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六四27週年論壇 探討中港民主發展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研討會紀念六四事件27週年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研討會紀念六四事件27週年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宗教團體最近舉辦研討會,探討六四事件與中港兩地民主發展。有參加者關注香港年輕人的本土思潮,認為六四事件與香港新一代無關,建議支聯會將悼念六四擴大到全球華人團結,對抗北京的極權統治。有學者表示,本土派以及學生組織認為,六四紀念活動應該遍地開花,但可能出現爭拗氣氛導致六四紀念活動的參與人數減少。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香港基督徒學會等多個宗教團體,最近舉辦題為「從威權到極權的中國現況」六四27週年研討會,邀請學者、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代表出席,探討六四事件與中港兩地民主發展。

中共對公民社會打壓加劇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張耀良在研討會表示,中國面臨主要的問題是,當權者將追求公平、正義的公民社會當作一種威脅,中共從社會基層起家,了解到民間力量可以推翻中共政權,所以中共數十年來一直打壓民間力量。

張耀良認為,如果中共有朝一日倒台,就好像前蘇聯一樣,不是由外力武裝入侵,也不是由於國內的武裝革命,即是沒有外來戰爭或者內部動亂,而是蘇聯的體制差,自己壓死自己。

張耀良說:“而我覺得中國面臨的危機,就是如果有一日它是倒的話呢,不是因為有日本或者美國跟它打仗,我想這些國家無興趣跟它打仗,老百姓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去武裝革命,這是無可能的,有一日它面對的危機,就是它自己的潰敗,自己壓死自己、自己壓垮自己。”

中國民眾對公民社會需求壓不住

張耀良表示,對中國公民社會發展有悲觀與不悲觀。他認為悲觀是北京對公民社會的打壓越來越加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公民社會的打壓,比他的前任胡錦濤更規範化,不過,張耀良表示,中國民眾對公民社會的需求是壓不住。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張耀良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張耀良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張耀良說:“因為這個社會始終都是有矛盾,社會就會有反抗、有回應,而中國社會的而且確有一大群,底層有大部份人關心這個社會的衝突及矛盾,他們自然會做出回應。他們可以有組織、可以非組織、可以鬆散的組織、可以是不同形式的組織,他們用很多不同的方法來做回應。所以(中國的)公民社會我自己的看法呢,我自己的觀察呢,並不悲觀的,因為已經很壞的了。”

習近平上台後實施高度集權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在研討會上表示,習近平上台後實施高度集權,除了黨政軍,甚至以往由總理掌管的經濟政策,習近平也接管,這種高度集權的領導,在已故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去世之後已經少有。呂秉權表示,習近平反普世價值,推行「七不講」,包括不講西方社會意識型態、公民社會、新聞自由、三權分立等,對於大學的箝制也是相當厲害。

呂秉權並表示,習近平到底是推行「中國的民主」,還是「中國式民主」仍然有待觀察,但目前中國仍然沒有任何有意義的選舉。

呂秉權說:“當越共的總書記都用差額選舉的時候,中共還未有一些有意義的差額選舉,地方基層的人大選舉,你獨立候選人、是它(中共)一些不能控制的候選人、你素人、散兵這些,你死定,是被打壓,不可以出來參選,即使憲法是保障人民有這種權利都好。”

中國不會讓香港有實質民主

呂秉權表示,香港的大環境其實是受到中國政治氣候的籠罩,習近平的強勢執政將會持續,而2021年將會是中共一百週年黨慶,這是習近平的頭等大事,呂秉權估計,習近平不會給香港有實質的民主。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呂秉權說:“只要搞到香港好好睇睇,所謂繁榮穩定,好像張德江不斷灌輸,你是經濟城市,不要再爭取民主,變成新加坡那樣「大家開飯」。”

有參與論壇的家長提問表示,他兩個兒女都是就讀天主教學校,女兒明年升中學,正考慮是否讓她繼續讀天主教中學,因為他留意到近年的宗教教育,加入很多愛國洗腦教育。

香港家長指教會學校有洗腦教育

一名香港家長說:“講宗教的課堂,會講愛國洗腦教育,而且洗得很難看。第二點是,我要強調是嘉諾撒會的學校。第二點是,普教中、用普通話的時間愈來愈長,變成影響到做功課的時間,聆聽普通話以及做拼音那些,花很長時間,要媽媽搞到一、兩點都不能睡覺,也影響到其他學科的學習。第三是一年有很多活動,但是參觀警署特別多,我不知為甚麼,一年4次參觀警署,做這些公關活動,我自己比較失望,為何天主教學校會搞到這樣,何況中國有一個威權和極權慢慢滲入來香港,為何天主教學校會發生這樣的情形。”

