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漁民自發登太平島

  • 林楓

台灣屏東漁民發起的“保祖產護主權”活動發言人羅強飛與一名參與者展示台中網友寄來的以青天白日旗為圖案的T卹。

台灣屏東漁民發起的“保祖產護主權”活動發言人羅強飛與一名參與者展示台中網友寄來的以青天白日旗為圖案的T卹。

南中國海仲裁案把台灣控制的太平島歸為“礁”讓許多台灣普通民眾感到難以接受。在台灣最南端的屏東縣,這裡的漁民或許是對這個仲裁結果感受最為直接的一個群體。他們有時候會前往太平島周邊海域捕撈經濟價值非常高的黑鮪魚。把太平島由“島”變“礁”意味他們將在太平島12海里以外的“公海”上面臨越南和菲律賓同行的競爭甚至糾紛。

對於很多台灣人來說,有天然淡水、有植被、有家禽、有人居住的太平島被一紙仲裁結果降格為“礁”讓他們憋了一口氣。

屏東東港海吉利號漁船船主鄭春忠對美國之音記者說:“說成是個'礁'對我們台灣很不利。作為漁民,有200海里我們可以活 動和捕魚。你說變成'礁',只有12 海里,我們真的不曉得漁民要怎樣過。我們是要爭取到說,太平島有水、可以住,要給全世界說,太平島是台灣一個島,不是 台灣一個礁。判成礁真的很不公道。”

鄭春忠是這次東港漁民自主發起的“保祖產、護主權”活動的發起人。他對美國之音記者說,此次行程完全是漁民自籌資金,不接受任何組織的捐款,完全是漁民的自發行為。他的助理、也是本次活動的發言人和召集人羅強飛介紹,一艘漁船往返太平島僅油料就要花30萬新台幣(約合63000元人民幣),來回要12天。

羅強飛說:“我們這次上島會把太平水帶回來,當天還會有一個記者會,把太平島的礦泉水分送給親朋好友和媒體朋友,讓大家廣為宣傳,太平島上是有淡水的。”他還表示,此行他們會帶著捕魚工具和魚餌,一路捕魚下去,以實際行動宣示我們的主權。”

台灣政府對漁民自發組織去太平島宣示主權的活動反應並不是十分積極。蔡英文政府在南中國海仲裁案問題上承受著台灣民眾民族情緒、反對黨批評和國際社會要求台灣保持克制的三重壓力。

對此,羅強飛表示,漁民完全理解政府的困難處境,此行去太平島就是幫助台灣政府做一些事。他說:“這次活動我們也有感覺到好像是不被家長祝福的婚姻。但是沒關係,有民間的支持就夠了。有民間支持的力量我們還是可以勇敢地出發。因為我們也體諒政府,因為它現在在國際強權現實當中,它要表態是有它的困難。所以就是要有我們民間來發聲。”

也有一些的包括立法委員在內的台灣政界人士表示,南中國海仲裁併沒有否定台灣對太平島的主權,而台灣的漁民實際上很少去太平島200海里內的海域捕魚。這種說法受到小琉球漁會代表黃流行的強烈批評。他說:“怎麼會說沒有(漁業)資源。我們常常和越南的漁船有糾紛。他們常常把我們的漁具拖走,甚至還開槍。”

有一位拒絕透露姓名的台灣高雄海巡署的官員私下對美國之音記者透露,如果太平島確定未來將僅有12海里的領海的話,那對台灣的漁民來說將是一個極大的限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