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權組織稱 中國一胎化是控制和強制


女權無疆界創辦人利特爾約翰和家庭研究理事會的格羅索(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女權無疆界創辦人利特爾約翰和家庭研究理事會的格羅索(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儘管中國政府進一步釋放了將放寬“一胎化”政策的訊息,但人權組織表示,問題的核心不是允許生幾個孩子,而是中國政府控制生育權和採取強制性措施。人權組織還表示,由於中國在聯合國的強勢地位,致使強制墮胎和一胎化政策,無法成為聯合國總部婦女地位委員會會議的議題。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兩會結束的記者會上針對是否全面放開二孩的提問表示,將考慮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和人口結構、依靠法律程序調整和完善人口政策。這一回答被廣泛解讀為北京正在考慮逐步放棄實行了數十年的“一胎化”政策。

四個非政府人權組織代表與會發言(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四個非政府人權組織代表與會發言(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但是正在紐約參加非政府組織會議的美國女權無疆界組織創辦人和負責人瑞潔利特爾約翰表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生幾個孩子,而在於政府控制生育權和強制推行政策。

利特爾約翰說﹕ “這一政策的核心並非中國政府允許人們生一個孩子還是兩個孩子,這一政策核心是政府告訴人們你可以有幾個孩子,並強制推行他們的政策。因此,儘管他們現在說夫妻中有一人為獨生子女的可以有第二個孩子,你還是得有出生許可,包括生第一個孩子。如果你沒有出生許可,你最終會被強制墮胎,除非你足夠富有或有特殊關係,而大多數人都沒有。”

上周五,正當聯合國舉行為期兩周的紀念北京婦女大會行動宣言發表20周年活動之際,在聯合國總部馬路對面的一棟大樓的一個小小的地下室裡,擠滿了來自非政府組織的數十名活躍人士,他們在討論強制結扎、墮胎和生育權問題。

女權無疆界組織的利特爾約翰說,中國的一胎化政策阻止了4億個生命出生,這一數字超過美國和加拿大人口總數;她說,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婦女對女嬰的選擇性墮胎的數字為2億,大於20世紀所有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因此,她稱“這是對婦女的真正的戰爭”。

數十名女權活躍人士與會(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數十名女權活躍人士與會(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利特爾約翰說﹕ “我的問題是為甚麼這一問題不是現在聯合國婦女會議討論的核心。他們談論北京行動宣言20周年,這個問題其實就是北京行動宣言的核心,可是我們只能在聯合國教堂中心大樓的地下室討論這個問題。”

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第59屆會議從3月9日開始舉行兩周。上周五聯合國婦女署開會討論如何到2030年實現性別平等的目標。

與會者有的倚壁而立,有的席地而坐(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與會者有的倚壁而立,有的席地而坐(美國之音 方冰拍攝)

同一天,數十位非政府組織的活躍人士參加了在聯合國教堂中心地下室舉行的反強制墮胎的討論,他們有的倚壁而立,有的席地而坐。在會上發表演講的其他非政府人權組織還有美國家庭研究理事會人類尊嚴中心主任阿麗娜格羅索、人口研究所媒體協調人安妮羅巴克莫爾斯,以及家庭和人權研究所中心副主任麗貝卡歐斯。

當被問到為甚麼非政府人權組織認為十分重要的強制性墮胎、結扎和生育控制問題不能作為重要議題進入在聯合國總部召開的婦女地位委員會的正式會議,利特爾約翰告訴美國之音,“因為中國太強大”。

利特爾約翰說﹕“我認為強制墮胎、強制結扎問題之所以不能在聯合國總部大樓裡討論,是因為中國在聯合國的強勢,在聯合國,中國在太多方面都太強大,以至於人們不敢把可能會讓中共丟臉的問題提到聯合國,比如強制墮胎和一胎化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