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顯示 法院裁決對美國監控作用不大


分析顯示 法院裁決對美國監控作用不大.

分析顯示 法院裁決對美國監控作用不大.


一家美國法院裁決秘密搜集美國公民電話記錄的做法可能違反了美國憲法。這一裁決使美國國家安全監控項目和前政府合同工斯諾登泄密的消息再次登上各大媒體頭條。但一些專家表示,法院的初步裁決可能不會給搜集電話記錄這一有爭議的做法帶來太多變化。

如果不出意外,美國政府將對法院的這一判決提起上訴,但很多美國人對判決表示歡迎,其中包括目前正在逃亡的前美國國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諾登。斯諾登今年初將美國政府搜集電話記錄的行為曝光,他被指從國家安全局(NSA)竊取了170萬份資料。他從俄羅斯發出一條信息稱,法官的判決說明他泄露這些信息是正確的。斯諾登目前在俄羅斯避難。

位於華盛頓的美利堅大學法律教授斯蒂芬維拉戴克說,在短期內這個判決不會有甚麼影響。

維拉戴克說﹕“從短期來看,這個裁決幾乎沒有甚麼意義。法官萊昂暫停宣佈裁決,這意味判決不會產生任何立即效果。所以政府也就能夠做法官宣判前所做的事情。”

但維拉戴克表示,法官的這一決定具有象徵意義,因為這是美國聯邦法官首次判決美國國安局大規模搜集電話記錄的做法不僅越過了自身的權限,而且還違反憲法。他說,很多訴訟都是由斯諾登泄密而來,所以此案可能最終會打到最高法院。

維拉戴克說﹕ “斯諾登的泄密主要是事關兩個項目。一個是元數據,也就是政府搜集電話記錄。還有一個、或許是更具國際影響的就是‘棱鏡’計劃,也就是政府從美國以外的服務器上收集互聯網通訊的直接內容。”

維拉戴克說,只有國會有能力左右這一案件的訴訟。國會可以給政府搜集電話記錄一個更有利的法理基礎,也可以在法院正式判決前率先對政府的監控項目加以限制。到目前為止,議員們對搜集海外數據一般沒有太多顧慮,但斯諾登的泄密有可能會改變這一看法。

在外國領導人面前,奧巴馬總統為美國的監控項目進行了辯護。

美國總統奧巴馬說﹕“正是因為相關信息,我們躲過了至少50次險境。”

本周二,奧巴馬在白宮與多家頂級科技公司的主管舉行會晤時試圖緩和這些公司對美國監控項目的顧慮。現在還不清楚這次會談是否提到了法院的判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