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千億資金亞投行的實際工作啟動

  • 艾德

亞投行秘書長金立群 (資料照片)

亞投行秘書長金立群 (資料照片)

中國動員57國加入萬億美元的亞投行,其能力被廣泛視為是中國的重大勝利。現在,真正工作開始了,年底前要將銀行建成並使之運營。分析人士沒有低估前面的巨大挑戰。

短短六個月,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已從最初的21個增加了一倍多。4月15日宣佈的創始國最後名單涵蓋了中東、南美、歐洲、非洲以及亞洲國家。

美國和日本拒絕加入,理由是擔心亞投行的透明度、管理公正以及堅持環境和勞工高標準的能力。但是,隨著成員國數量最近幾個星期的增加,還有許多美國盟國加緊加入,問題的焦點已更多轉向美日主導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亞洲開發銀行同這家新的全球銀行合作的方式。

開發與不足

亞投行的主要目標是幫助滿足亞洲每年的8千億美元龐大需求,用於公路、鐵路、港口、電信、能源以及電力項目建設。

除了與在發展中國家進行耗資巨大的基礎設施項目有關的困難外,亞投行還必須確定其成員國共同分擔責任的方式。

成員國期待在這個機構中享有同其所投資金相當的利益。

目前還不清楚中國公司能夠拿到多少項目,隨著中國國內經濟增長放緩,這些公司渴望得到海外工程項目。『財經』雜誌報道說,對銀行內部領導職務的爭奪已經在創始國成員中展開。

銀行管理規則仍在制定當中。據中國國家媒体報道,管理規則將在下個月舉行的會議上最後落實。

經濟學家貝利-諾頓說,中國當然希望保留足夠的股權以保持在決策過程中的支配地位。

貝利-諾頓:“預計中國人可能至少保持百分之25到30的股權,這通常足以讓他們保持支配地位。但與此同時,他們不可能擁有多於這個比例的股權,這樣他們就必須傾聽其他創始成員國的意見,並與其他創始成員國進行協商。”

控制與協商

中國表示,銀行內部沒有任何國家擁有否決權,但同時指出,將優先考慮亞洲地區成員國的利益,確保它們對銀行運作有充分的發言權。

據國家媒體報道,亞投行1千億美元法定資本的百分之75將來自韓國、中國和澳大利亞等亞太國家,其餘部分來自亞太地區以外的國家,包括英國、德國和巴西等國。

亞投行秘書長金立群表示,這並不意味中國將主導銀行的決策。上個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個發展論壇上,金立群說,中國做為銀行的最大股東,將不享有特權,反而有責任確保銀行的成功。

他說,“中國將按照現有的國際標準,不會以大老板自居。”金立群還說,“相反,中國將在平等的基礎上跟其他成員國合作,通過談判就一些決策達成共識,不會依賴否決權做決策。”

有些人認為,中國發起成立亞投行是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或者亞洲開發銀行等現存的金融機構,所以美國和日本決定不參加。

中國說,中國發起成立的亞投行不會試圖取代其它金融機構。

經濟學家諾頓認為,中國希望世界看到這個地區性的銀行有助於加強全球的基礎設施建設,但他說:“中國還希望把亞投行做為一種手段,他們可以維持一定程度的最終控制,但這種控制以提升中國軟實力的軟方法實現。”

風險與機會

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全球事務中也扮演崛起的強國。中國有資金和經驗能投入基礎建設,如果亞投行能成功幫助亞洲地區的相互聯結與繁榮,對中國也有極大幫助。

但是扮演這樣的積極角色不是沒有風險。北大政治系教授賈慶國說:“中國缺乏構建國際金融組織的經驗,在這方面還有需要學習。如果亞投行成功了,就能取得豐碩成果,否則將面臨許多困難。”

賈慶國還說,確保項目質量以及平衡創始成員國之間的關係也是一大挑戰,其中包括如何讓成員國也能共享成果以及有發聲的權利。

北京的經濟觀察雜誌最近發表評論說,雖然由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得到廣泛支持,值得慶賀,但挑戰才剛剛開始。

文章說,隨著時間過去,亞投行的新鮮感也會消失,其成功將更多地取決於亞投行還能做些什麼以及它如何解決亞洲面臨的困難挑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