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索契到平昌 冬奧會走向中國?


在索契冬奧會閉幕式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把奧林匹克旗幟交給南韓平昌市市長李熙來。 (2014年2月23日)

在索契冬奧會閉幕式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把奧林匹克旗幟交給南韓平昌市市長李熙來。 (2014年2月23日)

俄羅斯索契與南韓平昌,這兩個相隔遙遠的城市其實並不陌生。

將近七年前,兩市曾激烈爭奪2014年的冬季奧運會主辦權。最後獲勝的是俄羅斯度假地索契,不過南韓平昌的支持者鍥而不捨,終於挫敗慕尼黑,拿下了2018年冬奧會的主辦權。

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車維德(Victor Cha)說,當年,平昌爭辦奧運的策略是強調奧運會如何能夠幫助改善朝鮮半島的關係,這可能是它輸給索契的一個原因。

他說:“國際奧委會不想被放到這樣的位置,不想被人告訴:如果把奧運主辦權給或者不給某個城市,是關係到與朝鮮政治和解程度的大事。”

雖然索契和平昌有過競爭的歷史,不過兩市的官員聯袂出席了索契冬奧會的閉幕式,傳遞了奧林匹克旗,象徵下屆冬奧會主辦權的移交。

*平昌應比索契問題少*

分析人士說,隨著平昌冬奧會的臨近,人們在索契冬奧會開幕前關注的很多問題,又會浮現在腦海。南韓社交協會(the Korea Society)副主席史蒂芬‧諾爾波(Stephen Noerper)說,儘管如此,在2018年冬奧會期間,對某些問題的反應可能不會像索契奧運那麼普遍。

他說:“顯然,這些問題包括政治自由化和民權自由、釋放政治犯以及對基礎設施建設、腐敗的擔心,還有奧運會的成本,索契奧運一般估計耗費了500億美元。”

專家們提到,平昌市目前計劃撥出的預算是20億美元,不過他們相信,南韓要劃出經費,用於KTX高速鐵路系統等項目,因此費用肯定不止20億。

車維德說,奧運會將給南韓一個機會,讓東道國能夠展示它的最新科技發展,並樹立一個現代南韓的形象。

“對任何主辦國家和城市來說,這都是一個國家願景和國家認同感的指標,”車維德說,“這些運動會成為某種界定國家發展或者國家發展某個特定階段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式。”
分析人士說,在東亞國家南韓為2018年平昌冬奧會做準備之際,如果有任何重大問題,那可能也與基礎設施無關。和索契不同,平昌已經有很多設施可以用於奧運會。

*北韓因素*

車維德說,批評者的主要焦點可能甚至不會對準南韓,惹人注意的更可能是北面的北韓。

“放大鏡可能會向北移,國際社會可能會關注北韓對人權的踐踏,”他說,“尤其是如果達成某種安排,或者派出某個聯合團隊,或者讓北邊主辦某些賽事。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認為,對北韓的壓力就會變得很大。”

他還警告說,如果政治焦點只是側重在一兩個重要問題的話,其它重要問題可能相對受到忽視。

朝鮮半島事務觀察人士說,雖然過去南北雙方討論過聯合組團參加奧運,但平昌冬奧會的組織者還沒有正式討論這種可能性,也不大可能聯合組隊。除了韓朝政治分歧外,雙方在如何組建聯合團隊的問題上無法達成妥協。

分析人士說,北韓方面建議過實行配額制,由南北雙方派出人數相等的隊員參加聯合團隊。而南韓則希望實行量才錄取,讓運動員參加選拔賽,不論原籍如何,成績最好者加入團隊。

根據官方網站,有71名南韓運動員參加了2014年的冬季奧運會,而北韓沒有一名運動員參加。南韓從索契摘回了八枚獎牌,包括三枚金牌。

諾爾波解釋說,在參加奧運會時,國家認同感對多數運動員都有重要意義,可是當南韓人試圖在奧運政治中摸索的時候,局面就變得複雜了,就算決策不涉及南北韓關係,也是如此。原名安賢洙的速滑名將維克多‧安(Victor Ahn)就是一個例子。

*早晚會在中國舉行? *

奧運會是激發國家自豪感的時刻,也是讓世界各國拋開分歧走到一起的時刻。車維德注意到,國際奧委會希望在過去不太重視的地方籌辦賽事。

“你可以打賭今後某一年冬奧會將在中國舉行,因為國際奧委會希望把冬奧會擴展到傳統區域之外,”車維德說,“所以,人們肯定會在亞洲地區看到更多的奧運會。顯然,國際奧委會到索契和平昌這樣的地方去辦比賽,是丟掉舊的,選擇新的。”
根據平昌2018冬奧會的官方網站,下一屆的冬奧會口號是“新地平線”,這也反映了讓冬奧會擴展到全球的設想。

國際奧委會說,希望平昌冬奧會能夠讓亞洲年輕一代見證冬季體育運動的力量,並且留下經久的影響,為未來的發展創造前所未有的潛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