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民幣怎麼了?

  • 蕭洵

中國的一位銀行出納員在一堆人民幣百元大鈔上清點美元。

中國的一位銀行出納員在一堆人民幣百元大鈔上清點美元。

美國財政部星期二(6月7日),發布的一份報告,列舉了第八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經濟軌對話所取得的成績和進展。重點就是長期以來困擾美中經貿關係的匯率改革問題。

財政部稱,美方得到中國就繼續朝向市場化匯率機制改革的承諾,並避免為競爭優勢而降低人民幣幣值。

財政部沒有談及人民幣近期貶值,也沒有評論中國當局動用外匯儲備支撐人民幣匯率。但在貿易學者加里·哈夫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看來,這樣的逆向干預,其實也有違市場規律。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哈夫鮑爾說:“近一段時間,中國當局更擔心資本流出中國,於是加強了資本管制。當局在某段 很短的時間裡曾經允許人民幣自由浮動。近幾個月,它事實上在支撐人民幣,通過購買人民幣以使其匯率不會下跌。美方顯然並沒有對此表示反對。但那和人民幣的 自由市場化是不相符的。”

總部在倫敦的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研究主管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liams)在5月25日一份報告中寫道,“我們的想法是中國人民銀行會出手干預,以穩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避免觸發進一步貶值的恐慌,導致更多 的資本外流。”

2015年8月11日,中國央行宣布將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做市商在每日銀行間外匯市場開盤前,參考上一日銀行間外匯市場收盤匯率,綜合考慮外匯供求情況,以及國際主要貨幣匯率變化向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提供中間價報價。

匯改政策宣布當天,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比前一日中間價貶值近2%,為20年來最大降幅。兩天后,人民幣以中間價計算貶值3.5%。

此次匯改引發爭議,有分析認為此舉將會引發“貨幣戰爭”,也有不少意見認為,這與中國希望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有很大關係。此前IMF剛剛表示,建議將SDR貨幣籃子評估後延9個月。外界認為,IMF希望以次敦促人民幣匯率形成市場化。匯改宣布次日,IMF給予積極評價,稱新的機制應該會允許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

但是,外界並不認為去年8月匯改後人民幣匯率形成更為市場化。宏觀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威廉姆斯在其報告中說,其實並不盡然,中國央行仍然在用其他手段進行重手干預。

威廉姆斯說,事實上,央行在8月匯改後即刻介入乾預,而此舉缺乏溝通,並被廣泛視作是重大貶值動作的前奏。凱投宏觀認為,縱觀人民幣引發的憂慮和更廣泛的經濟退潮,以及自此開始的資本外流等,該機構估算中國央行自2015年8月其拋售了超過4千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而在那之前的12個月,央行售出的外匯總額為1300億美元。

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前IMF中國事務主管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今年4月27日在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就中國市場經濟改革狀況作證時也提到,人民幣在2015年8月到2016年1月處於強大的下行壓力之下。他提及中國的外匯儲備從2014年6月時近4萬億美元的峰值跌至2016年1月時的約3.2萬億美元。他說,自1月後,這方面壓力看起來有所減弱,外匯儲備存量也開始穩定。

但是,普拉薩德說,中國的匯率政策的確切性質仍不明確;央行官員只是說人民幣幣值是由供需決定的,央行則盡力參照一籃子貨幣確定幣值。

而近日發布的5月份中國外儲再度縮水,到月底時跌至3.192萬億美元,比前一個月減少了280億美元。這也是外儲自今年2月以來首次下降。

凱投宏觀在新加坡的中國經濟研究員朱利安·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當月外匯分析報告中表示,外儲減少在意料之中,它基本上是匯率波動的反映。該機構估計,匯率波動導致外匯儲備中其他貨幣部分以美元計價值降低了260億美元。

埃文斯-普理查德說,如果該機構對匯率影響的估計正確的話,中國央行5月還拋售了少量外匯(約30億美元,較4月的80億美元有下降),用以支持人民幣幣值。

凱投宏觀預計中國經常帳盈餘5月份升到300億美元,也意味著淨資本外流量有320億美元,比4月是的260億美元略有上升。

埃文斯-普理查德認為,5月份資本外流抬頭並不顯著,仍在誤差範圍內,也可能未來被更新;但是,人民幣兌美元跌回到1月份的5年最低水平,陷入導致新一輪有關人民幣未來走勢的擔憂。

不過,該機構中國經濟研究主管威廉姆斯對美國之音說:“中國仍然有巨額經常帳盈餘。即便你不相信官方數字,它的增速也仍比其他國家要高。因此,今後5年人民幣應該仍屬強勢貨幣。”

至於近期,威廉姆斯認為人民幣幣值或會受到投資者情緒的影響,過去一年投資者對人民幣的前景相當悲觀,因而形成相當大的人民幣下行壓力。

此外,如果美元再度走強,人民幣幣值或會再度下降,但從中長期看,人民幣仍屬漲勢。

凱投宏觀認為,中國央行用外匯儲備支撐因美元走高而相對貶值的人民幣,目的是消除人民幣匯率下跌可能引發投資者悲觀情緒,導致新一波資本外流。

而美元近期一度強勢,被認為是市場對美聯儲加息預期的表現。但上週五發布的就業報告令市場相信,美聯儲6月加息基本沒有可能。而美元和人民幣匯率也因此有明顯變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