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波羅的海國家磋商建國際法庭審判共產主義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是共產主義制度的主要受害者。2014年11月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日時,莫斯科市中心街頭展出的當年在斯大林大清洗中受難者照片(美國之音白樺)。

開始討論成立國際法庭審判共產主義罪行。分析人士說,二次大戰結束後紐倫堡審判清算了納粹罪行,德國因此甩掉歷史包袱,但相比之下,審判共產主義罪行將更加困難復雜。

立陶宛司法部說,最近已收到愛沙尼亞司法部的提議,這兩個波羅的海國家啟動正式磋商,討論組建國際法庭審判共產主義罪行。

2015年在愛沙尼亞被佔領紀念館所舉行的有關專制制度受害者紀念日活動上,波羅的海國家,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東歐前共產黨國家,以及格魯吉亞等國的司法部長通過聲明,呼籲組建相關機構調查和審判共產主義罪行。

喪失主權

這項提議的發起人之一,前愛沙尼亞司法部長雷薩魯說,共產主義和納粹法西斯的犯罪行為造成千百萬人喪生,如果共產主義制度對愛沙尼亞的佔領再持續一代人,愛沙尼亞民族很可能就會消失。

三個波羅的海國家的外交機構最近共同致信一家德國媒體,針對這家德國媒體在有關報導中把波羅的海國家稱作前蘇聯國家表達不滿。三國外交機構認為,波羅的海國家並非自願,而是被外部共產主義勢力強行佔領喪失主權。

牢記歷史

許多媒體把組建國際法庭審判共產主義罪行稱作第二個紐倫堡審判。二戰結束後的紐倫堡審判對許多納粹戰犯判刑和處死。

但立陶宛法律學者日林斯卡斯說,同紐倫堡國際法庭相比,審判共產主義罪行的國際法庭更具有像徵意義,這樣做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讓人們牢記歷史,不忘記過去,避免類似的悲劇在未來再次重演。他說,那些共產黨犯罪行為中的當事人目前已很少有人健在,至少在立陶宛幾乎已很難找到責任人,因此不太可能像紐倫堡審判那樣把共產黨罪犯判刑。

清算過去

俄羅斯的分析人士認為,組建類似國際法庭能對共產主義的犯罪行為下一個結論。對俄羅斯這樣沒有反省過去的國家來說具有重要意義。

活動人士拉欽斯基說,在俄羅斯,即使在許多共產主義制度的受害者中,也有斯大林的崇拜者,可見清算共產主義的犯罪行為,並對此做出結論非常重要。

拉欽斯基:“許多共產主義制度受害者的這種表現說明他們並沒有很好了解和認識歷史,這些人把他們的遭遇常歸咎於家庭悲劇,而不是歷史原因造成,這也正是今天俄羅斯許多問題難以解決的根源所在。”

德國經驗

拉欽斯基說,正是得益於紐倫堡法庭對納粹戰犯的審判,德國二戰後才能徹底清算納粹法西斯,因此走上民主道路,否則德國將很難甩掉歷史包袱。但他認為,與清算納粹相比,清算共產主義會更難也更加複雜,因為與納粹制度不同,參加共產黨政治迫害的當事人中,很多人既是罪犯曾經迫害過別人,但這些人中的很多人也遭受過共產黨制度的迫害,同時是受害人。

已故的俄羅斯知名評論人士諾沃德沃爾斯卡婭說,紐倫堡審判救了德國,針對共產主義的審判也能救俄羅斯、救中國、救朝鮮和古巴等國。

良好開端

烏克蘭民族記憶學院院長維亞特羅維奇說,共產主義從未像納粹那樣遭受審判,但現在開始推動這件事,是個好的開端。

愛沙尼亞歷史學家福謝維奧夫說,紐倫堡法庭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審判,而蘇聯作為共產主義犯罪行為的主要當事人,如果沒有俄羅斯的配合參與,調查共產主義的犯罪行為將遇到困難。

組建國際法庭審判共產主義罪行的呼聲最近20年來時常在東歐和波羅的海國家出現。波羅的海國家還有人呼籲要求俄羅斯賠償蘇聯佔領帶來的損失。

官版歷史

針對東歐和波羅的海國家這些舉動,以及把共產黨與納粹法西斯相提並論,俄羅斯和俄羅斯共產黨都做出憤怒回應。不少俄羅斯政治人物也要求波羅的海國家應該支付蘇聯在這些國家當年基礎建設的開支。俄羅斯立法警告和譴責試圖篡改歷史的行為。

最近幾年,俄羅斯與中國在相關領域更密切合作,兩國都強調尊重官版歷史,不容許對官版歷史有任何質疑和挑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