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前官員:朝核問題不可輕信中國

  • 葉林

韓美研究所(ICAS)2016年6月24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研討會(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韓美研究所(ICAS)2016年6月24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研討會(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美國軍方和政府前官員日前表示,在北韓核問題上,要警惕依賴中國向北韓施壓的思想。這些關注朝鮮半島局勢的前官員認為,不應該認為中國會採取與美國一致的對北韓戰略。

美國務院官員:中國執行對朝制裁任務艱鉅

韓美研究所(ICAS)6月24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研討會上,美國國務院負責國際安全與核不擴散的助理國務卿托馬斯·康特里曼(Thomas Countryman)說,中國在北韓核問題上處於第一線。他說,中國公眾、學術界、軍方以及政府官員越發地認清了北韓政權的危險性,這也是為什麼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中國和美國爭取其他成員國的支持,通過了對北韓嚴厲制裁的決議。

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康特里曼(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康特里曼(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他說:“我認為,中國有意願並已經開始實施這些制裁。不應該低估中國政府面臨的這項任務的難度。北韓與外界經濟交流的大部分要通過中國,所以從實際情況來說,中國必須為執行這些制裁發展出相關的資源。”

康特里曼還表示,如果平壤以嚴肅態度,採取措施實現全面、不可逆轉的無核化,美國對重啟六方會談仍然持開放態度。

前駐韓美軍司令:制裁不足以改變北韓

不過,前駐韓美軍司令沃爾特·夏普(Walter Sharp)上將在這次研討會上質疑中國是否在認真執行制制裁。

夏普說,聯合國制裁很有必要,在阻止北韓發展核項目方面對北韓造成了一定影響,但是制裁還不足以改變北韓。

前駐韓美軍司令夏普(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前駐韓美軍司令夏普(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夏普還認為,中國究竟是否在真正地執行制制裁,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他還警告說,美國可以不斷敦促中國向北韓施壓,但美國的戰略不能完全依靠中國。

夏普說:“要向中國施壓,讓中國繼續對北韓加大壓力讓北韓發生改變。但是,我認為這不應該成為我們戰略的核心。我們的戰略不應該百分之百地依賴於中國。我們可以說,好,要迫使北韓改變,但中國可以選擇不這麼做。我們不希望把我們的安全、穩定和防務都拱手讓給中國。”

夏普上將:北韓無視制裁 軍事執行迫在眉睫

​聯合國憲章第七章(《對於和平之威脅、和平之破壞及侵略行為之應付辦法》)第四十二條規定,安理會如果認為非武力的辦法為不足或已經證明為不足時,可以採取必要的海陸空軍行動,以維持或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

前駐韓美軍司令夏普上將提出,美國很快就將需要根據這一條款在聯合國展開辯論。他說,北韓的導彈技術和核武器技術越來越先進,有關國家需要在北韓即將發射導彈之前採取軍事干預手段先發製人。

夏普說:“北韓如果成功發射導彈,無論在彈頭上裝載了什麼,我們都無法冒這個風險。北韓已經多年破壞聯合國制裁,他們很顯然不在乎聯合國通過什麼決議。我想,我們距離軍事執行制裁的那一刻已經越來越近了。”

夏普認為,美國要開始與中日韓三國密切討論統一的朝鮮半島是一個什麼樣的前景。他說,如果各方能對朝鮮半島未來如何這一問題展開討論,中國會清楚地意識到,統一的朝鮮半島有利於各自的國家利益。

美前官員:中國早已打好算盤,不希望美國參與

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理國務卿、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首席執行官薛瑞福(Randy Schriver)提出,中國對北韓政權不滿、對金正恩本人不滿,這毫無疑問,但是不應該就此認為,中國願意向北韓施壓,轉而採取與美國一致的戰略。

智庫“2049項目”首席執行官薛瑞福(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智庫“2049項目”首席執行官薛瑞福(美國之音葉林拍攝)

他說:“中國可能有自己的另一套計劃,情況很有可能是這樣。我認為,中國不願意和我們討論朝鮮半島應急方案的一個原因,不 是因為中國人還沒想好,不是因為他們還沒做出有根據的方案,不是因為他們害怕因為沒有計劃在談判桌上難堪;很有可能的情況是恰恰相反,他們已經做出了非常 具體的方案。他們不願意與我們對話的原因是,這個方案與我們無關。”

薛瑞福說,朝核問題已經存在了20多年,中國不會在對朝施壓方面做出真正的戰略轉變。

薛瑞福認為,中國是亞太地區不穩定的最大原因。他說,中國領導人主張“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這是在給美日同盟和美韓同盟製造分裂。他還認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動作已經表明,中國在尋求地區霸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