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議員憂中環軍用碼頭成示威熱點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城規會在爭議聲中一致通過,中環新海濱改劃軍事用地,設解放軍用碼頭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城規會在爭議聲中一致通過,中環新海濱改劃軍事用地,設解放軍用碼頭 (美國之音湯惠芸)

4名反對改劃中環軍用碼頭的香港社運人士,去年底闖入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示威,各人被控一項「無許可證進入禁區」罪,案件將押後至3月底進行第二次預審。香港城規會較早前通過中環海濱改劃軍事用地,有議員認為可能在中環出現向北京示威的熱點。

香港社交網絡群組「香港人優先」4名成員,去年底手持港英時代的香港旗,闖入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反對中環海濱填海區改劃解放軍用碼頭,要求解放軍撤出香港。4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指他們涉嫌觸犯《公安條例》,各被控一項「無許可證進入禁區」罪。

一月底首次提堂時,4名被告都否認控罪,獲准保釋,案件最近進行預審,不過其中一名15歲的未成年被告未找到律師代表,案件將押後至3月20日進行第二次預審。

中環新海濱改劃軍事用地過去一年引起很大爭議,負責審核的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接獲接近2萬份申述及意見,當中只有20份贊成改劃。不過,城規會2月中經閉門會議,委員一致通過中環新海濱改劃軍事用地,設解放軍用碼頭。

城規會主席周達明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委員作決定時已小心及詳細考慮相關因素,並達成一致意見,將交由特首及行政會議作最後決定。周達明認為,城規會跟足程序,不擔心有人提出司法覆核。

城規會發言人區潔英表示,委員考慮了1994年的中英《軍事用地協議》、《駐軍法》及整個改劃過程的歷史背景,認同有需要修訂大綱草圖,反映軍用碼頭實際用途。區潔英並表示,中環新海濱用地的「主用途」是軍用碼頭,海濱長廊只是「次用途」,港府將與解放軍駐港部隊商討開放細節。

反對中環海濱填海區改劃解放軍用碼頭的「中環海濱關注組」成員、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城規會可能是受到港府的壓力,以致收到超過95%的反對意見,仍然通過中環新海濱改劃軍事用地。

陳家洛表示,相關的改變在特首梁振英2012年3月上任後才突然提出,而且沒有諮詢公眾,之前整個中環海濱填海區的規劃都是公共休憩空間,他認為改劃軍事用途涉及複雜的法律問題。

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家洛認為﹐中環海濱改劃軍事用途涉及複雜法律問題 (美國之音記者 湯惠芸)

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家洛認為﹐中環海濱改劃軍事用途涉及複雜法律問題 (美國之音記者 湯惠芸)

陳家洛說:“一個表面上是公共空間,但變成軍事用地之後,意思即是要將它轉交給解放軍去管理。但是現在的《駐軍法》如果適用在這個0.3公頃的中環海濱上,就產生很大的法律問題,到底我們行「一國」的制度,還是行「兩制」的制度,是香港的法律還是中國的法律優先﹖我理解應該是中國的法律優先,因為《駐軍法》是一條全國性的法律直接適用香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要解放軍去管理、幫我們去運作一個公共空間、休憩用地,根本法律上是製造了很多、很多問題。”

陳家洛表示,改劃軍事用地一旦落實,將來香港市民或遊客可能在不知情下,進入表面是開放空間,實際上是行《駐軍法》的地方,因而誤闖禁區,而《駐軍法》沒有賦予解放軍有責任替公眾開放中環海濱或休憩用地,只有管理軍事設施的責任。

陳家洛說:“就算它現在告訴你,不如1、3、9、2、4、6某一個時間開放給市民,這個本身也是犯駁的,都可以理解為在《駐軍法》沒有賦予解放軍的權力、責任的情況下,它要去做這件事。那為何政府要解放軍做一些法律上是不容許它去做的事呢﹖這個是莫名其妙的做法,唯一的解釋是政府在2012年即是梁振英政府上台之後,改變初衷及想法,然後現在還在想辦法,如何處理自己製造的法律誤區及困局。”

問及有示威人士闖入解放軍駐港總部,抗議中環海濱填海區改劃解放軍用碼頭,將來改劃軍事用地落實,會不會成為示威熱點。陳家洛認為,整個規劃是個大笑話,將來可能在中環的心臟地帶,出現向北京示威的「聖地」。

陳家洛說:“我正是不想在中環的海濱心臟地帶,有一個叫做向中共、或者是向解放軍,以致向北京當局示威的「聖地」那樣。但可悲的是,我相信政府是聽不進去,一意孤行這樣做,現在這種做法除非你永久將它圍封,否則假裝開放空間的時候,自然就可以吸引到很多香港市民或者不同團體,去表達對中央可能不滿的不同訴求也說不定。”

陳家洛表示,城規會作出決定後,需要整理會議記錄,交給特首及行政會議作最後定奪,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是關鍵期,中環海濱關注組會考慮不同的途徑,不排除提出司法覆核,反對將中環海濱改劃軍事用途。

不過,陳家洛強調,司法覆核的門檻相當高,為免將來引起更大爭議,他認為當局應該採取最初的規劃,將中環新填海區全部用作公共空間,只預留150米的空間方便有需要的時候,解放軍的艦艇可以泊岸,這個安排是解放軍有需要時臨時封閉,主權移交前皇后、天星碼頭都有這樣的臨時安排。

目前計劃作解放軍用碼頭的0.3公頃,即是大約3萬平方呎的用地,以鐵絲網圍封,解放軍及公眾人士暫時都不能使用。

曾經在澳洲悉尼定居、回港十多年的香港市民何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贊成中環海濱改劃解放軍用碼頭,不擔心將來有可能誤闖禁區。

香港市民何先生贊成中環海濱改劃解放軍軍用碼頭 (美國之音記者 湯惠芸)

香港市民何先生贊成中環海濱改劃解放軍軍用碼頭 (美國之音記者 湯惠芸)

何先生說:“我覺得可以,因為我在澳洲悉尼的海軍碼頭都是在市中心裡面,我在當地20多年都沒有這個問題,可能香港人暫時不習慣,其實全世界都是這樣,很多國家的軍事碼頭都在市中心,我個人覺得不會誤闖禁區,因為外國經驗我自己都未試過,以及在外國會變成一個景點,很多軍艦泊在這裡,很多人喜歡看這些東西。”

有時在中環海濱跑步的香港市民李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目前大片海濱用地被鐵絲網圍封,市民不能夠進入很浪費,也擔心將來改劃解放軍碼頭的話,不知道何時開放、何時封閉,可能誤闖軍事禁區。

李先生說:“是呀,都會(擔心誤闖軍事禁區),以及封了都不方便,想跑步的話,這一區也不知道能否進來。”

李先生認為,如果可以一直沿著海濱跑步、欣賞海景會比較舒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