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民幣持續下跌,美國陷入兩難

  • 斯洋

人民幣百元鈔票

人民幣百元鈔票

中國人民幣星期三(8月12日)繼續下跌,美國似乎被捲入了兩難的處境。一方面,美國政界、工商界人士指責中國通過貨幣貶值來降低出口價格,傷害美國經濟,另一方面,經濟學家指出,中國所做的正是美國所想要的,即讓匯率進一步市場化。與此同時,美國政府表示,現在評估中國金融改革的措施所帶來的影響為時尚早。

繼中國央行8月11日宣佈決定“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後,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出現20年來的最大降幅。星期三,人民幣匯率繼續下跌,降幅已經接近4% 。

美國工商業擔憂

美國工商業人士擔心,人民幣幣值大幅下跌會給中國出口產品一定的優勢。美國工商業委員會(USBIC)主席凱文•卡恩斯(Kevin L. Kearn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現在你看到中國兩次、兩天內降低貨幣幣值。他們宣稱這是向市場化邁進的又一步,但實際上,是為了刺激中國出口。這樣一來,中國的產品在美國市場或世界的其他市場就佔據優勢,而相比之下,美國的產品就更難進入中國市場或是其他與中國產品競爭的市場。”

美國工商業委員會是一個為美國國內製造商游說的組織。

凱恩斯預測,人民幣貶值一定會在美國國會激起風暴。國會目前處於休會狀態,但是,民主和共和兩黨的一些重量級議員已經發出聲明。

國會議員指責

一直以來對中國匯率政策持批評態度的紐約州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星期二發表聲明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不應該考慮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除非中國停止人為讓他們的貨幣貶值。”

值得指出的是,IMF星期三發表聲明稱,人民幣中間價新機制是受歡迎的舉措,已經宣佈的調整對貨幣籃子沒有直接影響,市場決定的匯率有助於特別提款權(SDR)的運作。IMF還稱,人民幣中間價新機制應該會允許市場發揮更大作用。“我們相信,中國可以而且應當致力於在兩三年內實現自由浮動匯率。”

美國2016年總統參選人也對此表明態度。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星期二指責中國通過貨幣貶值來降低出口價格,讓美國的企業和公司無法與其競爭。川普目前在民意調查中位列眾共和黨總統參選人之首。

他甚至稱中國的做法是對奧巴馬總統的不尊重,預計,人民幣匯率問題將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訪美的主要話題之一。奧巴馬總統今年5月曾表示,已經通過持續“敲打”解決了中國貨幣操控的“偏好”。美國從去年以來沒有再提中國操縱匯率。

美國政府表示將繼續監督

美國財政部發言人惠特尼•史密斯(Whitney Smith)星期三在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財政部還是認為目前評估人民幣貶值帶來的影響為時過早。美國將繼續向中國施壓,要求中國減少對人民幣匯率的干預。

財政部星期二在給部份媒體的聲明中說:“中方已表示今天的舉措是朝著匯率更加市場化邁出的一步,美方將繼續監測中方將如何落實這些舉措,繼續敦促中國推進改革步伐,包括採取額外措施推進人民幣匯率由市場決定。……改革道路上的任何倒退都將是令人困擾的發展。”

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馬克•托納(Mark Toner)星期三在例行簡報會上也表示,“我們當然在密切關注,就像我昨天所說的美國一直在敦促中國推進必要的金融改革,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進展,但是希望能看到更多的措施。”

經濟學家稱指責不明智

美國經濟學家認為,政界人士指責中國人民幣貶值不太明智。 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研究中國經濟問題的權威專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認為這不太明智,因為中國正在做的是美國一直要求他們做的。”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斯考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說,中國降低人民幣匯率的做法是期待一石雙鳥,一方面想刺激出口,另一方面也確實希望匯率向市場化邁進,以便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但是,美國以及其他國家的政界人士肯定會將此舉當作一個借口,指責中國再次操控貨幣幣值。

但是,美國工商業委員會的卡恩斯認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美國財政部、甚至經濟學家都不了解中國政府的運作,只是在理論將中國套入他們所期待的模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