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仲裁將出爐 中國如何應對 美國如何反制

  • 林楓

2015年5月11日,一個菲律賓居民(中)和菲律賓軍人一起在南中國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中的派格阿薩島(中業島)舉行升旗儀式。(資料照片)

2015年5月11日,一個菲律賓居民(中)和菲律賓軍人一起在南中國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中的派格阿薩島(中業島)舉行升旗儀式。(資料照片)

海牙國際仲裁法庭計劃於7月7日公佈南中國海仲裁案的結果。國際社會普遍預計國際仲裁法庭將作出不利於中國的裁決,而南中國海緊張局勢也將升級。這個仲裁案將會有哪幾種可能結果,在仲裁結果宣布後,中國和美國又將採取哪些措施或反制措施?

由菲律賓向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提起的仲裁案其核心是挑戰中國對南中國海的領土主權主張,也就是通常所說的“九段線”。菲方認為,中方所謂南中國海諸島“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的說法缺乏21世紀的國際法理支持,而中方近些年在南中國海的活動已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菲方還認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填海造島行為破壞生態環境,中國的海監船隻阻止菲律賓漁船赴其專屬經濟區內的黃岩島捕魚作業。

對南中國海國際仲裁結果的幾種猜測

國際仲裁法庭作出的裁決大體可能有以下五種可能性。第一,法庭認可中國的“九段線”模糊主張。這意味著,任何國家未來都很難從國際法角度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領土主張提出挑戰,各方將極難通過談判解決爭端。

第二種可能是法庭無法判斷所有在漲潮時露出水面的礁石是島還是礁石,因此均可被視作為“島”。這意味對這些“島”擁有主權的國家將享有一切特權,包括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權益。

第三種可能是裁定斯卡伯勒淺灘(即中國所說的黃岩島)和其它一些在漲潮時露出水面的礁石屬於礁,而非島,但在南沙群島中一些在漲潮時露出水面的較大地質構造屬於島。礁石僅擁有12海裡領海權。這種裁決雖然不能完全解決南中國海領土爭端,但卻可以對相關爭端做出更明確的界定,為今後協商解決糾紛奠定基礎。

第四種可能是除台灣控制的太平島以外,其餘均不屬於島。太平島是斯普拉特利群島、也就是中國所說的南沙群島中最大的天然島,島上有天然淡水和植被,可支持人類居住。

第五種則是菲律賓所主張的,即南中國海所有的地質結構均為礁,因此僅有12海里領海權。這也意味著,各國可在南中國海自由捕魚和開發。一般認為,法庭做出第三種裁決的可能性更大。

中國的幾種應對選擇

中國已多次明確表示,不認可國際仲裁法庭對本案有司法管轄權,對該案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項目亞洲海事透明項目主任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認為,在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宣布後,中國有五種應對可能。

第一,中國將開始對斯卡伯勒淺灘的填海造島工程。斯卡伯勒淺灘是中國在南中國海佔據的八個島礁中唯一一個尚未開發的。波林表示,如果中國開始對斯卡伯勒淺灘的填海造島工程,美國和菲律賓斷然無法接受,可能會被迫做出反應。他說,擴建黃岩島將是公然違背中國與東盟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第二種可能是,中國恢復對仁愛礁的海上封鎖。仁愛礁上目前有少量菲律賓海軍陸戰隊員在一艘破舊軍艦上駐守。中國曾於2013年派軍艦包圍仁愛礁,菲律賓方面一度只能靠空投方式給駐島人員提供補給。2014年3月底至4月初,菲律賓派出一艘民用漁船運送物資前往仁愛礁補給,在附近海域與中國海警船對峙兩個多小時後成功突破封鎖,實施了補給和輪換士兵。當時隨船的還有多家外媒記者。2015年以來,中國隊仁愛礁的封鎖有所放鬆。

第三種可能是中國將宣布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認為,中國方面很有可能會選擇這種方式對南中國海仲裁案予以回應。他 說:“我認為,顯然這(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將會發生。外界也無法阻止中國宣布劃設防空識別區。但問題是北京能否有效實施。中國在斯普拉特利群島修建的三 條飛機跑道已接近可以使用,但能夠起降飛機與能否真正落實防空識別區仍有很大距離。”美國已經警告中國不要劃設防空識別區。美國國務卿克里6月初在訪問蒙古時說,如果中國真的在南中國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將視為挑釁以及令南中國海局勢不穩的行動。

第四種可能是中國立即在南沙群島部署戰鬥機。波林表示,即使沒有南中國海仲裁案,北京在南沙群島部署戰機也是早晚的事,但很有可能會以仲裁案為藉口立即部署戰機。“雖然北京宣稱不會在南中國海搞軍事化,但中國已經在永暑礁上修建了飛機庫,這些機庫當然不是擺設。中國部署戰機是遲早會發生的事。”他說。

第五種可能是,也是機率最低的一種可能性就是中國不採取任何行動,即默認國際仲裁法庭的仲裁結果。

北京展開外交攻勢

隨著仲裁結果宣布日益臨近,北京正掀起一輪外交攻勢,希望能夠在最後時刻爭取更多的國家支持其立場,但成果寥寥。西方媒體普遍質疑北京所說的有60多個國家支持中國立場的說法,認為真正支持北京的只有八個國家。

