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奧蘭多悲劇成為美國總統​​選舉中心議題


共和黨候選人川普6月3日在新罕布什爾州的曼徹斯特發表講話

共和黨候選人川普6月3日在新罕布什爾州的曼徹斯特發表講話

週日在佛羅里達奧蘭多發生的槍擊事件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起,現在它已經成為總統大選的中心議題。預測兩黨會提名的兩位總統候選人周一都就此事發表講話,但重點截然不同。

共和黨的唐納德·川普在新罕布什爾州的曼徹斯特向支持者發表講話,表述了他計劃的一種新模式,那就是暫時禁止所有非美國籍穆斯林進入美國。

川普告訴歡呼的支持者說:“當我獲勝後,我會暫停允許世界上那些針對美國、歐洲和我們的盟友犯有恐怖襲擊的地區的移民進入美國。我們不能允許成千上萬的人湧入我們的國家,這些人裡有很多與這個野蠻殺手的思考模式一致。”

有關“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一詞的辯論

川普還指責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可能的民主黨總統提名人克林頓,說他們的政策把美國暴露在攻擊之下。

“克林頓想允許激進伊斯蘭激進分子湧入我們的國家。他們把婦女奴隸化,他們謀殺同性戀。我不希望他們進入我們的國家。”

川普還嚴厲批評奧巴馬和克林頓,指責他們不願使用“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這個說法。

希拉里·克林頓在接受CNN訪問時談到這個問題,她說她並不是懼怕使用這個說法,而是她不想要“魔鬼化…並對一整個地區宣戰”。克林頓週一在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一次競選演說中確實用到了“激進聖戰分子”這個詞。

希拉里·克林頓在克利夫蘭演講(2016年6月13日)

克林頓呼籲團結

克林頓在克利夫蘭的演講以團結開場,在奧蘭多槍擊案之後呼籲全國團結起來。她說:“這是一個美國人需要團結的時刻。不論我們多少次經歷這樣的襲擊,它依舊一樣可怕。”

希拉里·克林頓還表示支持對槍支採取進一步管控,說她將優先揪出單槍匹馬行事的恐怖分子,並對川普提議的穆斯林禁令表示不滿。克林頓對歡呼的支持者說:“我們應當加強與這些社群的合作,而不是讓他們當替罪羊或者是孤立他們。”

奧巴馬在短暫的記者照相時間談到進一步管制槍支的必要性。奧巴馬在高層執法官員對奧蘭多慘劇的簡報會後表示:“我們的系統使得那些有精神問題,或者想要搞暴力的人能夠很快地得到很強大的武器,這是個問題。”

競選新焦點:恐怖主義

奧蘭多襲擊使得總統競選重新聚焦到恐怖主義這個話題,特別是如何制止這些單槍匹馬的襲擊行為。

但是川普此前關於制止穆斯林入境的提議重新得到關注,又引起了一些共和黨人的擔憂,他們害怕川普會讓共和黨的選民分裂。

“他是個性情多變的候選人,”華盛頓的兩黨政策中心的約翰·福捷(John Fortier)說,“我認為,有些時候他已經看起來變得溫順了,更像是共和黨的人,與黨內建制派講和了;可有的時候,他發表的評論實際上又把那些問題挑 起來了。所以,我不認為我們會看到唐納德·川普會發生那樣的變化。他就是他。”

不過一些共和黨人卻為川普點名奧巴馬總統和克林頓拒絕使用“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而歡呼叫好。這已經成為川普誓言甩掉政治正確的一個主要例子。

川普的挑戰:取悅基本盤的同時顯示總統風範

川普對奧蘭多屠殺的反應以及他先前在外交事務問題上的一些憑著直覺張口就說的評論,讓分析人士一直在問,他究竟能不能把自己從一名初選的角逐者轉化成為全國大選的候選人。

此刻,川普似乎更關心鞏固他在共和黨內的基本盤,而不是轉移政治重心,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容易被人接受的、面向全國的候選人。

“他需要抓住那些30%的熱情的基本盤,這些人真的是喜愛他,部分原因就是他說的話是除了他們之外我們大家都不喜歡聽 的,”布魯金斯學會的歐漢倫( Michael O'Hanlon)說,“所以,在說那些不招人喜歡的話與說那些聽起來像總統的話之間,他能夠維持一座橋樑嗎?或者,他能把兩者聯繫起來嗎?我不知道。”

根據最近的民調,在外交政策事務上,克林頓擁有明顯優勢。這些民調包括昆尼皮亞克大學和蓋洛普所做的民調。不過,昆尼皮亞克大學上個月的一項民調顯示,在哪位候選人在應對“伊斯蘭國”威脅方面更為強悍時,川普略有優勢。49%的受訪人認為是川普,41%的人選擇克林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