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輿論爭說陳光誠 眾目睽睽看北京


中國大陸媒體對陳光誠事件置若罔聞,而相比之下香港媒體則大幅報道

中國大陸媒體對陳光誠事件置若罔聞,而相比之下香港媒體則大幅報道

對於最近的陳光誠事件,中國媒體提也不提,若無其事。而中國部份網民和香港媒體反響熱烈。人們在注視北京如何處理這件事。

山東盲人法律維權人士陳光誠的成功出逃,在中國官方媒體和海外媒體上的熱度是冰火兩重天。中國官媒不報,海外媒體大報。

上海的一位微博作者寫道:“因某人,我們看到了兩個世界。微博上對於其獲自由,幾乎異口同聲叫好,很多人像過節一樣歡樂;與此同時,紙媒和電視上幾乎沒人提及他的名字。這就是我們生活的兩重世界,真正的輿情與官方期待的輿情存在著天壤之別”。

*地方當局迴避要害*

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的政府網站提到了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說他“持刀砍傷當地政府幹部及工作人員”,“畏罪潛逃”。對此,四川學者肖雪慧指出,沂南縣既沒有提到案發地點,也不提案發事由,隱去了官員半夜翻牆侵入私宅的關鍵事實。

在民間的網站和電子刊物上,在被稱作“自媒體”的博客和微博上,議論紛紛。

*打維穩旗 發民難財*

廣州學者艾曉明表示:陳光誠的出逃“徹底打破了我們的無力感,它讓我們看到,英雄是有的,奇跡也是有的。臨沂用幾千萬(如果幾年加起來可能就不止幾千萬了)編製的那塊叫做維穩的天羅地網竟然被一個盲人、幾位勇士撕了個大窟窿”。

艾曉明批判臨沂當局說:“我無法想象他們如何編派出有關陳光誠勾結境外勢力的謊言,總而言之,不說成一盤很大的棋;肯定騙不到數額巨大的(傳說是一年幾千萬)維穩經費。”

*珍珠女俠*

主編過禁書《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的笑蜀談到兩位救援者的時候寫道:“像玉閃和珍珠那樣悲憫智慧堅韌不拔,我們也可以創造奇跡。總之咱們公民有力量,無須絕望,無須躁狂”。

笑蜀說的珍珠,是被譽為女俠的營救者何培蓉的網名,也是現在新浪微博的禁忌詞,搜索“珍珠”,就看到那著名的通知“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網友戲稱:“這對珍珠產業是個毀滅性的打擊!”

搜索“盲人” 、“陳光誠”或者“陳光誠”的漢語拼音縮寫、 也是這個結果。

笑蜀說的玉閃,是郭玉閃,根據公民運動團體“公民力量”的發起人楊建利的說法,他是先於何培蓉被拘留的。後來有消息說他出來了,但被監視。記者打電話到他所在的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找他,接電話的人說現在聯繫不上他。

*國際輿論*

楊建利告訴VOA:“中美人權會談馬上就要進行,如果國際社會對這個案子給予足夠的重視,採取足夠的行動的話,有可能是解決這個案子的契機。”

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皮萊發表聲明說:“我對有關陳光誠的其他家庭成員,包括他的哥哥陳光福和侄子陳可貴遭到拘禁的報道深感不安。” 皮萊再次敦促對陳光誠及其家庭所遭受的待遇進行調查,确保他們安然無恙,並糾正地方官員的錯誤行為。

*“中央糾正地方”還是“地方指揮中央”?*

香港明報用3個整版來報道和評論這件事。明報的社評說:“溫家寶和中共當局一致強調的依法治國,會否體現在陳光誠身上,大家拭目以待。”

明報還發表孫嘉業的評論說:“不排除這本來就是中美合謀的行動,陳光誠所在的東師古村已成為世界地標,每到黃金週假期,內地不少網民趨之若鶩,每當中國舉辦重大國際活動,也成了各國記者必去之地。陳光誠一走,地標效應立減,山東當局可大舒一口氣,美方也可站在解內地異見人士於危難的道德高地。”

陳光誠下落不明,一些人和媒體估計他進了美國大使館。人們聯想到王立軍也曾滯留美國領事館。學者雷頤 表示:“一想到有天壤之別的他和他,最後想到一起、殊途同歸,不能不感嘆:這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政治學學者劉軍寧寫道:“如果中國的自由派與一切左派有什麼共識的話,那就是他們對世界上什麼地方最安全,沒有分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