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韓流亡政府不太可能獲承認

  • 莉雅

2010年11月北韓炮擊南韓導致雙方互射,局勢緊張。(資料圖片)

2010年11月北韓炮擊南韓導致雙方互射,局勢緊張。(資料圖片)

在美國採取措施進一步孤立平壤政權之際,一些北韓叛逃者正計劃在美國成立一個反金正恩的流亡政府,以推動北韓政權的改變。不過,美國長期研究北韓問題的專家認為,擬議中的北韓流亡政府不可能得到承認,而且面臨包括合法性在內的諸多問題。在成立流亡政府的計劃公開後不久,這些叛逃者的一位負責人說,這個計劃暫時擱置。

美駐聯合國大使:將使用一切手段孤立平壤

在國際社會對北韓核武器項目以及導彈技術發展的擔心日益加劇之際,正在南韓訪問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薩曼莎·鮑爾在首爾表示,美國將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來孤立平壤政權。

鮑爾星期一在首爾與南韓外長尹炳世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他們正在夜以繼日的工作,爭取在聯合國安理會早日達成針對平壤的新制裁決議案。

她說:“我們意在通過一個可以帶來實質性區別並能改變北韓領導人算計的決議。我們不會為了忙著推出決議而犧牲或是減弱我們的抱負。我們要這個決議在那裡造成具體的影響。”

北韓脫北者計劃成立流亡政府

在美國加緊對北韓的制裁與施壓的同時,一個由北韓叛逃者組成的小組計劃明年初在美國成立一個反金正恩政權的流亡政府,以推動北韓政權的改變。

克林納:流亡政府不會得到承認

不過,美國長期研究朝鮮問題的專家對於這個擬議中的流亡政府的前景並不感到樂觀。

華盛頓傳統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北韓問題專家克林納(Bruce Klingner)認為,這個由北韓叛逃者組成的小組可以作為籌劃南北韓統一的一個中心點,但是不可能被承認為一個流亡政府。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在缺乏像曼德拉或是昂山素姬這樣長期在國內為民主而鬥爭這樣一個有聲望的人,這個小組在作為北韓人民的聲音而獲得合法性方面將面臨很大的困難。”

流亡政府面臨諸多問題

這位前中央情報局北韓問題分析師還表示,人們會提出種種的問題,包括這個小組如何代表北韓民眾,這些叛逃者在北韓政權裡擔任過什麼職位,以及他們在北韓時採取了什麼樣的針對政權的行為。

其他北韓叛逃者和人權組織不支持這個計劃

從目前來看,這樣一個流亡政府也沒有得到一些北韓叛逃者組織的支持。“北韓脫北者協會”秘書長徐載坪(Seo Jae-pyong)對成立流亡政府的過程的不公開和不透明提出了批評。他對“北韓新聞”說,今年春天,有人跟他們聯繫,要求他們參與成立一個流亡政府,但是卻沒有留下他們的姓名、電話或是有關這個組織的任何細節。

北韓人權組織“沒有鎖鏈”的負責人也質疑說,一個沒有像在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為改善北韓人權狀況而做出任何努力的人怎麼能夠宣稱有代表性?

北京對流亡政府的態度

目前北京還沒有對這個擬議中要成立的流亡政府公開表態。儘管北京與北韓曾經因為朝鮮戰爭而建立了“用鮮血凝成的友誼”,而且一直是北韓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援助提供者,但是中國對金正恩政權不顧中國的反對一再進行核項目與導彈試射日益不滿。中國國內要求與金正恩政權做了斷的呼聲也越來越公開化。

傳統基金會的克林納認為,北京絕對不會承認這個流亡政府。

他說:“中國絕不會接受流亡政府的概念或是承認這個小組,因為它與北京極力支撐北韓現政權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

成立流亡政府的消息得到證實但計劃被擱置

上星期五,南韓《東亞日報》報導了北韓叛逃者小組計劃成立一個北韓流亡政府的消息。該小組的負責人安燦一(An Chan-il)向獨立的、專門聚焦北韓的“北韓新聞”證實,《東亞日報》的報導屬實而且他們正在推動有關的計劃。

這位擔任設在首爾的“北韓問題世界研究所”所長的負責人說,一個流亡政府是金正恩所最害怕的。當他今年4月在一個叛逃者的集會上提出有關的建議時,平壤對此作出了憤怒的反應。在他看來,針對北韓核能力唯一不對稱的力量就是一個流亡政府。

這個流亡政府計劃採用自由民主化的政治體制,並在掌權後採取中國式的經濟改革,對外資實行開放政策。

不過,北韓新聞說,這位負責人後來又表示,成立流亡政府的計劃被推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