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共產黨陣營內爆發爭執

  • 白樺 莫斯科

一位支持俄羅斯共產黨人士7月10日在俄羅斯議會前示威

一位支持俄羅斯共產黨人士7月10日在俄羅斯議會前示威

俄羅斯共產黨和左翼陣營內最近圍繞俄共是否是真正意義的共產主義政黨爆發爭吵。一些知名共產黨員抨擊俄共領袖久加諾夫和他的黨正蛻變成為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資產階級政黨。久加諾夫對此提出反駁。

俄羅斯著名老共產黨員利加喬夫最近發表公開信,指責目前的俄共領導層為了清除政治競爭對手大批更換地方黨組織領導人,這導致俄共損失了數百名黨員以及一批有威望的地方領袖。

現年92歲的利加喬夫在1976年就已是蘇共中央委員。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利加喬夫作為主管意識形態的蘇共領導人曾激烈抨擊過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的改革路線。蘇聯解体後,利加喬夫曾當過俄羅斯共產黨的國家杜馬議員。

利加喬夫在公開信中還呼籲俄共不應放棄馬列主義信仰,應該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並應公開糾正犯下的錯誤。

俄羅斯媒體評論說,久加諾夫的政治競爭對手以及包括利加喬夫在內的一些黨員抨擊俄共背離馬克思列寧主義,並蛻變成為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資產階級政黨。俄共在一個星期後將召開中央全會討論意識形態問題,目前圍繞俄共是否是真正意義的共產主義政黨的爭吵變得激烈。

針對批評聲音,久加諾夫在俄共網站上發表文章回應說,世界經濟不景氣顯示資本主義正面臨全球性的危機。形勢在變化,這也要求俄共在鬥爭策略上做出改變。應把傳統意義的階級鬥爭理論同把俄羅斯民族從財閥集團的統治中解放出來聯繫在一起。

久加諾夫和他的支持者認為,新形勢下應該靈活解釋馬列主義。在首先把俄羅斯民族從財閥資產階級政權的壓迫中解放出來後,就可以解放其他民族,這恰好體現了國際主義理論。

俄羅斯獨立政治評論人士科內夫說,蘇聯解体20多年後,俄共變化巨大,因此造成圍繞俄共是否變色的討論變得熱烈。

科內夫說:“應該知道,當今的俄共較少意識形態,而更多的是實際利益。比如同樣是一名候選人,有時能代表俄共參加選舉,有時也可以代表統一俄羅斯黨或其他政黨參選,這主要取決與政治形勢的變化。這說明許多人加入俄共並非因為他們信仰或是支持共產主義,而是因為他們想借用俄共這個平台實現政治上的升遷。”

科內夫說,俄共的許多內鬥更多的是圍繞利益爭奪,而並非因為意識形態。

其他一些俄羅斯左翼勢力也抨擊久加諾夫領導的俄共已不代表無產階級利益。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黨的一名主要黨員不久前曾表示,久加諾夫和其他一些俄共領導人安於現狀,貪圖享受,俄共甚至在許多方面同克里姆林宮合作。

獨立報的一篇評論文章說,久加諾夫等俄共領導人非常滿足於目前議會中反對派政黨的安逸生活。他們僅口頭上反對私有化,批評俄羅斯加入世貿組織和其他一些改革。但他們其實並不想在俄羅斯發動革命,久加諾夫甚至害怕承擔未來領導俄羅斯的責任。

政治學者科內夫說,久加諾夫領導的俄共仍然反對下葬列寧,繼續稱贊獨裁者斯大林,並在一些紀念日向列寧和斯大林墓獻花,但這些舉動並不能說明俄共在走共產主義道路。

他說﹕“在列寧和斯大林這些問題上俄共沿用傳統,必須要走一下過場和形式。但其實這些禮儀性的東西沒有任何實質意義。如果詳細研究一下俄共的在競選中的綱領,我們會看到俄共主張保護私有產權,反對把私有財產國有化。俄共還呼籲調正稅收政策,對壟斷資本增加徵稅。這些主張同一些歐洲左翼政黨沒有區別。”

科內夫說,同其他反對派一樣,俄共同樣支持多黨政治競爭,反對一黨獨裁。俄共還強調公民社會和媒體自由。俄共的這些主張同傳統意義上的共產黨已經完全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