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訪民籲聯合國機構關注曹順利失蹤事件

  • 葉兵

曹順利失踪後,一些上訪維權者到其住處表示聲援。 (權利運動網圖片)

曹順利失踪後,一些上訪維權者到其住處表示聲援。 (權利運動網圖片)

北京被強拆戶劉曉芳自從6月中旬以來跟曹順利等數十名中國維權者一道堅守中國外交部門外,要求參與國家人權報告撰寫過程。她對美國之音表示,她9月11日晚上跟曹順利在外交部外面分手後再就跟她失去聯絡,但是據維權網站人士轉述的消息,曹順利一兩天之後在首都機場要出境前往日內瓦參加聯合國人權培訓時被攔截,然後被兩名機場工作人員帶離機場,之後下落不明。

劉曉芳表示,曹順利失蹤事件引起許多維權__人士和海外媒體的關注,在北京的眾多訪民發起了到轄區派出所尋找曹順利的行動。劉曉芳引述訪民韋淑英的話說,派出所人員稱,你們不要找了,曹順利已經在9月28日被刑拘,被關在北京第一監獄。據這位訪民轉述,派出所人員說,他們也不願意抓人,是外交部下令不准放走曹順利。不過,劉曉芳指出,有國外媒體報道說曹順利已被證實逮捕,這是誤傳,當局不大可能未經審判就把曹順利送進關押被判刑人員的監獄。

劉曉芳認為,曹順利既然是在準備出境參加聯合國人權培訓活動,聯合國相關機構有義務向北京當局表達關注,要求作出解釋。

她說:“畢竟這是由於國際上的會議和國際上發生的這麼一個動作,她才被中國的警方也好,或是國保也好,帶走。現在,從派出所發話出來,她已經被刑拘了。 這種行為,我覺得,就是對人權的侵犯嘛。本身就是不應該發生的事。也不允許這麼出現的。你作為一個加入國際人權—聯合國的這麼一個組織。”

日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在推特上表示,我希望有當地志願者把曹順利形象的抗議牌子舉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場外。胡佳表示,曹順利的遭遇應當成為10月22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焦點。

多年前曾跟胡佳共同推動關注愛滋病和相關人權活動的活動人士萬延海在推特上則表示,10月22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審議中國人權狀況的時間只有210分鍾,曹順利的事情只要提出一次,即可記錄在案。他認為,聯合國審議中國人權的這四年一次的機會應該過問更多議題。

在北京的劉曉芳披露,她幫助曹順利請了一位律師,但曹順利的弟弟等家屬迫於當局壓力,至今不敢委託請律師去保障曹順利的公民合法權益,甚至目前連曹順利究竟在哪裡關押都不知道。

她說:“他有一個想法,就是說,怕把事情鬧大以後,本來不想判她,倒把他姐姐給判了。我就說,這個東西你不要輕信他們。因為他去找派出所了。我就想這裡面可能派出所有威脅他們,有壓力。咱們說,給他壓力了。”

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希望採訪曹順利家人,請劉曉芳代為聯繫,但是稍後得知採訪請求被曹順利的弟弟婉拒。

劉曉芳指出,北京警方在曹順利失蹤後對在外交部門前等待官方答复的訪民們採取的清場行動比以往有所升級,加上了拍照、按指紋和抽血等項措施。

她說:“它要抽血。按照一般的說,要做DNA?這是什麼意思我不太清楚。我在這上面知識也比較少。但是按照它這做法是升級了。給我的印像是升級了。它不是以前的態度。”

曹順利曾在北京大學學習法律,擁有碩士學位,參加維權活動已有數年。

四年前,中國國務院和外交部開始發表國家人權行動計劃,這是中國第一次以人權為主題制定的的國家規劃。當局稱該計劃是在中國政府各有關部門和社會各界廣泛參與下制定的。但是,要求參與撰寫國家人權報告的訪民們認為,有關的計劃和報告沒有如實反映中國的人權現狀,編寫報告的一些重要信息也未公開。

6月18日以來,曹順利、葛智慧、劉曉芳等數十名北京當地居民和外地訪民幾乎每天聚集在中國外交部外面,敦促外交部公開人權報告的相關信息,並要求參與撰寫中國人權報告,以反映真實的中國人權狀況。訪民們希望把他們所經歷的黑監獄、被勞教和暴力毆打、虐待折磨等中國普遍存在的人權現狀如實地寫進國家人權報告。

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規定,聯合國192個國家都有義務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本國的國家人權報告,按照聯合國的安排,今年10月22日,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審議中國國家人權報告的日子。中國外交部相關部門7月22日已經把中國國家人權報告提交給總部設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