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海外媒體質疑 中國對劉翔與谷開來案報道嚴加限制

  • 陸揚

劉翔奧運摔跤退賽後親吻最後的跳欄告別

劉翔奧運摔跤退賽後親吻最後的跳欄告別


中國當局嚴格限制媒體採訪報道薄谷開來庭審和如實報道田徑運動員劉翔因傷退賽,中國政府所說的中國媒體享有充分自由的說法再次受到質疑。

BBC,法新社多家海外媒體8月9日報道,中國政府對媒體報道剛剛結束的薄谷開來刑事案庭審實行嚴格限制,所有有關這個案子的消息來源都出自新華社7月26日的通稿。而且,中國大陸主要報紙沒有任何涉及薄谷開來8月9日庭審的消息。

互聯網上,網民不斷在新浪和騰訊微博發表相關博文,不過更多的關鍵詞受到審查,被刪貼。網民為了避開刪貼創造的替代詞也被設定為敏感詞,比如英文簡寫Bo G,意指谷開來,都受到新浪和騰訊網絡監管的封堵。

中國司法和媒體不獨立是外界公認的。薄谷開來儘管是“刑事案”,但是中共高層和民間心照不宣的是,薄谷開來案涉及到中共內部盤根錯節的政治、權力和經濟等利益關係,萬萬不能讓媒體自由採訪報道。

香港資深媒體人周兵8月9日對美國之音說:“因為這個案件現在雖然說是一個刑事案件,但是谷開來她要做辯護、做陳述等等,可能會牽扯出很多領導層和國家層面的問題,因此比較敏感。總而言之,我的看法是,中國在領導人換屆的時候,他以維穩為主,任何能引起社會不滿,或者社會動亂的事件,他都盡量以防範為主。”

周兵表示,希望中國領導層換屆之後,中國大陸媒體至少在非國家體制的問題上能夠享有一定的自由報道和評論的空間。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黃金輝傳播與信息學院副院長郝曉明認為,限制媒體自由採訪谷開來案的庭審是中國政治體制決定的。

“中國司法制度是為國家政治服務的, 國家政治怎麼決定,國家的司法制度是圍著這個轉的。國家政治關鍵的問題是上層決定的,不是老百姓來決定的。所以他的司法制度也不可能公開。”

另一方面,中共宣傳部對8月7日下發指示,禁止國內媒體負面報道田徑運動員劉翔的任何消息,也禁止專家評論。有大陸記者向國際記者聯合會證實了中宣部的上述指示,國際記聯8月9日發布新聞稿,對中宣部的指示表示關注。國際記聯指出,這是中宣部對媒體自由缺乏尊重的又一例證。這個國際記者權益組織敦促中國取消對媒體自由的限制。

周兵和郝曉明都分析了中宣部禁止負面報道劉翔相關消息的原因,認為劉翔代表的已經不是他個人,而是中國舉國體育的制度。

周兵說:“劉翔他是國家投巨資舉國體育的一個典型。他兩次奧運都離奇地,匪夷所思的‘傷離別’是對這個舉國體育制度的打擊。另外,出與各種原因劉翔一直被視為田徑運動的標兵,是標杆。那麼劉延東又去了慰問電,表示政府方面認為是一個運動員拼搏精神的表現。如果讓媒體負面報道的話,負面消息肯定會很多。”

周兵說,據新浪網和鳳凰網調查,網民對劉翔的負面評論佔多數。而且很多媒體在劉翔比賽的頭天晚上就收到了指令,不要預測劉翔比賽結果。深圳晚報一位編輯說,做了十幾年的體育報道,從來沒有遇到過對一個運動員的賽績不要預測的限制。

郝曉明認為,劉翔作為運動員已經失去了掌控自己的能力,他的參賽、退賽都跟國家的政治形象和他那個團隊的經濟利益密切相關。

劉翔在雅典奧運獲得110米欄金牌,2008年和2012年奧運會他兩次因傷退賽。如果說第一次退賽還能博得民眾的理解,而倫敦奧運的“傷離別”則被更多的觀眾視為是一場陰謀。而這個陰謀論需要媒體去破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