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評官媒刪減莫言授獎詞

  • 雨舟

莫言(資料圖片)

莫言(資料圖片)

華盛頓 - 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上,文學委員會主席瓦斯特伯格用不多的言辭精辟概況本年度獲獎者莫言的作品,讚揚他通過富有想像力的寫作抨擊50年的政治宣傳。對此,中國官媒在報導時選擇大段切割其中批判中國政治的部分。

諾貝爾文學委員會主席瓦斯特伯格在10日的頒獎典禮上稱讚莫言“撕下了程式化的宣傳海報”,“用譏諷和嘲弄的手法向歷史及其謊言、向政治虛偽和被剝奪後的貧瘠發起攻擊”;莫言所描述的過去,“不是共產主義宣傳畫中的快樂歷史”;莫言“為個體反抗所有的不公”,這包括“日本侵略”、“毛主義的恐怖”和“今天的狂熱生產至上”。

*刪減後“授獎詞完全變味”*

瓦斯特伯格的授獎詞在圈內激起很大反響,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趙麗華在微博中稱讚諾貝爾獎的評委們“不是吃素的”。她寫道﹕“這也讓我們反思,我們對作品中的時代和人物的理解有這麼深刻嗎?我們是否是一個閱讀貧乏而浮躁的民族?是否是一個不懂得尊重智者不懂得反思和自省的民族?”

媒體稱,諾貝爾獎文學委員會簡短而犀利的授獎詞顯然讓中國政府遭遇政治尷尬,中國媒體因此在進行報導時,鏟除其中所有對中共不利的字句,“使授獎詞完全變味”。

同樣的原因也道致莫言的尷尬。諾獎引發的政治敏感使得監禁劉曉波和新聞審查等話題與莫言的關係備受矚目,善陳而幽默的莫言在現實的舞台上也因此屢屢“被窘”。

*文學議題轉為政治*

中國《冰點》雜志前主編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表示,同為諾獎獲得者的劉曉波仍然身在囹圄的現實道致莫言獲獎現象轉變為政治議題。盡管體制內作家莫言對新聞審查等問題的表態遭到抨擊,不過,他對於自己的政治中心思想卻表述明確。

李大同說:“諾獎是對莫言個人文學成就的肯定。但是,現在所有圍繞他的討論都不是討論他的文學,而是討論他的政治。其實,莫言已經做得可以了,獲獎之後第一次接受采訪便表示應該盡快讓劉曉波獲得自由。這句話一出口,我便可以原諒他的一切(不當言論)。”

*政治文學不能混為一談*

中國的紀錄片工作者艾曉明對美國之音表示,莫言的文學成就有目共睹,而他的政治局限也一目了然。

她說:“莫言很清楚他的處境。他一直在一個存在審查制度、人們沒有充分言論自由的社會中寫作。如果他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他的作品就沒有發表的可能。實際上,他的怯懦對他的文學的品質是有損害的。不過,盡管一個作家的政治態度很重要,但我們也不能將兩者混為一談。”

諾貝爾獎文學委員會主席瓦斯特伯格在授獎詞中說,莫言“給我們展示的世界沒有真相、沒有常識、更沒有怜憫”;在中國近一百年的故事中,他描寫的“豬圈般的生活如此獨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