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軍戰略重心再平衡 被指過於偏重亞洲

  • 黎堡

華盛頓智庫CSIS發表新報告

華盛頓智庫CSIS發表新報告

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大規模軍事行動已經結束,目前正在將更多的注意力轉向亞洲。一些安全問題分析人士說,美國將戰略重心轉向亞洲的再平衡計劃會削弱未來美軍應對其它非傳統安全風險的能力。

美軍地面部隊已經結束在伊拉克的十年戰事,並準備在2014年完成從阿富汗撤軍。

2012年年初,奧巴馬政府宣布美軍將把戰略重心轉向亞洲,後來美國官員們將這一說法改為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再平衡。

美國安全問題專家們普遍認為,在十年戰爭消耗了大量的資源之後,美國的確應該重新聚焦亞洲,應對迅速崛起的中國帶來的安全挑戰。但是,最近的政府財政危機和國防預算的削減使一些人擔心,美國在重新重視亞洲的時候,可能會減少對其他安全威脅的關注和適當的軍事準備。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剛剛發表的一份報告說,在未來20年中更可能發生的情況是,美國地面部隊要應對外國內部或者跨境的混亂局面、自然災害帶來的對美國和國際社會安全的威脅、第三方挑起的衝突,而不是應對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可能挑起的邊界戰爭和武裝衝突。

負責這項研究工作的資深研究員內森-弗萊爾(Nathan Freier)對美國之音說,美國軍方和國防政策決策者比較習慣為防備敵對國家的威脅作出軍事準備。他擔心美軍目前在亞洲的再平衡戰略會削弱他們應對其他地區非政府敵對勢力的作戰能力。

弗萊爾說﹕“目前的做法過度注重外國政府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挑戰。正像許多人所說的那樣,我們幾乎又回到了自己感到舒適的工作領域。各軍兵種、國防部都是過去在應對傳統敵對勢力時設立的,在軍事操演時都把這類威脅作為模擬的敵人。這種做法跟我們添置軍事裝備的方式很匹配。我認為這是我們國防政策的偏見。”

曾經在國防部國防政策辦公室工作過近20年、之後再到白宮擔任國家安全助理的巴里-帕維爾(Barry Pavel)說,美國目前的國防力量和戰略思維過分偏向了亞洲和應對可能來自中國的威脅。

帕維爾說﹕“國防部自然而然地將80%的努力和戰略計劃用來防範中國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適當的戰略安排,但我認為這種做法有點過分,對此我很擔心。內森在報告裡提到的那些令人不安、但極有可能出現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可能會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傷害。

退休美國陸軍中將、前伊拉克聯軍司令部司令杜比克贊成美國在結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後將戰略重點轉向亞洲,但他擔心國防政策決策者因此忽略了應對中東地區非政府勢力、非傳統的安全威脅。

杜比克說﹕“我不認為我們在過分防範亞太地區潛在的安全威脅,但我認為我們在過分防範國與國之間的常規和傳統戰爭。對國防部和各軍兵種的官員們來說,很自然他們會做出戰略和軍力結構安排以戰勝或者阻赫常規性的威脅。但是我們在這個領域投入太多,在防範更可能發生的衝突時我們的投入又不足。”

曾參與奧巴馬政府製定亞洲再平衡政策的前美軍海軍部官員弗蘭克-霍夫曼(Frank
Hoffman)為這一戰略調整作出辯護,但承認這項戰略調整可能帶來的風險。

霍夫曼說﹕“你沒有投入資源的領域也是你冒風險的領域。但你不能在亞太地區冒險。那裡有三、四個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七、八個最龐大的軍隊,我們最大的貿易伙伴包括中國、日本和韓國。我們的戰略就是把資源集中在對我們最重要的事情上。這也意味著我們在中東、南非、中南美洲冒險,在這些地區我們的投入會相對較少。”

美國正經歷一場罕見的政府財政危機,政府各部門正在執行一項強制性的自動削減開支計劃,其中國防部必須削減的經費最多。

白宮前不久提交的2014年國防預算報告提出在未來10年中將國防開支減少1500億美元,期望以此說服國會在未來若干年給予國防部相對平穩的預算。但是,在網絡攻防能力和調整駐亞太地區的軍力方面,國防部將增加或保持強勁的財力。

國防部長哈格爾說,國防部正繼續調整資源配置,杜絕浪費,為21世紀各項新的安全挑戰做好充分準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