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錢權系列(2):美國的政治任命

  • 美國之音

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資料圖片)

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資料圖片)

華盛頓 - 談到中國腐敗現象,一個常用詞就是“政商勾結”。也有人說,其實在美國,商人和政客的關係就非常緊密,有人昨天經商,今天做官,明天又去經商。這就涉及到美國的官員制度。商人不僅可能經過民選擔任總統等公職,美國政府中還有大批政治委任官,其中不乏富家翁被“欽點”做官。這種制度是不是大眾所想像的“買官賣官”?

*一人當選 眾人升官*

所謂政治任命官,也就是“政務官”,在聯邦系統中,就是由總統直接任命,充當某個官職的人。在外交和國內領域都可以使用這個程序。很多政治任命的官員領導著廣大公務員,但和這些飯碗相對牢靠、政治中立的公務員不同,政治委任官員憑總統喜好效力,總統不喜歡他了,或者總統卸任了,他的官位也就沒了。

美國聯邦政府非軍職僱員大約有270萬人。聯邦政府中的政治委任職務大約在3000到4000個之間。這其中有大約1500個職位需要參議院批准,這些要職包括部長、副部長和助理部長以及駐外大使。其他不需要參議院批准,包括總統的各類顧問和大小幕僚,有些職務是由總統任命的人來任命。

政治任命的起源於19世紀20年代,當時這個系統被稱為“分肥制度”(Spoils System), 意思就是將政府官職分配給獲勝者的家人、朋友或者幫助競選的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不過,這個“得道”之人是民眾投票選出來的,選民投票的時候,就預料到這個候選人會提攜他的一班人馬。

*才財兼備 有路好走*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政治任命似乎只需要裙帶關係。不過,托森大學政治學教授瑪莎庫瑪說,時代發展到現在,這個系統已經非常不同了。她說:“到了工業社會之後,政府需要處理的問題更加複雜多樣化,所以你需要專業人才。隨著時間推移,政治任命者也需要是有專業知識的人。”

當然,如果你擁有專業技能,肯定不會因為你還有實力在總統競選時助過一臂之力而被排除出提名人選名單。去年卸任的前白宮發言人卡尼就說過:“給予競選捐款並不能保證你在新政府中任職,但肯定不會對此造成阻礙。”

*球星獻金 出任大使*

在奧巴馬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外交官員的政治任命比例達37%,而在第二任期更高達53%。批評人士認為奧巴馬向資助者許諾職務以換取政治獻金。

曾任芝加哥白襪隊球員的馬克吉爾伯特被奧巴馬任命為駐新西蘭大使。吉爾伯特不僅曾為總統喜愛的芝加哥白襪隊效力,自2007年起他總計為民主黨捐款超過3百萬美元,更是在奧巴馬2012年的總統競選中出錢出力。

無獨有偶,被奧巴馬委任為駐匈牙利大使的貝爾是荷里活的肥皂劇製片人,她本身沒有任何外交經驗,但據《紐約時報》報導的數據,她在2011年到2012年間為奧巴馬競選籌集超過兩百萬美金。她在接受參議院質詢的時候,對美國在匈牙利的核心利益是甚麼這樣的問題支支吾吾,受到傳媒質疑。

瑪莎庫瑪教授說,外交任命與其他的政治任命有所不同,有著大眾常說的三七開原則。她說:“一般來說,有70%的大使是職業外交官,另外30%是純粹的政治任命。而政治任命大使一般不會被派到敏感國家。”

這30%的政治委任官一般來說都是對在競選中支持自己陣營的人的一種嘉獎,他們不需要有外交經驗,一般被安排在與美國關係良好的發達國家。在這些國家,外交人員不會涉及敏感的事件,主要職責是進行各種社交活動,維持盟國關係,而擁有人脈的商人和名流也許在這些國家更能如魚得水。

另外的70% 由經驗豐富的職業外交官擔任,他們經過了嚴格的考核和篩選過程。

*雖有欽點 程序繁雜*

但不可否認的是,不管是外交還是國內部門,領導美國政府各部門的很多政治委任官是“社會賢達”空降做官,並不是在政府機關從“基層”一步步做起的。這種實踐難免讓人聯想到“權錢交易”和“買官賣官”。

目前任美國IBM公司合伙人的約翰卡曼斯基為該公司政府商業關係提供咨詢服務。他曾經在政府任職,還擔任過政治任命的官職。與很多政治委任官不同的是,他本人是在“基層”一步步做起來的。卡曼斯基因在政府問責辦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糾正績效工作表現出色,受到當時的副總統戈爾的推薦,在 1993年到2001年負責監管當時的全國政府績效改革(National Performance Review)。卡曼斯基說,雖然被“欽點”,擔任這種政治委任的官職還是需要經過嚴格的程序。

他說:“我被任命的時候,需要填一份15-20頁長的問卷,這是關於我的道德水准和職業能力。之後,一名調查員拿著問卷,調查每一個條款的真實性。我還填了一份財務報表。除此之外,如果你的工作與情報有關,你還得通過安全級別審查”。

那麼,政治任命的過程大概要多久呢?約翰卡曼斯基說,對他來說,這整個過程花費了1個月,但這是因為他原來就在政府工作,已經可以免去很多文件。他說,一般來說,不需要參議院批准的職位大概需要三個月左右的程序,而需要參議院批准的職位則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夠讓被提名人上任,甚至可能被永遠封殺。

*做官虧錢 就業不穩*

升官能發財嗎?庫瑪教授說,選擇政治任命意味著做官將放棄自己的一些利益。她說:“聯邦政府操守辦公室會讓你填一張表,列出你所有的股票,然後檢查是否存在利益衝突。如果你未來的工作與你所持股票的公司有利益衝突,就得賣掉他們所有的股票。”

所以,棄商從政,不僅不能發財,還要為了事業付出錢財上的損失。一些高官辭職的理由就是家庭收入不夠。保爾森2006年被小布殊總統委任為財政部長之前是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的首席執行官,在2005年掙了3800萬美元。傳媒當時報導說,納稅人付給予保爾森的部長的20萬年薪也就比高盛集團派給他的專車和司機的一年費用多了那麼一點點。

另外,與中國不同的是,美國的這些領導幹部還是“臨時工”,不能指望一輩子做官。政黨輪替時,失利的黨派一時間會有大批失業者。

*官商轉換 民間發財*

總體來說,美國的政治任命系統為民選官員招聘助手以及政府選拔人才提供了體制上的捷徑。這些人在任內收入並不高,也沒有“鐵飯碗”,但是他們有了在政府做事的經驗,還積聚了廣博的人際網,這使得他們在從公職退下之後,往往成為私營企業爭搶的對象。

就拿長期從政的拜登來說,這位副總統是參議員出身,妻子長年做教師,他曾笑稱自己是國會最窮的議員。如今,拜登的年薪是23萬美元,夫人寫書賺了稿費,按照白宮公布的2013年納稅表,拜登夫婦調整後的全年毛收入是40萬美元出頭。跟大公司高管比,這位世界第一經濟實體二號領導人的收入只是零頭。不過,如果他2017年1月卸任,到民間發展,寫書,演講,列席公司董事會,等等,肯定就再也不會“哭窮”了。然而,假如拜登“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繼續競選總統而且真的當選,那只能繼續忍受個人經濟上的損失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