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專題展 反思六四與港人關係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臨時六四紀念館入口。(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為期約一個半月的香港支聯會臨時六四紀念館專題展,最近開幕。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今年是六四事件28周年,很多香港年輕人可能覺得很遙遠,因此今年的專題展以體驗為主,反思六四與個人、香港以及中國的關係。有參觀展覽的中國遊客表示,內心有震撼,對六四事件有一些新的想法,需要時間去思考。另有參觀展覽的香港市民表示,希望延續後代傳遞六四事件的真相。

香港支聯會常委及多位藝術家展示六四專題展的相關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常委及多位藝術家展示六四專題展的相關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在尖沙咀經營兩年的六四紀念館,一直受到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繞,最終在去年7月12日閉館。為了傳承六四事件的歷史真相,支聯會與多個團體及藝術家合作,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辦「臨時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主題為「六四關我﹖事」。

臨時六四專題展以體驗為主

「臨時六四紀念館」專題展星期日(4月30日)開幕,至6月15日結束。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是六四事件28周年,很多1989年之後出生的香港年輕人,可能覺得很遙遠,因此今年的專題展以體驗為主,反思六四與個人、香港以及中國的關係,希望吸引香港人以致中國及世界各地的遊客到場參觀。

香港支聯會秘書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秘書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李卓人說:另一方面大陸那些更加是「黑洞」,即是不准講及任何六四、八九(民運)那些,所以我們今次以所謂體驗為主,即是入來有3個場景,一個是絕食場景、擋坦克場景,以及睡在天安門的場景。我們希望每個人入來,他有一個反思,到底對這個政權,如果我們在89的時候,我們會不會絕食呢﹖我們會不會擋坦克呢﹖我們會不會撤離呢﹖

李卓人表示,六四專題展也將六四事件扣連到香港的政治現況,例如反思六四事件與近年的雨傘運動。

李卓人說:香港都一樣的,雨傘運動都有同一的問題,絕不絕食、撤不撤離的問題,所以我們希望今次是比較多些「埋身」一些的反思,等他們(參觀者)想起自己的處境,以及投入多些89的時候的場景。

藝術家向下一代傳遞六四真相

從事藝術教育工作的肥娃藝術工作室創辦人廖家宜,在臨時六四紀念館設置題為「給下一代」的常設攤位。廖家宜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過去的作品都是有關社區及政治議題,她希望藉著藝術作品去傳達正確,以及她自己相信的一些真相,亦希望藉著藝術教育,向下一代傳遞六四事件的真相。

肥娃藝術工作室創辦人廖家宜。(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肥娃藝術工作室創辦人廖家宜。(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廖家宜表示,她的作品以鮮紅色的軍人、坦克車等造型,製成蠟筆,讓小朋友在畫冊上填顏色,希望透過這個過程,將六四事件逝去的人、事、物的精神,轉化到畫冊當中。

廖家宜說:在那個畫的過程裡面,其實它們(蠟筆)一路會磨蝕,以及消失,希望透過這個過程,將它們的精神及他們的肉體,轉化到畫冊,留給下一代,等他們在填顏色的時候,吸收到、知道原來當時是發生甚麼事,然後家長都可以在旁邊指導,告訴他們究竟(六四)是甚麼一回事。

六四專題展關於擋不擋坦克的模擬影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六四專題展關於擋不擋坦克的模擬影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面積約500幾呎的臨時六四紀念館分為三個「人生交叉點」:擋坦克、絕食、撤離廣場。在擋坦克的場景,展覽館的牆壁投射出坦克車的影像,引導參觀者思考如果自己是王維林,會否隻身擋坦克﹖

廣州遊客指內心有震撼

29歲來自廣州的中國遊客張先生與朋友,在臨時六四紀念館開幕當日到場參觀。張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們是無意間經過到場看看,內心有震撼,需要時間去思考。

廣州遊客張先生(左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廣州遊客張先生(左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張先生說:時間實在是太短,稍為看了一下,其實內心是有震撼,但是有些新的想法,目前沒有這麼快想到。

張先生表示,在中國大陸很多事情並沒有完全封鎖,有一定程度的言論自由,朋輩之間私底下也有談論六四事件。張先生坦言,在中國大陸第一次得知六四事件的時候,感到難以置信。

張先生說:Unbelievable!