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回應提問表示,有機會他會到相關學校談談,他強調按照目前香港的教育制度,每間學校本身有法團校董會,即使是辦學團體,對某一間學校的影響其實很低。

夏志誠說:“所以我會建議你,以家長的身份,或者聯同其他與你有同感的家長們,可以向該學校的法團校董會表達,是最有效用。”

現場觀眾建議六四團結全球華人

有現場觀眾提問表示,香港年輕人的本土思潮,認為六四事件與香港新一代無關,他建議支聯會將悼念六四擴大到全球華人團結,對抗北京的極權統治。

其中一名現場觀眾說:“年年六四都有差不多十萬,或者超過十萬人去參加(維園燭光集會),也是很多國內(中國)的人去參加,我覺得六四其實應該是中國人民、香港的人民,或者應該是全球的華人,除了悼念之外,應該是一個起點,即是一個團結的起點。這些不是人民的錯,是極權政府的錯,人民應該是團結起來,如何去對抗這個惡魔。”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以往在電視台擔任中國組記者時,與一些大陸官員接觸,他們認為六四事件是禁忌和死穴,如果香港大專院校學生,因為本土思潮切割,而對六四事件這種人類的大罪行可以忘記的話,呂秉權認為是不應該,其實當年中國的學生,與今日香港學生的理想都是差不多。

學者指本土不應該切割悼念六四

呂秉權說:“但是他們(中國學生)為了這種理想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這樣就一世,而我們香港作為一個相對安全以及富庶的環境,我們是否這樣容易,這麼輕易就放過一個不仁不義的政權的罪行呢﹖我覺得這件事情一定要咬緊牙根,繼續追究下去,不是說是不是中國人這麼簡單,而是說大家都有那種對民主的追求,對暴政那種聲討。”

對於本土派以及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認為,六四紀念活動應該遍地開花,呂秉權表示,要視乎遍地開花的效果,他擔心爭拗的氣氛會導致參與各個六四紀念活動的人數都減少。

呂秉權說:“據我理解有一些國安會去維園(燭光集會)那裡看,也會看看本土的勢力發展成怎樣,如果本土的遍地開花,開了很多個維園在不同的地方當然好,但是如果因為這些遍地開花,而令到大家的人數反而雙方都少,因為那種爭拗的氣氛,令到人們對於這個集會寧願不去了,這樣反而不好。”

香港眾志發表六四立場十問十答

新成立、以香港前途自決為訴求的政黨香港眾志,最近在社交網站發表「六四立場:十問十答」。香港眾志表示,支持平反六四。八九民運初衷是在大陸實行改革開放的經濟轉型中,追求清廉富強的政制革新,但中共專權者為穩固既得利益,肆意扭曲人民追求的美好願景,血洗民眾,暴力鎮壓民運人士以及支持民主進程的百姓,身為有良知的人,定必譴責不仁暴政。這錯誤定性理應平反。

至於香港人是否需要建設民主中國﹖香港眾志表示,會將建設香港民主根基、建立自主的社經狀況,以及香港人的主體性為優先。對一些香港人而言,建設民主中國是一種策略,大於一種必然責任;有人會視建設民主中國是促進香港民主的一個手段。兩地的民主化一直互為影響,香港眾志面對這個地緣政治的現實,會以務實的態度應對。

而六四對香港的意義,香港眾志表示,八九民運期間,香港民眾積極投入,八九民運和六四屠城成為香港人其中一項極為重要的政治啟蒙事件,亦是香港本地歷史無法割捨的一部份。六四對港人而言是一種印記,持續提醒港人中共的暴政、促使港人更致力追求民主。

香港眾志認為,面對六四,港人不能只停留在悼念,必需深刻反思八九民運的主張和精神,以此作為推動今日抗爭的能量,以實質行動推動變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