美國之音早在6月3日就曾分析認為,支持北京立場的遠遠沒有中方所宣稱的那麼多,且大多是一些在南中國海沒有明顯利益的域外小國。所謂支持中國立場的國家基本上是支持以談判和協商的途徑解決糾紛,但幾乎沒有國家明確支持中國拒不接受國際仲裁的立場。唯一一個大國俄羅斯也不是毫無保留地支持中國的立場。

美國如何應對

曾於2014年-2016年在美國國防部擔任負責南亞和東南亞事務的副助理國防部長艾米·西賴特(Amy Searight)認為,美國應根據仲裁結果儘早赴相關海域執行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 )行動,以突出(支持)法庭所做的裁決。“比如,如果法庭裁定渚碧礁和美濟礁僅為低潮高地(low-tide elevation),那麼中國就沒有任何理由宣稱其擁有領海權或任何權益。因此美方艦船進入中方人造島礁12海裡就可凸顯中國是非法佔領相關島礁。”她說。

西賴特同時認為,美國應同時呼籲包括東盟、日本、澳大利亞等在內的國際社會成員表態,支持仲裁結果。

中國敢不敢動斯卡伯勒淺灘?

目前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擔任東南亞項目主任兼高級顧問的西賴特表示,真正的威脅在於如果中國不顧警告仍然堅持在斯卡伯勒淺灘進行填海造島,美國將如何應對,或者說美國是否有能力威懾(deter)中國不要採取行動。

斯卡伯勒淺灘在中國的南中國海策略中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如果中國開始在斯卡伯勒淺灘填海造島的話,中國將在南中國海建立起一個戰略'鐵三角',帕拉塞爾群島(西沙群島)在西北部、斯普拉特利群島在南部、斯卡伯勒淺灘在東北部。這將大大增加中國的軍力投射能力。”西賴特說。

這位前五角大樓負責東南亞事務的官員認為,相信美方已通過多種渠道,包括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SED)、以及4月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華盛頓參加核安全峰會與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會晤等場合表明了美方的立場和底線,即中方吹填斯卡伯勒淺灘將被視為是嚴重挑釁行為。她說:“我認為中國被威懾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至少從短期來看、到9月前這段時期是這樣的。中國將於9月初在杭州主辦G20峰會。我認為中方應該能意識到在 G20峰會前的挑釁行為必然會殃及G20峰會。但是G20結束後將是美國總統大選以及隨後的新政府過渡期。這段時期(中方是否會採取行動)是非常值得注意 的。”

中國動斯卡伯勒淺灘,美國怎麼辦?

曾在澳大利亞霍華德和阿伯特兩屆政府擔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安德魯·希勒(Andrew Shearer)對美國能否有效威懾中國擴建斯卡伯勒淺灘持懷疑態度。他表示,在過去幾年里美國一直未能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對中國的造島行為予以強有力的回應,美方似乎還沒有下決心對中國採取震懾政策。

他說:“老實說,我對今後六個月美國是否有能力真正震懾住中國持悲觀立場。雖然美方採取了一些行動,也傳達了一些信息,但就我觀察來看,美國還沒有進入到'震懾'模式。”

這位前澳大利亞政府高官表示,中國或許正是看準美國即將進入選舉季,而奧巴馬政府各行政部門對如何採取下一步行動意見並不統一這一窗口期。回顧北京過去的行為,同時考慮到斯卡伯勒淺灘的重要戰略地位和象徵意義,很難想像為什麼北京不去黃岩島搞擴建。

北京寄希望於杜特爾特?

亦有分析認為,北京也有可能把希望寄託在即將於6月30日就職的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身上。杜特爾特在菲律賓總統大選時曾提出對中國要“柔和點”,但他也表示這並不意味要用主權聲索換取經濟和貿易利益。他也坦言,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是“非法的”。

現年71歲的杜特爾特在菲律賓總統選戰中異軍突起,經常口無遮攔,被稱為是菲律賓版的“川普”。有報導說,中國方面已多次向杜特爾特及其團隊示好,並將菲律賓新政府上台視為扭轉中菲緊張關係的契機,而中國也一直努力希望菲律賓方面能夠主動撤銷南中國海仲裁案。環球時報旗下的環球網6月22日援引《菲律賓商報》的報導說,中國可以在兩年內幫助菲律賓修建一條馬尼拉至班班牙省克拉克的鐵路。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非常駐高級顧問歐內斯特·鮑爾(Ernest Bower)認為,如果中國在斯卡伯勒淺灘填海造島,那麼中國將喪失與杜特爾特政府改善關係的機會。“如果中國對杜特爾特誤判,沒有認清他是一位民粹主義者而選擇對斯卡伯勒淺灘或是第二托馬斯礁(既中國所稱的仁愛礁)採取行動的話,中國將失去贏得一個對北京友善的菲律賓新政權的任何機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