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二戰日裔美軍 感受五味雜陳的榮耀

  • 國符

今年的玫瑰花車遊行中旗隊起舞(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今年的玫瑰花車遊行中旗隊起舞(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每年的玫瑰花車遊行都有一些向軍人致敬的花車和儀隊,今年也不例外,比較特殊的是,二戰期間在美國國內被關進集中營,後來在歐洲戰場卻表現耀眼的日本裔美國軍人,終於有輛屬於自己的花車,接受夾道歡呼。

2015年亮麗的玫瑰花車隊伍,從大禮官花車開始,到最後的儀隊,許多都帶有向現役和退伍軍人致敬的意味。

*花車向日裔美國退伍軍人致敬*

其中又以這輛打著“勇往無前”口號的花車最為特殊,它不僅是向美國退伍軍人致敬,而且致敬的對象是二戰的日本裔美國軍人,車上坐的都是八九十歲的日裔老兵,他們是1944年在歐洲戰場跟軸心國作戰的美國442戰鬥團成員,而且幾乎都曾在1942年日本突襲珍珠港後,被囚禁在美國政府設立的集中營裡,儘管他們是美國人。

*89歲宮田的傳奇故事*

今年89歲的宮田也曾在442團旗下的一百步兵營服役,他的故事要從1942年說起,當時他16歲,即將從南加州的新港高中畢業,然而,就在畢業前夕,像其他十一萬多美國的日本裔一樣,他和父母以及三兄妹, 通通被關進了亞利桑那州的集中營。

宮田說:“我們失去了一切,像戰犯一樣,進入了集中營。”

高中畢業是美國人的大事,宮田雖然收到畢業證書,但他喪失了參加慶祝的機會。

*錯過高中畢業典禮*

宮田說:“那是對我的自尊心嚴重的一擊,因為我出生就是美國公民,我們學習美國憲法,一切都圍繞美國,這是我的前途,我的國土。”

日裔民權活動家松豐指出:“那時候沒有其他社區支持日裔,在1942年美國還沒有具備足夠影響力的組織。另外是文化因素,日裔覺得他們沒有辦法,他們沒有得到批准。”

*從軍入伍 征戰歐洲*

1944年,美國政府准許日裔從軍,宮田被徵召為步兵。

宮田說:“這實在很諷刺,幾年前日裔美國公民被劃為敵國人民,現在卻說每一個公民都有權為國作戰。”

宮田在法國和意大利作戰,從士兵升為軍士,他所屬的442戰鬥團是美國軍事歷史上的一個奇葩,全體贏得9400多枚紫心勳章以及21枚榮譽勳章。二戰結束後宮田榮歸美國 。

退役後,宮田陸續取得化學學士、博士和博士後學位,在政府和民間實驗室以及大學工作,1991年才退休。

然而,半個多世紀來,宮田幾乎從來不跟兩個女兒談集中營的經歷。

大女兒潘說:“他們那一代不怨天尤人,而是逆來順受,繼續向前。”

他的小女兒辛蒂表示:“唯一聽到一些故事的時候,是陪他們拜訪老戰友,才得知一二。”

*遲來72年的高中畢業典禮*

去年六月,新港高中校友會邀請他進入校友名人堂。校長也主動邀請他參加應屆畢業生的畢業典禮。

宮田本來沒興趣,但他想到:“如果能因此讓學生和其他人知道日裔集中營的這段歷史,也許能幫助他們增長歷史知識。”

宮田和比他孫輩還小的高中畢業生一起戴上方帽,彌補了72年前的缺憾。今年的玫瑰花車則為他在戰場為國賣命的功勞進行了表揚。

宮田說:“我可以說,現在我很舒服、快樂。”

他覺得,那就夠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