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聯邦最高法院勝訴率 如何反降為升

  • 亞微

戈薩奇在3月22日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確認聽證會上。

美國參議院本週就川普總統的大法官人選戈薩奇所舉行的確認聽證會,再次把人們關注的焦點集中在聯邦最高法院上面。歷任總統都希望在其中安插忠實於自己和本黨理念的人,以提高政府的勝訴率。但是,一份最新的研究報告顯示,在涉及行政當局訴訟中,政府在聯邦最高法院的勝訴率近年來呈現出持續下滑的趨勢。這其中的原因何在呢?川普任內是否會扭轉這個局面呢?

*川普為提高勝訴率做出各種努力*

川普總統在競選期間提出的標誌性口號之一是“贏、贏、贏”,這個態度也體現在他處理涉及政府的每一宗訴訟上,例如他為了落實他頒佈的旅行禁令和推翻奧巴馬醫保,不僅對有關法令進行修改,而且保持願意談判的態度,以確保有關訴訟一旦上達到聯邦最高法院,能夠順利地通過聯邦憲法的審查。

除此之外,川普還提名與其理念相近的保守派聯邦法官戈薩奇接替已故的斯卡利亞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政府勝訴不僅有利於推動現任總統的議程,也將對美國社會產生深遠影響,因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終身製,而且法庭具有解釋憲法的權力。但是,川普做出的上述努力是否會增加政府在聯邦最高法院的勝訴率呢?

*研究報告顯示政府的勝訴率下滑*

眾所周知,聯邦最高法院一旦作出判決,將對全美具有法律約束力。因此,贏得訴訟對訴訟方極為重要。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李愛波斯坦等人對1932年到2015年期間聯邦最高法院判決的涉及行政當局的3,778起訴訟進行了研究,並在今年初公佈了研究結果。

愛波斯坦教授介紹說,從羅斯福到奧巴馬的歷任政府贏得了所有訴訟的三分之二。但是,自從里根總統以來,歷任政府在聯邦最高法院的勝訴率呈現出持續下滑的趨勢。里根為75%,老布殊為70%,克林頓為63%,小布殊為60%。在研究覆蓋的歷任政府中,奧巴馬政府的勝訴率最低,僅為50.5%。

愛波斯坦教授說:“我們發現,總體上說,有關總統在聯邦最高法院通常肯定會贏的普遍看法是對的。但我們也觀察到,自里根以來,總統的勝訴率出現了下滑的趨勢,他們當中每一位都較比以前更差一些。奧巴馬是自羅斯福以來,甚至有可能是自1800年代以來在勝訴率的記錄方面最差的一位。”

*奧巴馬被指擴權導致勝訴率下滑*

一些專家認為,總統在聯邦最高法院的勝訴率持續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在行政、國會和司法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的政治體制當中,行政當局不斷擴充聯邦權力,勢必引起聯邦最高法院的警覺和反彈。這在奧巴馬任內尤為明顯。

華盛頓智庫卡托研究所資深研究員伊利亞夏皮羅指出,奧巴馬在聯邦最高法院的記錄之所以差,是因為他把聯邦權力,特別是檢控裁量權視為無限的,並且不顧國會的反對,賦予自身制定立法議程的能力。

夏皮羅說:“奧巴馬的法律團隊打破了過去的先例,認為聯邦政府擁有廣泛的權力,這體現在刑事起訴、環境法規以及稅法等眾多不同方面,而非單一特定領域。正是因為司法部過於看中聯邦權力,尤其是行政權力,導致聯邦政府在奧巴馬第二屆任期內因為各種原因被個人、州、甚至眾議院起訴。”

據夏皮羅介紹,在2015年到2016年的庭審期,奧巴馬政府贏了13起訴訟,輸了14起訴訟,其中10起訴訟,他們未得到任何大法官的投票贊同。

*川普政府未來訴訟之路前途未卜*

每年有近一萬宗案件經上訴到達聯邦最高法院,但是法庭同意審理的不超過一百宗案子。如果政府以某一案件極為重要和緊迫為由,提請聯邦最高法院審理,法庭很有可能會予以考慮,但是這不足以成為它贏得訴訟的理由。

喬治亞州埃默里大學法學院教授喬納森納什指出, 如果要贏得訴訟,代表川普政府的律師團隊就必須提出站得住腳的法律論據。

納什說:“川普必須讓他的律師在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令大法官們信服的法律論據,這可能需要他們說明為甚麼政府一方勝訴對美國政府,對美國的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非常重要,但這些論據必須建立在法律的基礎之上。”

納什認為,由於川普剛剛走馬上任,很難預料他的勝訴率會如何。不過,戈薩奇確認後的法庭格局將有利於川普政府,因為肯尼迪大法官雖然是搖擺票,但他是由共和黨總統里根任命的,仍被看作是有保守派傾向的大法官。

迄今為止,川普總統基本上是通過法律渠道來解決爭端。一些專家提出,在旅行禁令的問題上,他沒有無視法官的暫停令,體現了他對獨立的司法機構的尊重。但是,這並不排除他未來通過行政命令單方面達成其議程的可能。

XS
SM
MD
LG