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里約奧運會的隱藏成本


首次在南美洲國家舉行的里約奧運,星期日舉行閉幕儀式。

首次在南美洲國家舉行的里約奧運,星期日舉行閉幕儀式。

里約奧運會的官方估算開銷少則45億美元,多則達到60多億,遠遠少於索契和倫敦舉辦奧運會的開銷。這筆開銷中有些經費被花在表面光鮮的基建項目上,這些項目預期將成為這座城市舉辦奧運留下的不朽遺產。然而,與所有這些建設聯繫在一起的社會成本將會影響一些里約居民一輩子。

丹尼爾•坎波斯(Daniel Campos)在他有錢的時候一點一點建起了自己的房子,地點在奧林匹克公園以北的庫里斯卡(Curicica)居民區。

2012年,警察出現在他的家門前,告訴他必須拆遷。他的房子被認為是擋住了當時即將開建的奧運高速路(Transolympic Highway),運動員們將通過這條高速從奧林匹克村前往德奧多羅區(Deodoro)的比賽場館。

坎波斯說,他和鄰居進行了抵抗,政府允許他留下來,但就在他們的房子門口掀開了污水溝的遮蓋。

社區活動人士丹尼爾•坎波斯表示,“他們說他們要移除這個遮蓋,這是人們建來抵禦老鼠、蟑螂和污水的,他們的理由是這種蓋子是被禁止的,他們會去清理河水。但直到現在,他們也還沒有清理河水。”

市政府在社區裡鋪上了這些跨越污水溝走向房子的危險走道。丹尼爾不得不養了幾隻貓,把污水溝的鼠害擋在房門外。

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投資是這場體育盛會的積極成果,包括公路、鐵路、酒店和體育場館等。但是這些發展是有社會成本的。據估計,里約共有兩萬人因為奧運建設而被逐出自己家門。

羅伯特•穆加(Robert Muggah)是一家非政府組織伊加拉佩學會(Instituto Igarape)的研究主任。他表示,是在強力脅迫下,還有軍隊參與威逼、強迫人們離開。這很顯然是奧運留下的可怕遺產,在奧運運動員們打包回家後還會影響很長時間。”

74歲的恩妮達•蘇薩(Enida Sousa)說,市政府原想把她送到收容所,把她家拆除。

庫里斯卡居民恩妮達•蘇薩表示,“當我聽說我們必須搬走的時候,我很害怕。當我看到他們拆除鄰居們的房子時,我很傷心。然後灰塵就變得很大,我也吃不好,然後我就病了。”

據她所說,那些塵土讓她患上了肺炎。施工的震動破壞了她的房子結構。市政府官員現在說,蘇薩可以留下來,但拒絕修理她的房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