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學者如何看待菲律賓的轉向

  • 莉雅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10月25日在訪問日本之前,在菲律賓國際機場發表講話。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10月25日在訪問日本之前,在菲律賓國際機場發表講話。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有關美菲關係的言論在美國政界引發不解和困惑。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智庫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的總裁、前副國防部長何慕禮坦承,他不知道杜特爾特執政下的菲律賓究竟想往哪個方向走。但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杜特爾特的棄美投中是一個理性的算計,而奧巴馬政府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對中國做出的過於軟弱的反應是他這個算計的一部分。

杜特爾特要外國軍隊撤出菲律賓

儘管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結束對中國的訪問之後從他宣布的要與長期戰略夥伴美國分道揚鑣的立場上有所後退,說他的“分道揚鑣” 指的是外交政策上的分離,但是星期三在訪問日本期間,他在一個有上千名日本商界人士參加的論壇上發表講話時表示,他要美軍撤出菲律賓,哪怕是不得不廢除有關條約。

他說:“也許今後兩年,我要我的國家沒有外國軍隊。我要他們都撤離。假如我必須修改,或者廢除有關條約,有關行政條約,那麼我會這樣做。”

在過去兩個月的時間裡,杜特爾特幾次威脅要廢除與美國的防禦條約,但是除了取消與美國的一些海軍巡邏演習以外,他並沒有採取其他具體的行動。

何慕禮:不知道菲律賓想往哪個方向走

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何幕禮

華盛頓最有影響的智庫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何幕禮(John Hamre)星期三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不得不坦承,他不知道杜特爾特執政下的菲律賓究竟想要往哪個方向走。

他說:“杜特爾特總統在菲律賓享有很強有力的支持,但是美國在菲律賓也有很強有力的支持。我不知道這是否就是菲律賓對美國的拒絕。美國與菲律賓之間有很複雜的歷史,我想這是我們非常複雜關係中的一個新維度。我不知道這是否代表了人們所認為的那種破裂。”

何慕禮:不會引發多米諾效應

在克林頓總統任內擔任過副國防部長的何慕禮不認為,杜特爾特在外交政策上的轉向會導致亞太地區其他國家的效仿。

他說:“我不認為這會引發多米諾骨牌式的影響。我們與菲律賓的關係一直有起伏波動。你知道,杜特爾特總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人。他所推動的很多東西將會對菲律賓人有好處,有一些議題不是那麼清楚。我認為這是我們關係中的一個新階段。”

這位在華盛頓政策圈裡非常有影響的前官員說,他不確信美菲同盟關係正在瓦解。他說,美國以前也經歷了這種情況,即一些國家說它們要做出政策上的重大傾斜,而菲律賓這次的情況與以往的情形並沒有質上的區別,只是需要有些耐心,要看情況如何發展。

韓美妮:還要等等看

華盛頓智庫美國進步中心中國政策項目主任韓美妮博士(Melanie Hart)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現在就認為美菲盟友關係開始瓦解還為時過早。

她說:“美國與一些國家有同盟關係,這些國家認為這種同盟關係符合他們自己的利益。隨著國家利益發生改變,這種同盟關係也 會發生改變。我知道,菲律賓國內對此有不同的看法,而且美國很多政府部門與菲律賓各部門之間有著強勁的關係。美菲同盟關係在比較長遠的時間裡如何演變,我 們還要觀望。”

韓美妮說,美菲同盟關係並不總是一帆風順的,而且一個國家領導人的變更也會影響到這個國家的外交關係,因此需要靈活應對。她暗示,如果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當選總統的話,美國可能與很多國家發展一種“很有趣的”關係。

在菲律賓的外交轉向可能引發的地緣政治影響的問題上,美國進步中心的韓美妮的看法比較樂觀。

她說:“我們要等一段時間才可以看得出來它對亞洲意味著什麼,但在目前這個時間點上,我把它看成是可能成為國際關係上的一個積極趨勢的開始。”

這位研究美中關係的學者表示,她非常樂意看到中國與菲律賓就南中國海爭端進行和平談判,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符合國際法的解決途徑,因為這只會對亞太地區有好處,對美國有好處。在她看來,亞洲並不是美中進行博弈的一個棋盤。

與這兩位學者看法不同的是,在美國國會研究處研究亞洲問題長達43年的尼克什(Larry Niksch)認為,別的國家很可能會效仿菲律賓的做法。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隨著中國的主導權繼續加大而且變得日益清晰,其他位於南中國海周邊的東南亞國家也會開始接受中國對南中國海的主導。”

杜特爾特棄美投中是理性的算計?

尼克什不認為杜特爾特會與美國徹底的分道揚鑣,也不會廢除美菲防禦條約,但是在他看來,杜特爾特與中國靠近是一個理性的算計,而且與奧巴馬政府對中國2012年重新控制黃岩島以及海牙國際仲裁庭有關南中國海的裁決做出的反應有關。

他說:“把奧巴馬政府對海牙仲裁庭的裁決作出的反應說成是膽小的,我認為是過於客氣的表述。它基本上是零反應。美國可以做得更多,也應當做得更多。杜特爾特把美國的這種無反應看在眼裡,心裡想著中國今後在南中國海的主導。我認為這是他的算計的一部分。”

杜特爾特在訪問日本期間再次重申菲律賓希望與中國友好,但他同時也表示,他與中國談的只是經濟議題,而避免討論同盟和軍事等類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