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能否指望18大重啟政經改革?

  • 木風

經過30多年的快速經濟發展,中國的經濟、社會和政治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研究中國的專家們普遍都看到,權力腐敗、貧富差距、國企壟斷、群體事件、社會矛盾、環境生態等多種深層的矛盾大大惡化,相互交織,對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構成了嚴重的挑戰。不少專家早就發出嚴厲的呼籲,當局如不盡快啟動新一輪政治和經濟改革,中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都會面臨嚴重的危機。

*李成:不改革,中國處境會非常困難*

但中共18大是否能夠給中國帶來人們所期待的、急需的政治和經濟改革呢?對這個問題,海外的專家們並不樂觀。華盛頓重要智囊機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李成表示,隨著中國經濟的座大,利益集團勢力的增長,中共領導層對待政治改革和經濟改革的態度也變得越來越複雜。常委們有的贊成經濟改革,但對政治改革比較冷淡,而有些雖然主張進行政改,但對經改並不上心。

李成對美國之音說,外界對新一屆政治局常委的構成有很多猜測,但最後會是甚麼樣子誰都不知道。無法根據未來常委們的改革意識來預測新一屆領導層推動改革的意愿。但有一點很清楚,李成強調,這就是中共目前面臨巨大的挑戰。如果不盡快進行大幅度的政治改革,加快法治建設,扭轉國金民退的趨勢,中國的處境將會非常困難。

*陳破空:常委制不利于啟動重大改革*

曾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的時事評論員陳破空對18大能夠啟動新一輪改革持強烈的懷疑態度。他指出,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個人專斷結束之後,常委的確定方式是由新老兩代領導人秘密協商,安插親信,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最後達成妥協。這樣做的結果是,常委們大多要效忠於名義上退休的老人,對新領導人構成掣肘。

陳破空還說,九常委各管一攤,代表著不同的既得利益集團,經營著自己的獨立王國,互不服氣,互不買賬,使得常委會上要就一些大幅度的改革措施形成一致意見變得非常困難。陳破空對美國之音說:“常委們平權的結果是,常委內既無民主也無集中。溫家寶要求改革,卻無法實施。立法、政協不合作。吳邦國公開反對西化,提出五不搞,反對三權分立。”

陳破空認為,在胡錦濤上任的10年中,中國的經濟改革一直陷入停滯。經濟學家們稱之為“停頓的十年”。 他認為,這兩個現象並不是一種巧合,而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產生方式所決定的。從現在看,中共18大在這個問題上不可能有所突破。因此,至少在18大會議到一中全會之間,中共不會推出重大的改革措施。

*胡鞍鋼:常委制乃中國的政治優勢*

不過中國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對常委分工制度有不同的評價。他在七月發表的“輝煌十年,中國成功之道在哪裡”的文章中稱這個制度是“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是中國決策正確、發展成功的最關鍵的政治條件。”胡鞍鋼認為,九名常委“分別代表黨、國家和軍隊等八大領導機構,分工合作與協調合力,形成了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

*金鍾:常委班子應走向決策科學化*

但是,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鍾則指出,現在的常委制並不是一個智庫型的參謀部,常委會的決策系統談不上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金鍾表示,中央常委與其說是一個科學的決策體系還不如說是一個“分工負責、各管一方的寡頭決策班子”更為准確。

金鍾認為,中共如果有意在黨內實行改革嘗試,常委班子的科學、專業和問責制是不容回避的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