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要自由不要古拉格 莫斯科萬人上街呼籲釋放政治犯


這名示威者身後的標語是:新的古拉格是恥辱。(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這名示威者身後的標語是:新的古拉格是恥辱。(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 -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這個星期天再次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遊行。在不要古拉格監獄,以及打到秘密警察政權的口號聲中,示威者要求釋放政治犯。俄羅斯知識界人士說,隨著普京政權不斷收緊社會控制,越來越多的反對派人士或被迫流亡國外,或被投入監獄,政治犯問題變得日益尖銳,俄羅斯社會應給予更多關注。

*莫斯科市中心反政府大遊行*

成千上萬的俄羅斯民眾這個星期天再次走上莫斯科街頭參加了反政府示威遊行。示威群眾首先在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廣場附近集合,然後沿著林蔭花園大道行進到屠格涅夫廣場。持各種不同政治觀點的幾乎所有的反對派勢力,一些人權組織,生態環保團體和社會組織都參加了這次遊行。俄羅斯著名反對派人士納瓦爾尼,前政府副總理尼緬佐夫,雷日科夫,最受歡迎的作家貝科夫等人都參加了這次遊行。

莫斯科警方說,參加遊行的人數不到5千人。但遊行組織者認為,大約1萬2千人參加
了這次遊行。

*不同黨派 多種口號*

遊行隊伍中除了有大量的代表不同黨派和組織的旗幟外,還有許多諷刺嘲笑普京政府的漫畫,標語。一些示威者手中舉著目前流亡國外,或是被關押的政治犯的肖像。遊行群眾邊走邊不停地高呼口號。

這些口號有:打到(秘密警察)契卡政權,要自由,不要古拉格(監獄),釋放政治犯,俄羅斯不要普京,普京是小偷等。

*關注政治犯問題*

這次示威遊行的主要訴求是釋放政治犯。俄羅斯著名互聯網活動人士安東-諾西克說,雖然今天的政治犯人數無法同前蘇聯相提並論,但政治犯問題變得日益尖銳,俄羅斯社會應更多關注。

國際特赦曾多次呼籲俄羅斯當局立刻釋放所有政治犯。這家著名人權組織幾天前發表聲明呼籲更多的人參加這次遊行。聲明說,參加遊行不但支持政治犯,同時也是為了捍衛公民自由表達自己政治觀點的權利。

隨著當局不斷收緊對社會的控制並更嚴厲地打壓反對派,一些反對派人士被迫逃亡國外,其他許多人被捕。光是在普京去年就職總統前夕莫斯科5月6日的那次反政府示威中,就有數十人被正式逮捕起訴遭到審判。

*恐怖氣氛和新古拉格*

莫斯科電工薩克松諾夫胸前掛著兩塊標語牌,分別寫著俄羅斯目前的監獄體系就如同蘇聯時代的古拉格,以及停止卑鄙手段迫害政治犯。薩克松諾夫說,朋克樂團成員娜佳因為在莫斯科的救世主大教堂中演唱抨擊普京和東正教會歌曲被判刑。娜佳最近寫信揭露並絕食抗議她服刑監獄中的非人道和非法行為。

薩克松諾夫說:“從娜佳的信中可以看到,那里的恐怖氣氛就如同斯大林時代的古拉格集中營。當然,今天監獄中的死亡人數無法同古拉格相提并論,但恐怖氣氛保留了下來。”

薩克松諾夫說,蘇聯時代的持不同政見者們把每年的10月30日設定為政治犯日。兩天後他將到莫斯科前克格勃,也就是目前的聯邦安全局總部大樓前舉行單個人示威呼籲釋放政治犯。

*反對派被關入精神病院 克格勃手段重演*

莫斯科的一家法院最近判處反對派人士科先科去精神病院強制接受治療。科先科參與了去年5月6日的反政府示威。參加星期天遊行的科先科的姐姐克謝尼婭手舉著兄弟的肖像說,過去克格勃慣用的手段是指控持不同政見者患有精神疾病並把他們關入精神病院,現在當局使用完全相同的手法迫害反對派。但克謝尼婭說,社會上有非常多的人在幫助他們,關注同情他們的命運,因此她不感到孤獨。

克謝尼婭說,他們已經提出上訴,正等待上一級法院的裁決,因此科先科仍被關押在監獄中,尚未被送到精神病院,但她為自己的兄弟感到自豪。

克謝尼婭說:“他的健康狀況還不錯,他也在試圖保持良好的情緒,他這樣做很棒,展示了自己的勇氣。”

*保護北極生態 釋放綠色和平成員*

30多名來自世界各國的綠色和平組織成員上個月曾乘船示威抗議俄羅斯在北极地區開採石油污染環境被捕而關押至今。參加星期天遊行的知名社會活動人士,莫斯科郊外捍衛希姆基森林運動領導人切里科娃說:“我非常高興莫斯科能有這樣多的人參加今天的大規模遊行要求釋放政治犯。我們的主要口號是立刻釋放捍衛北極生態的環保人士。我們手中的白色折疊紙船象徵著北極。”

*公民社會趨於活躍*

切里科娃說,俄羅斯有35個城市星期天都舉行了相類似的活動要求釋放綠色和平組織成員,這說明俄羅斯公民社會趨於活躍。

正在興建的莫斯科到聖彼得堡的高速公路因為穿越希姆基森林破壞環境受到當地居民抗議。切里科娃本人和她領導的組織的活動多年來一直受到俄羅斯社會的關注。

*示威者:普京領導俄重復蘇聯解體命運*

參加星期天莫斯科遊行的一名來自俄羅斯科學院的學者說,普京帶領俄羅斯走的不是一條正確的道路。沿著這條路走下去俄羅斯將重覆蘇聯解體的命運。

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俄羅斯大使館前,以及俄羅斯主要城市薩馬拉等地,當天也舉行了要求釋放政治犯的示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