記者:就是不能相信﹖

張先生說:對、對﹗但是有一些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是沒有辦法改變這個結果,我們也只有去根據這個歷史,對我們以後的措施進行一些改進。

張先生表示,如果有機會會再深入了解六四事件,但是不會專門為這些活動來香港。

香港市民指應設更大型永久紀念館

年約70歲的香港市民黎先生,在臨時六四紀念館開幕當日到場參觀。黎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開幕前看到報紙報道,專程前來參觀,他覺得臨時六四紀念館面積太細,能夠展覽的東西不多,認為應該成立更大型的永久六四紀念館。

黎先生表示,1962年他十幾歲的時候,從中國大陸申請到香港,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在香港看到新聞報道,與當時很多香港人一樣,感到激動及上街遊行。黎先生表示,28年過去,由於中國大陸的經濟利益等因素,他覺得很多香港人對六四事件已經淡忘,不過,他仍然堅持參觀臨時六四紀念館,希望延續後代傳遞六四事件的真相。

黎先生說:你延續後代那些,叫他們來看看,有些人還說這些是假的,是不是﹖讓多些人來,培養後代。

支聯會籌款重開永久六四紀念館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去年位於尖沙咀的永久六四紀念館關閉之後,支聯會一直物色其他更適合的場地,面積大約1,200呎,重開永久六四紀念館。何俊仁表示,目前已籌得超過103萬美元,尚欠接近39萬美元。

由於尖沙咀的永久六四紀念館設於商業大廈裡面,去年大廈法團作行政阻撓,規定入場訪客必須登記個人資料,何俊仁表示,新的永久六四紀念館,希望找到商場等,入口能夠自由進出的地方,並希望能夠在兩年後,六四30周年成功設館。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何俊仁說:我們盡量希望能夠找到一些地方,譬如一些處所是比較在低層,以及入口通道比較是寬敞一些,最好不需要用電梯,或者甚至最好在一些商場的地方,我相信是會減低與隣居有可能的、不必要的磨擦,甚至是糾紛。

大專學界停辦聯校六四論壇

去年六四27周年前夕,學聯退出支聯會,12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代表,首次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改到中文大學舉行聯校六四論壇。中文大學學生會最近表明,今年不會再舉辦聯校六四論壇。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政鍀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港大學生會幹事會初步決定,應該會延續過去兩年,在校園內舉辦六四論壇,但是不會出席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因為他們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等理念。

黃政鍀表示,目前還未定今年港大學生會的六四論壇主題,但很可能是承接去年的討論,因為去年學界已經有很多討論,認為掉念六四應該要劃上一個句號。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政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政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黃政鍀說:未來學界可能未必都會覺得悼念六四是很重要,我覺得去年這個討論冒起了,但是我見不到有很深刻的討論,好像去年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講過這番言論之後,大家一直不停批評她,說她不尊重六四死難者,但是大家有沒有深入討論過,為何她當時會有這一番言論﹖

港大學生會擬探討悼念六四劃句號

黃政鍀表示,今年希望藉著論壇,深刻討論為何香港年輕人會覺得,悼念六四沒有那麼重要﹖黃政鍀強調,港大學生會不會否定六四對香港人的重要性。

黃政鍀說:因為當年的而且確是,六四與其他地方爭取民主的運動不同,因為六四給香港人的感覺很近,同自己的未來很有關係,所以的而且確六四屠城對香港人來說很重要。但是同時另外一點不可以否認就是,對於年輕一代的人,會覺得六四有距離感,因為始終自己未親身經歷過,大家又經歷過雨傘革命,對於爭取民主的體會,與上一代可以非常之不同。

六四專題展關於雨傘運動的展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六四專題展關於雨傘運動的展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被問到大專學界再次全體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會與各大專院校學生會溝通,希望有更多年青人參與六四燭光集會,他又表示,支聯會已經開設網台,嘗試與年青人有更多對話。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得知今年各大專院校學生會不再舉辦聯校六四論壇,他希望更多年青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他又表示,支聯會與中學通識教師接觸,目前已經有5間中學及兩間大專院校,預約參觀臨時六四紀念館專題展覽。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