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學者如何解讀北韓氫彈試驗

  • 葉兵

北韓人民一起觀看氫彈試驗宣佈的電視節目(2016年1月6日)

北韓人民一起觀看氫彈試驗宣佈的電視節目(2016年1月6日)

1月6日,平壤宣佈成功進行了北韓的第一枚氫彈試驗,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譴責。中國政府作出了強烈反應,表示堅決反對。美國之音駐北京記者葉兵電話採訪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的朝核問題研究員楊希雨,請他對這一事件及其可能產生的影響做了分析。楊希雨先生曾在中國外交部擔任朝鮮半島事務辦公室主任,參加過北京朝核問題六方會談。

記者:你覺得這次北韓核試驗肯定是氫彈試驗嗎?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資料照片)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資料照片)

楊希雨說:“我認為目前除了北韓的內部專家,沒有任何人敢斷言是或不是。唯一的一個根據就是北韓自己宣布是氫彈試驗,所以目前我們判斷是不是都沒有扎實的根據。”

“有一個引起猜疑的是,氫彈試驗的當量是很大的,和以前進行的(核試驗)是不一樣的。核裂變引起的震動,從這次地震的程度看,和以前進行的試驗相差不大。這是引起人們猜疑、具有一定技術指標的猜疑,就是為甚麼是氫彈試驗,但和以前的震動是差不多的。但這僅僅是猜疑的依據之一,不可能用一個猜疑的依據做出肯定或否定的答案,我自己目前為止還無法判斷。”

記者:如果像北韓宣稱的那樣是一次氫彈試驗的話, 將意味著甚麼?

楊希雨說:“意味著北韓的核武器是向兩個方向同時發展:小型化和巨型化。所謂小型化就是彈頭小型化,也就是實現彈彈結合,把彈頭結合在導彈上 。還有一個方向就是大型化。氫彈屬於核聚變,爆炸威力很大。等於說小型化也大型化了,說明北韓核武庫更加豐富了。技術指標反映的是政治現象,也就是北韓鐵了心要沿著核武裝的道路往下走,這是等於給我們國際社會敲了一個警 鐘。北韓不僅要有核武器,還要更加豐富。這個信號警示我們解決朝核問題更加艱難,形勢更加嚴峻。”

記者:如果北韓繼續進行加強核武庫的方向發展前進,技術能夠達到嗎?有無外援?

楊希雨說:“北韓核武器的基礎源於前蘇聯。那時候中朝關係處於冷戰時期,中國對於北韓的援助堅持一條底線,即甚麼都可以給,飛機、大炮、麵飽、黃油,但是唯獨涉及核武器,一毛都不能給。所以現在我們看到北韓,無論核武器還是導彈,技術底子都是源自前蘇聯,或者說俄羅斯。因此從它發展核武器的路徑來看,是脫離中國,利用俄羅斯當時的技術和援助,後來在這個基礎上進行研發的。值得重視和警示的是,事實上北韓也在通過一些走私手段,來解決發展核武器和導彈時不能自己解決的問題,已經有很多這樣的案例。因此就是說,北韓在依靠前蘇聯的技術和援助打下了一定底子,又依靠自己的科研人員研發,再加上可能有一些走私,這些情況湊在一起,促成了北韓核武器發展到今天的狀態。”

記者:不管是氫彈也好,原子彈也好,繼續進行下去,對中朝關係和區域和平穩定將產生哪些影響?

楊希雨說:“首先說對區域的和平穩定、半島的和平穩定,乃至東北亞的和平穩定,都將產生非常消極的影響。我們都知道美國一直處心積慮要把薩德導彈體系引入南韓,我相信北韓現在除了發展核武器之外,還在大力發展導彈,否則核武器就沒有辦法運載打出去。這一系列的舉措,肯定會加劇北韓半島的緊張局勢。”

“南北雙方現在處在負面安全競爭當中。每當北韓在安全問題上做出一些事情的時候,南韓一定要有反制措施。南韓要在安全上做出甚麼,北韓也要進行反制。所以當北韓把核武器的核武庫已經擴展到氫彈的時候,南韓包括美國一定要做出新的反制措施來。”

“事實上,我們看到最近這20年,美韓軍事同盟愈搞愈緊密,實際上是伴隨著南北韓關係愈來愈惡化的過程產生的。這一次北韓把核武器宣稱搞到氫彈以後,只會加劇南北的軍事對立和軍事競爭,這顯然對南北雙方都是不利的。而且由於美國進一步介入北韓半島的軍事對立的博弈中,使東北亞的局勢更加複雜和緊張。比如薩德導彈系統引入後,一定會引起中國和俄羅斯的反制措施。薩德導彈系統引入南韓,表面看是應對北韓的核威脅,事實上將堵塞俄羅斯導彈攻擊能力的東翼,也就是俄羅斯在東邊的導彈優勢將被薩德反導體系抵消。還將涵蓋中國相當大一片區域,這也會引起中國的反制措施。所以目前這個地區有關各方任何加劇進行核武器導彈的行動,一定會有連鎖反應,到頭來誰都不會得到更安全的環境,北韓自己也會更加不安全。所以說,這樣的核試驗肯定對東北亞的和平穩定,包括對北韓半島的和平穩定產生非常不好的影響。”

“說到中朝關係,這次顯然也傷及了中國的安全利益。中國在北韓半島一直追求兩個目標,一個是無核化,那麼這次直接搞核試驗,就是在挑戰中國的利益。第二,中國要求這個地區的穩定。因為中國想要安心搞和平建設,特別是現在習近平、李克強突出強調要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他們希望東北外部環境是和平穩定為好。如果這個地方三天兩頭搞核試驗,還有其他國家反制北韓核武器的措施,就會使我們東北方向的外部環境更加不安寧,更加不確定。這顯然是傷及了中國的國家利益,遭到了中國的強烈反對,所以這個行動對中朝關係也是形成了非常消極的影響。”

記者:住在中國東北一帶的人,將會受到哪些影響?

楊希雨說:“目前我沒有直接的證據或數據,支持說北韓接連不斷、到現在已經有4次的核試驗有哪些影響。核試驗區離中國吉林省,特別是延邊地區非常近 ,至少可以說對那個地區,包括北韓人民自己生態環境、生態安全是有潛在威脅的,而且這種威脅將愈來愈大。”

“雖然北韓說是地下核試驗,但我們知道以前還沒有全面禁止核試驗的時候,有關國家搞的核試驗都是地下核試驗,但是別的國家搞的地下核試驗是垂直體,這是費錢費時的。北韓可能為了省錢省時,搞得是水平坑道。為甚麼各個國家都搞豎井呢?就是為了要通過豎井這種措施,把核試驗造成的可能的生態威脅控制在最小,甚至為零。但如果是橫井的話,就很危險。 ”

“從未來角度看,確實是一個隱患。更重要的是核試驗場所處的地區,是長白山區。搞地質的人都知道,那是個活火山,如果說常年在那邊搞核試驗,不斷震動,就有可能將它激活。活火山處在休眠期,中國現在顯然是抓緊在火山老爺還在睡覺時加緊發展。如果那個區域總震,萬一把土地爺震醒了,後果不堪設想。所以這坦率講是以鄰為壑,也是以自己為壑的做法。那個地方離中國延邊近,其實離北韓相關城市更近,最近的只有二三十公里。這個做法本身也是不負責任的行動,這也是中國堅決反對的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