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在典禮上的演說內容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身旁的空櫈﹐象徵身在獄中劉曉波未能親自領獎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身旁的空櫈﹐象徵身在獄中劉曉波未能親自領獎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在向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頒發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獎典禮上發表演說。以下是演說主要內容。

我們非常遺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本人今天未能夠在這裡出席典禮。他正在中國東北的一所監獄中被單獨關押。他的太太劉霞和與他最親密的親人也無法與我們共同出席今天舉行的儀式。今天我們還無法頒發獎章和證書。以上事實本身證明﹐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是必要的﹑合適的。

曾經有過數次和平獎得主被阻止出席頒獎典禮的情況發生。事實上﹐這次與過去數次領獎被阻一樣﹐從歷史的角度已經被證實﹐這次頒獎具有最大的意義﹐最大的榮譽。

1935年﹐當諾貝爾委員會把和平獎頒發給卡爾‧馮‧奧西茨基的時候﹐曾經遇到過很大的麻煩。希特勒非常憤怒﹐禁止所有德國人接受任何諾貝爾獎的獎項。奧西茨基未能夠親身來到奧斯陸領獎﹐並在一年多之後去世。

在1975年﹐蘇聯的薩哈羅夫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當時莫斯科相當憤怒﹐在獄中服刑的薩哈羅夫因此被阻止領獎﹐於是他委派太太前來。同樣的遭遇在1983年也發生在瓦文薩身上。1991年昂山素姬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緬甸當局大為惱火﹐諾貝爾獎得獎人再次沒能來到奧斯陸。

在2003年﹐阿卜迪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次她本人來了。雖然公眾對伊朗當局的反應可能有很多看法﹐不過伊朗大使實際上還是參加了頒獎儀式。

上述這些獲獎的原因﹐當然從來不是為了冒犯任何人﹐諾貝爾委員會的宗旨一直是希望說明人權、民主與和平之間的關係﹔國際社會今天所廣泛享受的人權﹐是那些冒著巨大風險的人們長期鬥爭後所取得的﹐使到整個世界了解這一點歷來非常重要﹐這些人為了別人而戰﹐這就是為什麼劉曉波值得我們的支持。

諾貝爾獎證書與獎章放在為劉曉波設置的空凳上

諾貝爾獎證書與獎章放在為劉曉波設置的空凳上

雖然我們諾貝爾獎委員會的委員﹐從來沒有見過劉曉波。但是我們都感到﹐我們認識他。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一直認真研究劉曉波。

1989年6月4日﹐劉曉波和他的朋友們﹐努力制止了戒嚴部隊和學生之間的衝突。但是﹐他只是取得了部份成功。有許多人失去了生命﹐大多數是在天安門以外的地區犧牲的。

劉曉波對他的太太說﹐他要把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獻給六四死難者的亡靈。在這裡﹐我們能夠達成他的願望﹐倍感榮幸。

在人類和世界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大國能夠像中國那樣﹐用如此之快的速度﹐在這段時間內獲得如此大的經濟成就﹐這樣的例子可以說鳳毛麟角。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現在還是中國的三倍﹐但是﹐如果中國一直這樣發展下去﹐美國就會遇到很大的困難。

經濟成功幫助了千百萬中國人脫離貧困。就減少全球貧困人口而言﹐主要功勞應該歸於中國。我們能夠於某種程度說﹐13億人口的中國正肩負着全人類的命運。如果中國證明能夠發展出一個全面民權的社會市場經濟﹐這將對世界產生巨大正面影響。如果背道而馳﹐中國將面臨社會及經濟危機加劇的危險﹐我們所有人都將承擔惡果。

許多人將詢問﹐雖然中國目前正在展示她力量﹐她的弱點是否體現在需要監禁一名只是就應該如何管理政府而表達意見的人士11年監禁。這個弱點清楚表現於劉曉波所獲得的刑期上﹐而他在互聯網發表言論則被認為問題非常嚴重。但是﹐那些害怕技術進步的人有充份的理由懼怕未來﹐信息技術無法被消滅﹐它將繼續打開社會。

“中國當局的回答是﹐聲稱今年的和平獎是對中國的羞辱﹐並且對劉曉波加以貶損。歷史告訴我們﹐許多政治領袖會利用民族主義情緒﹐試圖將異議人士妖魔化。讓他們很快地變成外國特務。這些事情有時是在民主和自由的名義下發生﹐但最後幾乎都是以悲劇收場。我們發現﹐在對抗恐怖主義時的說辭﹕“你不是贊成我﹐就是反對我。”這類酷刑拷打和未經審判監禁的非民主手段﹐曾經在自由的名義下被使用。這個情況導致了世界更加兩極化﹐並且傷害了對恐怖主義的對抗。”

“我們恭賀劉曉波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他的觀點長遠來說將使到中國更強大。我們為他和中國未來的歲月獻上最好的祝願。”

因此﹐我們祝賀劉曉波獲得今年的和平獎。正如他所說的﹐對劉曉波實施的嚴厲制裁﹐使到他不單只成為人權的主要代表。我們認為﹐劉曉波讓我們聯想到了曼德拉的成就﹐我們就此予以肯定﹐也祝賀中國這項非凡的成就。中國新的地位包含更多的責任﹐中國必須對批評做好準備﹐並且以此視為正面積極的﹐是為了改進所提供的機會。劉曉波不過履行了他的人權﹐他沒有做錯任何事﹐他必須獲得釋放﹐在典禮的這個階段﹐我們通常頒發獎章與證書﹐我將獎章與證書安放在一個空椅上﹐這是保留給劉曉波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