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首辦蘇共迫害佛教展覽

  • 白樺 莫斯科

1945年蘇共當局首次允許興建的第一座寺廟,位於布里亞特首府烏蘭烏德郊外。(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1945年蘇共當局首次允許興建的第一座寺廟,位於布里亞特首府烏蘭烏德郊外。(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蘇聯共產黨政權執政期間曾製造大規模紅色恐怖,宗教更無法倖免。斯大林大清洗時對佛教的迫害程度遠遠超過任何其他宗教,佛教文化幾乎全被摧毀。目前正在莫斯科舉辦的有關展覽首次介紹和揭露了那段歷史。

位於莫斯科市中心的古拉格博物館幾天前開始舉辦一個名叫蘇共政權迫害佛教的展覽。這個展覽由古拉格博物館和聖彼得堡的俄羅斯人種博物館聯合舉辦。展覽以圖片、實物、錄像、音樂和複印檔案文件等方式詳細介紹了對如何摧毀整個佛教文化,在肉體上消滅喇嘛。 學者捷連采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學者捷連采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佛學專家捷連采夫說,東正教和伊斯蘭教雖然也遭受很大迫害,但仍然留下了一小部分教堂、清真寺和神職人員。但佛教文化卻遭到徹底摧毀。當時蘇聯境內的200多個寺廟全被搗毀,2萬多名喇嘛和高級僧侶全遭迫害,相當一部分人被處決,剩餘的人被投入西伯利亞的集中營,多數人死在那裡,倖存下來的僅有1千到1千5百人。

捷連采夫說,由於佛教在蘇聯被當作小宗教,布爾什維克政權執政初期並沒有對佛教感興趣,不認為佛教對統治構成威脅。但當推行集體農庄政策時,共產黨感到佛教成為阻力,挑戰了執政黨的權威,因此決定向佛教下手。

捷連采夫:“在佛教地區,喇嘛都是社會的知識階層和社會上層,因此當農民們面臨是否應該加入集體農庄這個問題時,他們就找喇嘛商量,聽取喇嘛的建議,喇嘛因此成為當局的合法反對派。由於佛教和喇嘛能把民眾凝聚在一起,消滅喇嘛和僧侶,也就能消滅共產黨推行政策時來自民間的阻力。如果農牧民暴動的話,同樣比較容易鎮壓,因為農牧民們失去了領袖和頭腦,這就是為甚麼極力摧毀佛教的原因。”

布爾什維克早在1923就下令把佛教和民眾隔離起來,以便鞏固共產黨政權,控製佛教地區。接下來開始了無神論宣傳攻勢。展覽中展出的當時諷刺和醜化佛教的漫畫同抹黑東正教的漫畫極其相似。

隨後當局開始在經濟上對佛教施加壓力,比如不斷加大針對寺廟和僧侶的稅率。收稅之高使喇嘛們不堪重負。

然後當局開始阻止佛教文化的傳播,禁止同佛教有關的繪畫、劇院,甚至藏醫的活動。布里亞特一個區的50名藏醫被捕後全部遭到處決。

蘇共政權對佛教的迫害在1931年到1937年期間達到最高潮。最後一名佛教領袖在1937年被捕。

捷連采夫說,在三個佛教地區中,布里亞特受迫害的程度輕一些。他70、80年代訪問當地時,居民家裡仍然可看到小的佛龕,當地倖存下來的喇嘛人數有500人。而同一時間在圖瓦,看不到任何佛龕和佛教文化痕跡,當地的喇嘛僅有6、7個人。卡爾梅克人因為被指控叛國被斯大林集體流放西伯利亞,所以那裡的佛教寺廟和文化全被摧毀。

