美國的真正朋友,但是分析人士認為,奧巴馬任內新德里與華盛頓在安全與防禦領域上的合作勢頭也可能會消失,從而對印度不利。

還有分析指出,川普競選期間在外交政策上發表的言論要么是激進的,要么是不了解情況,要么是自相矛盾,或三者兼而有之。因此,這位沒有任何政治或是軍事經歷的川普給人們帶來的是巨大的不可預測性。

彭博新聞認為,如果川普像他競選那樣來治理這個國家,那麼他就有瓦解美國主導的、確保二戰以來世界和平與穩定的同盟關係和機構的風險,給1989年柏林牆倒塌開始廣泛傳播的自由國際主義帶來重大挫折。

關鍵是任用什麼樣的政策顧問

接下來的關鍵是川普總統究竟會啟用什麼樣的人作為他的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顧問以及他在多大程度上會聽從他們的建議。

從最初的跡象來判斷的話,尤其是從川普在當選後對韓國總統朴槿惠以及與日本首相安倍做出的承諾來看,他的外交政策的延續性也許會超過人們的預期。更何況,即使是權力巨大的總統也受到法律和民主機制等的製約,並不能事事隨心所欲。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都應該放鬆緊繃的神經,深呼一口氣,靜觀這場大戲的開演,因為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就像我們在競選期間所看到的那樣,川普總統任內不會有片刻沉悶的時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