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亞太再平衡戰略還會延續

  • 莉雅

2016年9月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老挝万象民族文化宫发表演讲。

2016年9月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老挝万象民族文化宫发表演讲。


美國總統奧巴馬星期二(9月6日)在老撾首都萬象再次向亞太國家保證,美國在該地區的再平衡政策將“長期繼續下去”,並表示“美國是靠得住的國家”。然而,有人指奧巴馬是在獨自奮戰。但也有人指亞洲再平衡戰略在新政府執政後還會繼續。

奧巴馬:亞洲再平衡會持續下去

奧巴馬星期二在老撾國家文化會館發表演講,解釋了為什麼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政策會持續下去。

他說: “美國在亞洲的利益不是新鮮事,也不是一時的風潮。這反映了美國根本的國家利益。美國普遍認為亞太地區在下個世紀將對美國和全世界更加重要”。

他最後還強調,與幾十年前相比,美國與亞洲的聯繫更加緊密,“作為太平洋國家,我們會留在這裡。無論時局好壞,美利堅合眾國都靠得住。”

然而,隨著奧巴馬的任期接近尾聲,也因為美國國內政治人物,包括兩大黨的總統候選人對亞洲再平衡戰略的重要經濟支柱《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不支持,有分析人士認為, 奧巴馬是在獨自奮戰。

這一點也獲得了奧巴馬的承認。他在演講中說,TPP在美國國內遇到了困難。這個由12個國家簽署的大規模貿易協定必須得到美國國會的批准。奧巴馬錶示,他會儘自己的最大能力,促使國會在他任期結束前批准協定。

扎卡里亞:奧巴馬一個人在戰鬥

美國CNN 主持人和《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法里德·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最近在“奧巴馬在華盛頓孑然一身”(Barack Obama is now alone in Washington)一文中指出,奧巴馬現在是“願意推進亞洲再平衡戰略的最後一個人”。

他在文章中援引美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柯特·坎貝爾的話說,TPP是美國轉向亞洲的必要條件,因為它可以在多個層面共同起作用,經濟、政治和戰略的。因為它可以促進經濟發展,穩定美國的盟友關係,還可以向中國釋放強硬的信號,最重要的是, 完全由美國書寫21世紀的規則。

但是,扎卡亞里指出,TPP現在在美國遭到猛烈的批評。他說,“伯尼·桑德斯(2016年大選,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和唐納德·特朗普(共和黨總統競選提名人)直接拒絕該協議。希拉里·克林頓(民主黨總統競選提名人) 和保羅·瑞恩(國會議長)稱該協議根本不能符合他們的要求。”

扎卡里亞說,“奧巴馬通過亞太再平衡戰略在尋求美國最持久的利益。但是,曲高和寡,被淹沒在民粹主義、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之中。”

格林:美國亞太政策有延續性

不過,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和日本項目負責人邁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最近在CSIS舉行的有關奧巴馬總統亞洲行的研討會上說,由於亞洲對美國的重要性,也因為美國亞洲政策的延續性,即便是奧巴馬任期到期,亞洲 再平衡戰略在新政府應該會得到繼續的。格林曾在小布什政府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

在被問到亞洲再平衡戰略在奧巴馬離任後是否會得到繼續的推行,他說:最簡單的一個原因,如果你看看國家關係的構成,看看我們的歐洲朋友,看看動力趨勢,不管好還是壞,都向遠東地區轉移。在幾個世紀由西方影響遠東之後,現在遠東地區的發展影響著全球。而美國對這點的認識是持續的。”

他提到CSIS曾經對10個國家的智庫、學者、社會精英以及前政府官員進行調查,中國之外,80%的被訪者認為美國應該向亞洲再平衡,在美國這個數字達到90%。

他說:“我認為,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不管是政治上的左派和還是右派,在精英階層,有一個廣泛的共識。而且,這主要是 因為,這個(亞洲再平衡)並不是新的。它是在各種基礎上建立的。G20是在(小)布什政府的末期成立的, TPP也是在(小)布什政府時期提出的。我在布什政府時期接受的對日本政策實際上是克林頓政府提出的。這裡有太多的延續性。”

他說,在執政7年多後,奧巴馬政府的亞洲政策體現了更多的延續性,而非斷續性。他說,雖然奧巴馬聲稱自己是美國第一個“太平洋總統,”但是,尼克松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就已經宣布自己是太平洋總統。

他說,尼克松之後的美國歷屆總統的亞洲政策的很大一部分是圍繞與中國接觸進行的,這個基礎是不會改變的。而加強與亞洲盟友的關係,維持一種對美國有利的力量平衡,與崛起和上升的中國競爭,應該是從裡根政府時期就出現了。

奧巴馬政府對亞洲再平衡的最大的貢獻應該是與東南亞國家的廣泛和深入接觸。他說, “如果你仔細看看亞洲再平衡戰略,奧巴馬總統最重要的遺產是與東南亞國家的接觸。他是第一個參加東亞峰會的美國總統, 布什總統因為一系列問題沒有去,但是奧巴馬總統最後決定參加東亞峰會,並與東盟領導人創建了美國東盟領導人峰會,而且克林頓國務卿和克里國務卿參加了東盟 區域論壇以及亞洲外長會議的每一場會議。”

值得一提的是,奧巴馬是第一個訪問老撾的美國總統。

希萊特:美國各部門已經將重心轉移亞太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前美國國防部主管南亞及東南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艾米·希萊特(Amy Searight)也認為,亞洲再平衡戰略會繼續下去,儘管如何執行還有賴於新政府的新領導層。

她說:我是從組織機構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的,特別是在五角大樓,在其他部門也應該是這樣的。與前幾屆政府相比,我們的工作重心、焦點以及項目,框架和協議都向東南亞有了真正的轉移。”

她說,以美國國防部為例,發生轉移的不僅僅是國防部長卡特,不僅僅是奧巴馬總統,而是整個部門。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越來越把重心向東南亞,特別是東盟轉移。美國與一些國家達成了框架協議。美國與菲律賓和澳大利亞就進駐問題進行談判, 與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印度的合作更多,與越南這樣的國家也進行了全新的國防合作。

希萊特提到, 亞洲再平衡戰略中軍事方面,美國已經取得了很多真實的進展,最薄弱的環節應該是TPP的推進。不過,她認為,因為TPP帶來的潛力,最終沒有人會棄之不顧的。

古德曼:TPP 最終會得到批准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資深經濟學家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在同一個研討會上說,假以時日,TPP是會獲得批准的,甚至有可能在奧巴馬任期結束前得到批准。

他說,“我沒法說出一個準確的日期,但是,我相信,TPP最後會被12個成員國批准,包括美國在內。我想總統會讓亞洲領導人放心,這是他的一個信念,他也有強烈的意願,在他離任前,讓TPP獲得批准。”

他強調了TPP對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重要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