捷連采夫說,布里亞特迫害佛教由俄羅斯人實施,布里亞特人為了保護本民族文化抵製,蘇共政權因為害怕敵意加深,因此沒有過分施壓。但在圖瓦,對佛教的迫害完全出自圖瓦人之手。圖瓦的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在莫斯科接受共產主義教育訓練後返回圖瓦,那些人如同紅衛兵,而且他們了解當地社會,知道哪些人是喇嘛,哪些人同佛教關係密切,因此圖瓦地區對佛教的迫害非常悲慘。 展覽中的一名參觀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展覽中的一名參觀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東方學研究所的西藏和蒙古問題學者庫茲明介紹了卡爾梅克人的遭遇。

庫茲明:“卡爾梅克人從中國遷移到俄羅斯後,儘管遭遇到許多挫折和困難,但總的來說,在沒有發生迫害佛教之前,他們生活得不錯。”

捷連采夫為展覽撰寫了介紹和說明。他曾在聖彼得堡的蘇聯宗教和無神論研究所擔任過高級研究員,主要研究方向是藏傳佛教。由於工作關係,他在蘇聯時代走遍了卡爾梅克、圖瓦、和布里亞特三個地區,也接觸了保密檔案資料。他1978年在布里亞特地區訪問,從倖存的喇嘛那裡第一次了解到迫害佛教的歷史,讓他感到震驚,因為當時蘇聯在這個方面沒有任何報道,因此他決定收集資料,等有一天把這段歷史公開出來。 莫斯科布里亞特文化協會領導人杜加羅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布里亞特文化協會領導人杜加羅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布里亞特文化協會主席杜加羅夫說,不知道過去的歷史,一個國家和民族就沒有未來。一個人沒有信仰,這個人會對明天缺乏信心。他花了兩個多小時看展覽,儘管迫害佛教的歷史從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那裡也聽說過,但許多資料都第一次見到。展覽中提到的一些布里亞特佛教領袖,甚至這些領袖的親屬他本人都知道。

他說,當年布里亞特首府烏蘭烏德監獄中沒有空位置,可見紅色恐怖程度。許多人被殺或是流放西伯利亞並非因為他們做了任何壞事,就是因為他們信佛。

杜加羅夫說,類似的展覽應該讓更多的年輕一代人參觀,而且展覽不應僅在莫斯科。

杜加羅夫:“如果這樣的展覽能在布里亞特、後貝加爾湖地區、伊爾庫茨克州這些布里亞特人居住的地區展出,我們將特別高興,人們也會對此非常感興趣。”

杜加羅夫的太太在一旁補充說,最重要的是展覽講出了歷史真相。

作為展覽的組織者之一,來自俄羅斯人種博物館的研究員羅曼諾娃說,她的博物館為這次展覽提供了許多展品。 人種博物館的羅曼諾娃(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人種博物館的羅曼諾娃(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羅曼諾娃:“類似的展覽在俄羅斯第一次舉辦。我們舉辦過有關佛教文化的展覽,在莫斯科還舉辦過迫害東正教的展覽,但迫害佛教的展覽還是第一次舉辦。”

羅曼諾娃說,俄羅斯對佛教的興趣愈來愈大。許多俄羅斯族人也成為佛教徒。她所在的聖彼得堡已把十月革命前的一所佛教寺廟重新恢復。

捷連采夫說,1945年後,蘇共政權對佛教的迫害開始有所放鬆。當年允許在布里亞特興建一所規模不大寺廟。但佛教復興和信仰自由還是在戈爾巴喬夫執政之後。達賴喇嘛當年訪問蘇聯時,許多地方領導人也參加了達賴喇嘛的法會,這使人們相信宗教信仰完全自由。

捷連采夫說,因為擔心受到克格勃的監視迫害,蘇聯時代人們都被迫隱瞞自己的信仰,甚至對子女也得保密,現在能享受宗教信仰自由,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展覽中的部分參觀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展覽中的部分參觀者(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展覽的另一部分還介紹了藏傳佛教進入俄羅斯的歷史,佛教文化,以及戈爾巴喬夫執政後佛教的復興。

展覽還少量講述了中國清朝滅亡後圖瓦獨立,成立圖瓦人民共和國,以及在1944年最後加入蘇聯的歷史。清朝把圖瓦稱為唐努烏梁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