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魏京生:26週年,“六四”精神阻擋不了

  • 斯洋

2015年5月30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連續第26年主辦“六四”紀念會(VOA視頻截圖)

2015年5月30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連續第26年主辦“六四”紀念會(VOA視頻截圖)

華盛頓 - 2015年5月30日(星期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連續第26年主辦“六四”紀念會,悼念在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中犧牲的人。流亡海外的資深民運人士魏京生說,“六四”追求民主和人權的精神在26年後並不會被磨滅。還有海外新生一代表示,紀念“六四”是他們的社會責任。

2015年5月30日晚上7點半至9點半,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前的公園內,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為“六四” 26週年舉辦了紀念燭光晚會。

魏京生在1989年學運開始的十年前就因為從事民主活動而入獄了。這位資深民運人士在這次紀念會上說,也許對一些人來說,26年前發生在北京的屠殺已經是遙遠的記憶,而且,由於中國共產黨對“六四”的封鎖,很多中國年輕人並不知道“六四”事件,但是,他說,他並不擔心“六四”精神會消亡, 也不擔心中國“民主化”後繼無人。

他說: “他說,‘中國民主化是不是會後繼無人了’,我說:‘不會的’。他可以不知道‘六四’,但是,他知道他自己需要受到別人的尊重,要人權,要過好日子,中國要有民主,他知道這個,那麼這就是‘六四’的精神, 這個精神是磨滅不了的, 也阻擋不了的。”

魏京生承認與以前相比,因為種種原因,來參加紀念會的人數顯著下降。

古懿是來參加“六四”26週年紀念的新生一代。他目前是美國喬治亞大學的博士研究生,他前不久起草了一封《六四26周年致國內同學的公開信》,遭到中國官方傳媒的批判。

他在紀念會上解釋了自己當初寫這份公開信的原因。

他說﹕“這次我們起草了這封六四公開信,是因為我們留學海外,接觸到了非常多的當年在國內很難接觸到的資訊,知道了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26年前曾經發生過這麼慘絕人寰的一幕,而真相至今被掩蓋、被篡改,而當年的幸存者依然被騷擾和監禁, 而當年的犧牲者一直被無名化,我們感覺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有這個責任把真相講出來,特別是讓我們的同齡人,讓國內的朋友們知道,這樣那些六四犧牲者的鮮血才不會白流。”

古懿承認,自己也曾擔心,也曾害怕,但是,他最終選擇這樣做,是希望自己的後代不會像自己一樣害怕。

吳建民是“六四”事件的參與者之一。他曾經是南京高自聯的領導人之一。因為“六四”他曾被投入監獄7年。一個月前,他剛剛離開中國來到美國。

他說,紀念“六四”還因為“六四”之後,“血痕“還在加深。“因為26年來,中共並沒有改變他們所執行的一貫路線,並沒有讓中國的政治改革和民主革命有所推進,而相反從去年開始,我們見到了類似像郭玉閃、浦志強、于世文等,因為他們追求自由,先後又走入了我曾經走過的牢房。對這些自由人士的打壓,顯然是跟我們推進法治中國、憲政中國所完全違背的。”

中共對異議人士的打壓自“六四”之後一直在繼續,最近幾年有上升的趨勢。包括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記者高瑜、維權律師浦志強在內的一些異議人士仍被關押。全美學自聯將2015年的“自由精神獎”頒給了今年4月被判有期徒刑七年的高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