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水利工程爭論

  • 申華

江西一所中學的學生手捧地球儀,紀念地球日,宣揚環保(2011年4月19日)

江西一所中學的學生手捧地球儀,紀念地球日,宣揚環保(2011年4月19日)

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大型水利工程論證最近再度舉行。有專家說,工程將給鄱陽湖濕地生態帶來“毀滅性影響”。支持者則表示,這項“湖控工程”可解決當地嚴重水荒,利國,利民,利湖。國際湖泊問題專家說,重大環境生態議題決策應引入司法程序。

中國國家發改委7月25日召開鄱陽湖水利樞紐工程項目論證。這是2013年後江西省政府第二次推動這項工程。最新報道說,二審依然沒有立項結論。也有報道說,論證相關結果可能近期發佈,而且一旦審批通過,工程上馬主動權就“交到當地政府手裡”,不久的將來,鄱陽湖中可能出現綿延約2.8公里長的一條攔湖大閘。

鄱陽湖是中國最大淡水湖,也是長江中下游僅有的兩大江湖相連的湖泊之一。該湖生態地1992年列入 《國際重要濕地名錄》,是中國加入“世界生命湖泊網”的唯一代表。八十七種鳥類在此過冬,其中包括在鄱陽湖過冬的11種瀕危物種。不過,長江葛洲壩建成後鄱陽湖頻現“水荒”,湖底龜裂裸露,受影響人口400萬,晚稻300萬畝,沿湖經濟生活遭到顛覆威脅。

報道說,擬議中的鄱陽湖水利樞紐工程將為“開放式全閘”,由97孔16米寬的常泄水閘以及4孔60米寬的大孔閘組成,並且還有江豚和魚類洄游通道。因此有官員說,工程是湖中建“閘”,而非建“壩”。這項“湖控工程”,功能上“攔水不發電”,調度上“調枯不控洪”,統一調度單位是長江委員會。

中科院南京湖泊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姜家虎強烈反對鄱陽湖水利工程。

他對美國之音說:“一個憂慮是,工程對江鵠等洄游生物影響比較大。另外,江團的洄游通道也被切斷。第二,大壩一建,水位抬高,控制在穩定水位,這樣苔草等濕地系統就沒有了,就會威脅到白鶴等鳥類,它們也就沒有了,這關係到遷徙鳥類的安全。再者就是魚類,還會影響到黃鶴的安全,等等。”

針對工程藍圖中所謂“魚類洄游通道”設計,姜家虎一語驚人。

他對美國之音說:“那是騙人的,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的葛洲壩也有魚類洄游通道,但是沒有發現有魚往上走,那魚是不可能聽你指揮的。”

都昌在線主編袁奇認為,鄱陽湖水利工程與官方利益有關。他說,鄱陽湖周邊地方政府高度重視GDP增長。以都昌縣委書記和縣長為例,他們不在乎政策對十年之後環境的影響,只關心今年GDP增長,創造多少就業,新建住房狀況。另外,湖水面積縮減之後,湖床就成為可開發土地。官員都想趁此良機增加財政收入。

中國非政府組織“公共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對美國之音說,鄱陽湖建壩問題,江西方面一直想推進,但是一直存在不同聲音,目前還是處於論證的狀態。他說,信息公開是公眾參與的前提,近年來中國在公共項目信息公開方面有所進步,不過還應加大信息公開力度。

馬軍說﹕“環境決策應該能夠廣泛聽取各界聲音,這非常重要。但是前提是充分信息公開。然後還要有一個公眾充分參與的流程。在這方面,比之長江三峽工程,中國已經有了更多進展。但是,環評過程中的公眾參與決策,還需要進一步加強。”

中國《每日經濟新聞》援引江西省水利廳副廳長朱來友的話說,鄱陽湖水利工程目的是解決湖區連續出現的秋季枯水問題,深遠意義在於遏制鄱陽湖退化。設在南昌的“山江湖可持續發展促進會”負責人廖國朝表示,很多省份受益三峽大壩發電,而江西省鄱陽湖卻為此付出了代價。

中國媒體報道顯示,中國國家水利部和農業部支持這項工程建設,持部分保留意見的單位包括中國國家環保部和林業部。原江西省副省長、鄱陽湖水利工程大力推動者胡振鵬則表示,“即使現在不立項,我保證5年後會立項”。

布萊恩卡坦扎羅是美國佛羅里達州“湖泊專家”(The Lake Experts) 機構的環境問題學者,他說,解決湖泊等類似環境議題的最終途徑,應是具有司法權的論證機制,其運作依據是獨立的法律法規以及各方嚴密科學論證。

他說﹕“我非常熟悉這一系統在佛州的運作。採用司法途徑解決環境項目方面,佛州在美國是比較積極的州。即使我們有這樣一個系統,我也並不認為,這一司法系統沒有偏見,不過,論證應該最終在司法權威下開始。”

布萊恩說,美國的重大環境項目問題都要通過具有法律地位的科學論證,不過他強調,這個體系也並不能完全排除非科學因素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