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首爾和北京避提進入南韓領館尋求庇護的北韓學生

  • 美國之音

南韓外交部發言人趙俊赫在記者會未有評論事件

南韓外交部發言人趙俊赫在記者會未有評論事件

南韓外交部星期二舉行每星期一次的記者會,但沒有就據報在南韓駐香港領事館尋求庇護的北韓脫北者作出評論。

北京也沒有就該名北韓學生的相關報導做出評論。南華早報說,這位名為Jong Yol Ri的18歲北韓學生前往香港參加國際數學競賽,上星期向香港南韓領事館尋求庇護。香港警方對遠東金融中心的南韓領事館加強了安保。

強勢中國

南韓預期不會公開要求中國以人道主義為理由允許該北韓學生前往首爾或第三方國家。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方欣浩表示:“北京如果受到太大壓力,可能會做出相反的決定,而不是順應公眾壓力(讓該學生離開中國)。”

中韓很可能會低調地進行談判

為了不鼓勵脫北者尋求庇護,北京通常會等待數月、甚至數年才將他們驅逐至第三方國家。

南韓的北韓難民人權協會的金龍華表示:“在1到2年這段不短的時間內,(南韓政府)會與中國政府進行談判,當外界淡忘了事件後,脫北者就會被驅逐。”

在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期間,脫北者曾不斷地涌入位於中國境內的外國使領館尋求庇護。

2004年某一天,44名包括兒童的北韓人進入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尋求庇護。

脫北者幾乎像被囚地生活在外國使領館內以及中國與北韓邊境安保措施的加強,使得越境尋求庇護脫北者的人數大大減少。

同時,脫北者的北韓家庭成員所受到的嚴厲懲罰也大大地降低了北韓人,特別是精英階層的叛逃數量。

地下通道

但是仍然有北韓人為了逃離極端貧困而越境至中國。

不過,大部份幫助脫北者的組織都會避免在中國尋求庇護,也不預期南韓政府會提供任何援助。

南韓首爾基督教組織“北韓援手”(Helping Hands Korea)的負責人彼得斯說:“我們不尋求政府的幫助,他們也沒有提供過。我們對這種安排沒有意見。”

估計目前有大約10萬名無證北韓人在中國居住,大部份在兩國邊境地區。

基督教組織、人權組織和收費達數千美金的私人嚮導都在中國境內的協助脫北者,向他們提供交通工具和相關文件,幫助他們安全抵達與中國接壤的第三方國家。

越南和蒙古等國家在邊境實行了更嚴格的安全措施。很多脫北者現在前往老撾或泰國等允許脫北者過境轉往南韓的國家。

脫北者的旅程充滿危險,而且令人疲憊不堪,通常需要多次轉乘長途巴士。

彼得斯說:“他們一年365天,每天24小時都要不斷地面對強行遣返的恐懼。”

北京認為脫北者屬於經濟移民,並非難民,因此即使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警告說,脫北者回國後將面臨北韓的酷刑和折磨,但是北京依然強行遣返無證脫北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